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四四‧五

吵吵鬧鬧後,就是「訓話時間」。粟田口今晚跪着聽一期一振訓話,除了短刀、脇差外,還有那振白色的太刀。


不過和平日不同,今天有人反駁,像厚藤四郎說「捨棄恐懼是自己提升」,或者鶴丸國永那種「我甚麼也沒做,只在他旁邊笑笑」等等通通出籠,氣得一期一振不斷延長訓話時間。


上面這種家庭模式的訓話很正常,很「健康」,不過嘛,不是所有刀劍男士都會用這種正直又有教養的方式去「處理」欺負水心子正秀事件。


「Hu hu hu,抱我回來後甚麼也不做嗎?」千子村正拈起髮絲,逗玩着一臉嚴肅的戀人:「不過是請他脫一下,並沒強逼,那孩子可以說不呢。」


「非常失禮。」


「是嗎?」強壯又不失嬌媚的打刀又輕笑幾聲:「任由同伴在日漸酷熱的日子,因為衣衫過多而昏厥,亦非好事。」


見對方沒有回話,千子村正續說:「很件大衣可是很有趣的挑戰,hu hu hu,很想看看他驚訝的表情……」


繞頭髮的手被捉住,蜻蛉切沉聲問:「如此希望脫他人之衣裳?」


「誰叫有不懂風情的人不讓我脫?」見對方上釣,千子村正用另一隻手滑進對方的衣襟:「惟有逗玩可愛的年輕人。」


蜻蛉切改為捉住千子村正的肩膀,但沒限制他雙手的活動。千子村正的手自然繼續在戀人的衣服裡「肆虐」,被放開的那隻手則輕拉對方的衣服作試探。


「看來千子要受點教訓。」


「那,要一起脫嗎?」意料之外的「策略」成功,千子村正任由對方脫去自己的衣服,亦以相同方法回禮。


大家一起脫,可是絕佳的事。


至於「受害刀」嘛,今天一整晚都悶悶不樂,晚飯完全進入「靜音模式」,源清麿戳了幾次臉頰都沒反應,最後輕笑着使出「禁語」:「鼓起腮的水心好很可愛呢。」


「我是新新刀之祖,不要用可愛形容!」秒回,「靜音模式」解除。


「那麼,在生氣?」源清麿摸摸仍在鼓腮的好友的頭頂:「為甚麼?」


「……是故意帶我出去。」


「哈,被發現呢。」源清麿笑聲很輕盈,戳對方的手被拍下,但他沒有收回手,而改為替對方解下外衣,露出臉蛋:「大家已看過,水心子大方一點他們便不會再來打擾。」


「不要。」水心子正秀想搶回外衣遮住臉,但被源清麿阻止,所以臉頰鼓得更圓。


「是,是。」既然好友已明言,源清麿就答應不再勉強:「就讓水心子的臉變成我的專屬,如何?」


有刀頭頂噴出大量水蒸汽。


「嘻嘻,真的很可愛呢,水心子。」


看來,對水心子正秀而言,被「欺凌」或者被「調戲」,只能二選一(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連隊戰,喵!」審神喵下班回本丸後,立刻興奮地宣佈:「大家,準備好了嗎喵?」 「是!!」 雖然每年的夏日連隊戰都會由不同的刀劍組成部隊,但隊長,和近期要訓練的刀劍基本上,只要刀種合適便會繼續出陣,所以像治金丸基本上一定會出陣的刀劍早已準備好,可以在審神喵回本丸後立即裝備剛做出來的水砲兵出陣。 「喵!去打水仗呀喵!」 「好!!」 「這星期要接到新人,可以嗎喵?」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哇!是劍!果然是丙子椒林劍!!喵喵喵!!」 「喲,大將,妳又在當貓咪了。」揉揉被巨「響」震痛的耳朵藥研藤四郎無奈輕笑:「不是說那個甚麼……圍棋男士嗎?怎會是『果然』是丙子椒林劍?」 「喵?」審神喵眨眨眼,再側頭,又一次眨眨眼:「貓沒跟藥研說嗎?審神者論壇在公開下巴照那天,幾乎很快有一致說法是他喵。」 「那……甚麼鬼圍棋男士又是?」 「貓一早有說是梗喵!!是貫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