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O七‧五

「貓回來~~喵?」審神喵進門就撞進自己的護身刀的身上,爪裡的東西同時被「沒收」。深怕會被罵的貓咪正要開口解釋時,卻被溫柔地牽上爪:「喲,先送大將回房間梳洗?」

瞄瞄自己被拎高高的紙袋,審神喵的爪有點抖:「喵……那個……嗯……」

「我來拿就可以。」

「不……要烤熱才能……呃……」

「要烤熱嗎?」高大的身影覆上一刀一貓,轉眼「搶走」短刀手裡的紙袋,瞄瞄裡面的東西後溫柔地笑:「請讓我來,晚飯我會調整一下,連同主人買的東西和『特別的東西』一起拿上來。」

「喂!」現在換藥研藤四郎撈不到太刀手裡的紙袋(他是故意不跳起來搶),不服氣地瞪對方:「我說過不准說!而且,這是大將買回來的東西!」

「那請恕我大膽問兩位,請問兩位會用焗爐嗎?」

一貓一刀一愣,然後齊整地搖頭。

「烤焦會無法吃喔。」

「請,請。」貓咪和短刀同時做出「請」的爪(手)勢:「拜託了。」

「既然被指名……」燭台切光忠的笑容必須用帥氣去形容:「我保證會設計出讓主人滿意的晚餐。」

「那太麻煩……」看到太刀作出噤聲的手勢,審神喵乖乖閉嘴。

「只是裝盤時注意一下,算不上麻煩。」現在換優雅帥氣的太刀以正宗的姿態做出請和按胸禮:「請主人回房間梳洗休息,晚飯時間我會請人拿晚餐上去給兩位。」

「啊……孩子們……」

「會另外為他們準備。」燭台切光忠重看一次紙袋裡的食物:「每人一個?」

「是。」

「包在我身上。」

「麻煩燭台切。」

貓咪怎樣也想不到,即使只有少少的「材料」,都可以讓黑色的太刀大人,還有他的家族、同伴大顯身手。

「是,抱歉久等,晚飯送上來呢。」太鼓鐘貞宗爽朗的聲音提醒近侍開門,當他們以為只是普通送上兩份飯菜,卻看到福島光忠提着巨型的藤籃上來。

「喵?」

「請稍等。」太刀展示俊美的笑容打開藤籃:「美味的晚飯需要配合合乎氣氛的裝飾才算完美。」

藤籃裡變出精美的桌布、花瓶、一束紅玫瑰(在藥研藤四郎怒視下,太刀堅持要用作裝飾)、精美,有雕花的刀叉、成套的西洋茶杯、餐碟和茶壺……貓咪開始懶得去數那個四次元(?)藤籃裡還有甚麼東西可以拿出來,連酒、果汁汽酒(不含酒精)也能出現時,這種細心就有長船家(還有伊達刀們)可以在短時間內做到。

「是,請主人稍等……」福島光忠退下後,太鼓鐘貞宗一身執事禮服上前,然後請後面的太般若長光送上晚餐:「是,請用。」

完美的下午茶茶架,上面放滿用今晚晚飯,以意想不到的方式裝盤的菜式。

飯壓成小小的圓餅形,上面放上今晚的魚肉,上面還飾有香草、菜經調味後,用精緻的小碟盛上,再放到茶架上、肉切成薄片再捲起,在小碗裡配上汁和香草……審神喵買回來的司康則放在最頂,旁邊有看起來很好吃的朱古力布朗尼,買回來時用普通迷你膠盒盛載,現在換在可愛的調味碟裡,有雕花的抹刀亦同時送上。

執事服的短刀打開電蠟燭,為要顧及主人安全而不便使用真正的蠟燭而致歉,然後請大般若長光幫忙調暗房間的燈光,告知他們晚飯後可以請他們進來收拾,如果不方便他們進門,亦可把所有東西直接放在外面後請他們上來處理。兩刀祝他們用餐愉快後,同樣以優雅的姿態行禮和退出房間。

「喵……貓沒買布朗尼耶……」貓咪戳戳上面的甜品:「可是,不大像小豆做。」

「是我做的。」見貓咪呆住,短刀吸一口氣重新說一次:「上面那塊朱古力蛋糕,是我今天請小豆先生教我做出來的東西。」

「咦?!」貓咪瞪大眼:「藥研會做蛋糕?!」

「要小豆先生在旁才可以。」藥研藤四郎搖搖頭:「焗製的溫度和時間是小豆先生幫忙,我拿那東西沒辦法。」

「這……」

「忘記昨天是白色情人節,今天補償。」短刀瞇眼笑起來,朝貓咪遞上手:「接受我的做的禮物嗎?夫人。」

「……」審神喵打量一下今晚晚餐,然後拿過電話:「貓、要、先、拍、照,喵!」

吃東西前先拍照,好東西要慢慢吃。

演習訓練?今晚先不管!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