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O九

「喵呀!」最後一次演習訓練開始不到一星期,有貓咪已快發狂:「戰場很難喵!為甚麼分數這樣難拿呀?」


「要改配隊嗎?」趁第一部隊去輪流去函館提高戰意的時間,藥研藤四郎走過去看看貓咪的部隊可以作怎樣的調整(刪)順便找機會塞自己進去(/刪):「加一點高等的極短?」


「極短沒有可以增加分數的特別能力。」貓咪抗絕才想起一事:「喵,藥研……難道你想去試?」


「嘿嘿。」有刀奸笑。


「不行呀喵!」審神喵立刻拒絕:「經驗值要留給其他刀!」


「大將~~」


「No!」審神喵轉身不再理會對方,剛剛的對答令她想起一事:「說起來,今天總算有支援,可是,為甚麼就只有藥研支援?」


「因為近侍大人佔出口的位置~~~」螢丸拖尾音,不滿地瞪一眼短刀:「不讓人出去喔~~」


「所以,只有他一個支援的原因。」


「近侍大人妨礙大家~~」螢丸毫不客氣指出原因,審神喵的怒氣值急速上升,轉眼一尾巴甩過去!


「喂!等等!」藥研藤四郎立刻閃開,可是有貓要追上去,而且,不用怎樣追,螢丸用刀背一敲一帶,短刀就先被打再送到審神喵面前。


「嘻嘻,如果不介意,可以幫忙教訓(笑)。」可愛臉蛋配上大魔王等級的笑聲和眼神,令貓咪和短刀倒退幾步,一同搖頭揮爪(手)拒絕。


貓咪自己意思意思打了藥研藤四郎一頓,看到他頭頂上的中傷標記突發奇想:


不如,先把出陣部隊找幾個打至中傷,方便他們使用真劍必殺推高分數。


剛從傳送陣回來的加州清光聽到這句馬上逃跑:「大變態現在真的變成很變態的大變態!」大和守安定「如常地」追打他,也「和平日一樣地」把他打成重傷,方便拎他過去跟貓咪賠罪。審神喵雖然一如往常地為加州清光手入,但忍不住說了句:「喵……如果是剛好中傷就好呢……」


「主人,那請問要再幫忙打一次嗎?」大和守安定的笑容清純可愛,只是說話內容足以嚇得加州清光慘叫。


「好學不學,學那隻大變……哇呀!」手入完成前再次重傷,可惜可惜。


「喵,清光的話,貓不建議呢……就算滿血進去也會重傷,還是另找他人……」


貓咪的眼睛不自覺地瞄去石切丸那邊,作為大脇差的笑面脇差立刻偵察到貓咪主人的惡意,馬上擋到自己的御前大人的前面:「很抱歉呢,可以讓他哭着求饒的人就只可以是我,我是指欺負我的御神刀大人。」


還沒出口的要求已被拒絕,想要分數的貓咪變得非常失落。


「嘛……」藥研藤四郎出聲緩解尷尬的氣氛:「大家休息一會。大將,相信妳已很累,休息一會,吃點小魚乾,想打機的話打一小時,我們晚點繼續。」


「喵?」有貓雙眼立刻閃閃發亮:「可以休息?」


「嗯。」


審神喵立刻忘記幾秒前想把自己的刀劍打至中傷的想法:「貓要玩!貓要吃東西!貓要打機!」


「好。」


為了保障本丸的同僚安全,適當讓貓咪休息非常重要。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五 丙子椒林劍最初聽到審神喵「警告」其他刀劍不准灌酒時,有一絲對方過度保護的念頭,不過由於對方是主人,所以沒有反駁。 只是喝幾杯,不需要做到那地步。 應該……沒關係吧? 呃……應該……呃……呃…… 丙子椒林劍看着眼前「屍橫遍野」的情景,總算理解他們的主人剛剛的說辭十分恰當,並沒有半分誇大。 「嘻嘻,沒事嘛?丙子……丙子椒林劍大人?」眼前少年臉貌的脇差以清爽的笑容豪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 「喵……夜光貝byebye。」有貓揮揮爪上的手帕,下秒表情驟變:「喵,新人!!」 爪尾並用地介紹新人後,繼續笑容滿臉,爪尾同時往另一個方向指:「夜光貝,喵!好吃的夜光貝!!」 沒錯,只要遞交給時之政府點算數目領新人後,其中一部分的夜光貝是可以自留。而時之政府怎樣標記那些夜光貝令審神者們無法二次,甚至三次遞交就不關他們的事。嘛,在這個本丸,夜光貝是食物,一道每年只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