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OO

「喲,早啊,大將。」審神喵睜開眼的一刻,只見一張巨型的臉在自己的正前方差點貼上,嚇得彈起來,尤幸貓咪機動超低,「巨型的臉」的主人的機動又不合理地高,所以沒做成任何慘劇:「哈哈,大將的反應很可愛呢。」


「喵!」貓咪全身炸毛,可惜毫無威嚇感,只有可愛又好笑的感覺。


「恭喜大將就任六周年。」近侍刀仗着「地利」,第一個向審神喵道賀,也是第一個毫不客氣在這個值得紀念的日子,反向主君下令的人:「不要以為今天是就任紀念,我會手下留情,立刻起床梳洗,準備去現世上班。」


「讓貓再睡一……」「會」字沒機會說出口,已被拖下床,貓咪含淚望向短刀,只見他狡滑地笑:「喲,今天想被丟出門,還是自己走出門?」


「貓,有腳。」審神喵立刻連耳朵都乖巧起來,低頭小聲說:「會自己走,今天不要丟。」之後慢慢「爬」去小型浴室梳洗。


接下來?不被丟的貓咪不是正常的貓咪。因為某隻貓咪動作極度緩慢,連某大太刀也比她動作俐落,所以一如既往地被短刀扛上肩膀,然後嘛,又是一飛沖天式的出門模式。


「大將,記得乖乖工作,太晚下班,我不會留晚飯給妳喔。」藥研藤四郎丟貓後,拍拍雙手,氣定神閒地轉回去,正要請大家幫忙關門,卻發現眼前的刀劍全都目露「兇」光。


「各位,怎麼了?」


「竟然欺負我的乾媽呢~~」亂藤四郎甜美的笑容可以很恐怖:「今天是主人的大日子,有人竟敢說不留飯給主人吃耶。」


「那是希望給大將工作的動力。」大禍臨頭,藥研藤四郎盡力爭取一線「生機」,可是,看到弟弟的表情就明白解釋沒半點作為。


「竟敢欺負主上……」呀呀,近侍刀感受到另一道憎恨的目光:「實在有欠教訓。」


「麻煩算上我。」一個高大的身影靠近:「平日你們夫妻情趣我不打算干預。今天是主人就任紀念的重要日子,說出要主人餓肚子渡過的話實在太大逆不道。」


「還有我。」緋紅色的身影舉手:「嘛,雖然大變態又圓又變態,但想借意不准她吃飯前,先問過我呢。」


「……我好像聽到有人取笑大將。」


「有嗎?」


「哇呀!」有刀被圍毆,不好意思,阻大家一會兒。


「呼……」被打至中傷(感謝大家手下留情)的短刀不服氣地回嘴:「大將回來後,一定告訴她你們做的事。」


「嘻。」亂藤四郎不怕反笑,眨眨眼主動為笨蛋哥哥拍了張受傷的照片再傳給他本人:「等主人回來太遲呢,已經幫藥研哥哥拍下大家的罪證,方便轉告主人呢。」


本要嚇對方反被對方順勢拑住,藥研藤四郎惟有「如他所願」地向在現世上班的審神者轉發照片。


「貓咪」正在努力工作,很怕因為趕不及完成而導致今晚沒飯吃。電話沒如她所願靜靜地「休息」,訊息音突然響起,瞄瞄螢光幕上的訊息傳送人是某刀,傳送不是文字而是必須打開程式的「圖片」;暗暗嘀咕幾聲有刀要她努力工作卻又打擾,不過,仍然忍不住打開。


「喵!」幸好公司今天沒幾個人,而且她已經被同事們認定是「一隻很會亂叫的貓咪」,所以沒有理會她那聲喵。不過,那聲「喵」所帶來的驚嚇,足以令她「清醒」和冷靜,看清楚照片後,審神者回了一句:「得罪了亂?」


拍一張中傷照片會套一堆濾鏡的人,大概就只有加州清光和亂藤四郎,以前者的個性,肯定會拍角度最差,然後再套上一個分明「仇人」難看濾鏡,後者嘛,像前者般不是不可能,但較大機會看到「哥哥」份上,以另一種方式套「可愛的」濾鏡。


臉頰變得紅粉緋緋,還有一些可愛的蕾絲裝飾,嗯,除了亂藤四郎外,也想不到第二振刀。


「……不只他。」


「又被圍毆?」一貓一刀飛快來回傳訊息,審神者很快明白眾刀對某刀今天那句不給自己飯吃的恐嚇非常不滿。活該呢,要「我」捱餓?沒被打死已算他們客氣。


不過,取笑對方還取笑對方,傷總要處理,而且亦要擺平這事。


亂藤四郎收到審神者的短訊。


「雖然有手下留情,但今天打傷他好像怪怪耶。」


「對不起呢,因為看不過眼他欺負主人,所以我啊、巴形先生、加州先生,還有長谷部先生忍不住一起教訓藥研哥哥呢。」


「貓有一個更好方法懲罰他,你們今次先暫時放過他,讓他去手入吧。始終今天是就任紀念日,回來看到近侍受傷總覺得不大吉利呢喵。」


「收到!」亂藤四郎以為審神者會就此中斷對話,沒料到她傳了一大段「命令」到本丸的群組裡。


一、讓藥研藤四郎到手入室手入,可以用「手伝之札」

二、不追究圍毆一事,但請大家不要再為今早的事再教訓藥研藤四郎

三、今天是就任紀念,想點菜

四、想吃納豆

五、請燭台切光忠在今晚的晚飯為每「人」準備一份納豆

六、除藥研藤四郎外,不喜歡吃納豆的人領取納豆後可以交給其他人吃,但必須領取

七、歡迎不吃納豆的人把納豆交給藥研藤四郎

八、藥研藤四郎在吃完今天的納豆前,不用給他上菜,最多給他一顆梅乾


亂藤四郎失聲大笑,其他刀劍因為他的笑聲,以及電話的訊息音而打開電話,本丸各處陸續傳出大笑聲。


全本丸都知道,他們的近侍大人最怕吃納豆。


有人今晚要接受大懲罰(笑)。


可憐的當事刀,現在只能默默領命到手入室,自己為自己處理傷口。平日這種小傷沒甚麼,但……納豆……


到底今晚要吃多少份才能吃正常飯菜?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七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七五 「喵……喵?」沒錯,審神喵從一開始已經想到他們會「爭奪」這個孩子的注意力,但沒想過他們玩這樣大:「衣服……太多喵。」 那是可以一次塞滿兩個大衣櫃的程度,而且是只談白凪的新衣服(未計貓咪和藥研藤四郎今晚下單訂的衣服),若加上出門購物那些刀劍們為了「公平」、「長幼有序」等各種理由送過來,送給小藥和妍的衣服。 要說嘛,小刀靈們+紙刀靈同樣滿臉懷疑,一同用「真的可以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五 「全買可不是好事。」燭台切光忠一笑:「小孩子長得快,買太多會來不及穿。不同的服裝要配合不同的場合穿着,否則算是一種浪費。」 鬼丸國綱冷冷瞪了分明是來「搶」衣服的燭台切光忠一眼,認定那些種話肯定是用來分散他的注意力,然後趁機買下其他他們沒買的款式。 「不准買的你們呢!」亂藤四郎不知何時擋在鬼丸國綱前面,叉起腰望向其他「不請自來」(?)的刀劍們:「合小主人們的衣服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二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二五 「這邊,快點!」亂藤四郎向他的兄弟們招手。 「怎麼耶……這兒不是賣大人的衣服嗎?」 「亂,你不要趁機帶一期哥來買你喜歡的衣服,我們是要……欸?!」 「嘻,這兒有童裝耶,只是很少人知道。」亂藤四郎輕笑:「因為,這兒是Lolita服裝的專賣店,大部分都只適合審神者們,或者像我這種刀劍男士的尺寸呢。」 「但這件……」一期一振驚訝地拿起造工超精緻的裙子,無論尺寸和布

תגובות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