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O九一‧五

打開房門的瞬間,一貓一刀呆住。

很少機會看到對方作不同風格的裝扮,對他們來說是一種「驚嚇」。

「……很特別的服飾……」藥研藤四郎一開口就毀掉氣氛:「何時買的?」

「買……買了很久喵,藥研的衣服……不會是問誰借喵?」說到破壞氣氛的能力,審神喵不遑多讓。

「呀呀,不是借的,是兄弟們看不過眼,臨時找人從万屋買回來。」理由似乎令人不好意思,短刀的臉隱約泛紅:「啊,差點忘了……」

從燭台切光忠身上特訓出來的成果,幾近完美的按胸禮向貓咪「獻上」:「大將,晚餐已備妥,請隨我移步到茶室準備用餐。」

貓咪又一次呆住,過了半分鐘才懂得說好。

「差點以為沒戲唱呢……」一群正在偷看的刀劍悄聲討論。

「就算是貓咪,都算是藥研哥哥的妻子嘛,怎麼一點甜甜的話都不會說。」包丁藤四郎嘟嘴:「果然貓咪不及人妻呢。」

由衷的評語累可憐的包丁藤四郎被揍。

「大將怎樣說都是藥研的老婆,包丁麻煩口下留情吧。」厚藤四郎笑了笑,順便一提,藥研藤四郎身上的貼身禮服是他選的,品味雖然普通,但因為對儀表的要求,所以會挑選出極合身以突顯出端正姿態的重要,同時亦因對配飾沒太大要求,故不會出現花巧的設計或飾物,恰好配合藥研藤四郎的形象和個性,也符合審神喵對「執事」的喜好。

「……也不用打我嘛……」

「哈哈,不好意思啦。」厚藤四郎揉揉包丁藤四郎的頭:「大將下樓了,我們跟上去吧!」

在樓上仍顧着竊竊私語的時候,藥研藤四郎領審神喵到小茶室,開門請她進去。

「喵……」

裡面經過一番簡單但不失優雅的裝飾,配上小茶室的華麗的設計,令貓咪有種置身在某些傳說中的,媲美貴族用餐的高級餐廳的錯覺;多餘的餐桌大概被移到倉庫,小茶室只餘幾組桌椅,每張餐桌都舖上純白的桌布,而且都放有一瓶花作裝飾,並以中間的餐桌的花最艷麗,而且有細小的花做點綴。藥研藤四郎領貓咪到桌邊,為她拉開椅子方便她坐下。

禮節似乎都不錯耶。

可以期待一下呢。

審神喵坐好後,藥研藤四郎再以同樣標準的姿態向她欠身,表示請她稍候一會,他會去取晚餐到來。

「喵(心)。」

在小茶室語調溫柔的短刀,一出門就立刻換了一振(笑)。藥研藤四郎動作飛快地走到轉角的位置,把躲在後面看戲的兄弟們逐振揪出來,送上一刀一拳(敲頭)。

「藥研哥哥很兇!」

「我要告訴浦島,藥研哥哥欺負我。」

「看貓妻有錯嗎?」

「即使我們的行為稍為失禮,但大家只是關心藥研哥哥……」

「唉……」藥研藤四郎嘆氣:「連前田都學壞了嗎?」

「只是想了解藥研哥哥能否學以致用。」前田藤四郎摀着頭解釋:「主上,是大家的主上,擔心藥研哥哥會否……呃,大家都希望主上可以暫時忘掉現世的不安。」

「……真是的呢……」

藥研藤四郎不可能在這種情況下,可以舌戰兄弟們並勝出,惟有揚揚手作罷,請是共犯之一的厚藤四郎盡「看管」弟弟們之責後,繼續往廚房走去。

燭台切光忠一如他的預告,為兩份晚餐做了精心設計,無論主食、配菜,還有裝飾,都花上不少心思,理所當然得到貓咪的喜愛,立刻掏出電話狂拍。

短刀突然有種不服氣感覺,甚至想生氣。

「啊喂,妳是和我一起吃飯吧?」越想越不甘心,短刀終於開口:「電話有比我好看嗎?」

之前的執事風格全滅,外面偷聽的刀劍們一同倒地。

「吶……藥研哥哥本性畢露呢。」

「雖然主上分神有讓藥研哥哥生氣的理由,但我記得今天是希望藥研哥哥可以做一些特別的事,而引主上注意,從而減少對那種興趣的依賴。」

大部分圍觀的刀劍在嘆氣,沒刀想在和另一半相親相愛時被偷窺啊!

「喂,要幫藥研嗎?」

「厚哥哥,你想被藥研哥哥再打一次可以請便呢!」

「不要!藥研打我時好像特別大力!」

「因為藥研哥哥疼弟弟喲~~」亂藤四郎偷笑:「厚哥哥和藥研哥哥沒分誰大誰小,當然要當受藥研哥哥氣的一個~~~」

「你這個亂!」

「敢打我,我叫浦島打你喲~~」

「是男人就和我一對一!」

亂藤四郎上下打量厚藤四郎:「厚哥哥,你忘了我和你的等級差距嗎?我找浦島幫忙只是讓你,你真的不領情?」

想想和對方差六十級以上,厚藤四郎乖乖閉嘴。

「你們很吵,大家聽不到裡面說甚麼啦。」包丁藤四郎回頭,哀怨地說:「沒人妻,聽聽藥研哥哥的貓妻說話也好嘛。」

「呀,對不起。」

好可惜,到他們再次集中精神偷聽時,聽到裡面說準備回房間。

在失望之前,要先逃命。

「請稍等,我先去開門。」明知外面有刀,藥研藤四郎快步過去開門的同時,偷偷再敲幾個來不及逃走的兄弟們的頭,回頭時回復正常表情:「大將,這邊請。」

「他們回去了呢……」短刀們很失望。

「再去偷看,不只會被打吧?」

「對吶。」

大家惟有「解散」,暗暗將這次作戰計戰判為「失敗」。

回到房間的審神喵確認房門關好後,悄聲問短刀:「他們有沒有跟上來?」

「敢跟上去就再打。」

「喵,貓記得藥研不會對兄弟出手呢喵,真的在生氣嗎?」

「只是敲一下頭,不叫出手。」藥研藤四郎不解地看着審神喵:「為甚麼妳好像不生氣?」

「喵?貓常常偷看他們,現在被偷看不是很公平嗎?」

短刀翻白眼:「請不要在這些事上談公平……不,妳不應去偷看大家才對呀!」

「貓要確保自己BL糧豐富呢~~~」

「……妳記得你是大家的主君吧?麻煩有一點主君的樣子。」

「所以貓有責任了解大家是否生活愉快啊。」

繼續爭論不可能有好結果,或者,不可能贏到這隻不可理喻的貓咪較正確。藥研藤四郎在沙發隨便找個位置坐下,心忖今天的努力完全白費。

審神喵卻一反短刀的意料,站起來走近他,上下慢慢掃視,看得他渾身不自在。

「啊喂,怎麼啦?」

「藥研這樣穿很好看呢喵。」審神喵要藥研藤四郎站起來轉圈:「真的,執事服要合身才好看……看上去像禮服,但又像軍服般方便活動,而且簡潔又帥氣,藥研以為要多穿給貓看啊喵。」

「妳穿這種裙都不錯。」貓咪的讚美令短刀有點飄飄然,自然樂意禮尚往來:「記得妳說不是新衣,平日怎麼不穿?」

「貓爪綁不了結……」意外的答案,令短刀呆住。

「那太可惜……等等,那今天是誰幫忙綁的?」想到另一個事實,藥研藤四郎立刻非常緊張。

「放心,是貓那個寶貝乾女兒亂幫忙呢~~~」審神喵努力講解穿身上的長裙的方法,完全聽不懂的短刀索性用最普通的方式理解,拆開後打算重新綁一次,但被貓咪阻止:「喵……藥研最近越來越不懂情趣,跟他們只學了執事禮儀嗎?」

「呃……」理解到對方話裡的意思後,短刀回以誘人的笑容:「那,我不客氣了。」

「難得貓今天放棄偷看,藥研要有好表現啊~~」

「不要再提偷看可以嘛……」

一貓一刀對望,然後大笑。

還是這種相處方式比較適合他們呢,不過嘛……

偶爾來點新鮮感也不壞。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