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四四

這兩天,水心子正秀有點奇怪。

嘛,正確的時間點應該是剛過去的星期日之後,沒記錯是看完表演後已有點跡象,只不過是這兩天越來越嚴重。

「Hu hu hu,嘿……」

「!」

沒錯,就是這樣,這兩天,只要遠遠聽到奇怪的笑聲,或者不知甚麼原因,水心子正秀就會像一隻炸毛貓一樣整個炸毛,而且嚇得彈起,之後就拉起衣領,躲到源清麿的背後。啊!今早開始,已不用出陣一段日子的源清麿換穿戰鬥服,方便揚開外衣讓新新刀之祖鑽到他大衣內(剛好遮住頭)。

「大將,不處理沒關係?」藥研藤四郎指指庭院的情況,明知故問地去問今早被挖起後一直哀怨今晚下班回來沒重播看的審神喵,補充一句,她正在捏鼻防流鼻血。

「不理……喵喵喵,BL最高~~」

既然不理會,那丟貓咪出門也沒關係,對吧?審神喵因為這個答案,今早被提早丟出門。

到底要勸誰?藥研藤四郎不禁猶豫。

要說原因嘛,其實並不難猜。就是因為那套表演,「重燃」大家對水心子正秀的臉的好奇心,呃……好像這事從沒停過,或者說,臉雖然大家都看過,但這種故意遮遮掩掩的做法,總是挑起人想拉下他衣領的「慾望」。

就像以前大家多少想掀山姥切國廣的被被那樣。

不過,不同的地方是,水心子正秀這兩天的反應實在太好玩,所以像在「引誘」大家欺負他。藥研藤四郎老實地想,若自己不是近侍,相信都會像兄弟們般偷偷「找他麻煩」,認真。

看來像某隻貓咪說的那樣,不理會他們就好。反正不想被「欺負」,不踏出房間就可以,大家雖然喜歡捉弄水心子正秀,但基本的尊重仍然會有,嗯,好像說「潛規則」比較好,類似「不出陣的傢伙不能攻擊」的「規矩」。可是嘛,有刀就總是被帶出門。

對,被「帶出門」。

源清麿明知道一離開房間,他的「好同伴」就會被大家以各種理由或遠或近包圍,要對他的高領外衣(至少)下手,卻偏偏每天半哄半強逼地要兩個人一起出房間以外的地方走。

大概是炸毛後躲在背後的模樣太好玩。

大家的「欺凌」直至審神喵下班回本丸仍然未結束。

「Hu hu hu,要脫一下嗎?」

「不!」水心子正秀又一次躲在源清麿的背後,動作熟練地鑽到對方的大衣下,努力拉下對方的外衣遮住自己的臉和衣領。

「嘻,水心子很可愛。」

「才不是!我不是小孩!」大衣裡傳出悶悶的反駁聲,似乎有刀把臉埋到同伴的背上。

「很有愛呀喵~~」有隻貓咪雙眼發光,直盯着「案發現場」,藥研藤四郎立刻明白沒貓會救那振可憐的刀。

「天氣熱,脫嘛~~~Hu hu hu,不用害羞呢。」千子村正邊笑邊走近,水心子正秀明明已躲起來都嚇得渾身發抖,大叫「不要」。

「千子!」制止的「人」總會出現,有沒有效就哈哈哈。

「只是不想同伴中暑,脫衣只是關心同伴。」

蜻蛉切翻白眼,直接扛起千子村正退場。

「喵,這樣千子的肚會不舒服,最好公主抱喵!」審神喵大聲往退場的方向大喊,無論正在佯裝掙扎的千子村正和扛刀的蜻蛉切頓時停下,半秒後,千子村正輕笑,反轉身體滑下,蜻蛉切順勢改成公主抱。

「這樣挺不錯呢,今天就用這個作無法脫那件外衣的代替品吧。」

今天份的「遊戲」已經結束,明天,或者在大家厭倦前的每一天,相信仍然會有各種「驚喜」。

包括BL在內的「驚喜」(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今天的結界維護時間也夠久喵。」清早爬起來再次確認通告內容,審神喵肯定自己昨天看到的資料並不是因為過勞而出現幻覺。 「大將,多久也不要緊,妳今天要上班。」近侍刀在說話的同時不忘鬆鬆手腕,準備隨時扛貓去丟。 「藥研不會懷疑……嗚呀喵!」 咻咻~~~呼~~~嗯?沒啪一聲?因為丟很遠嘛(笑)。 「懷疑嗎?」藥研藤四郎拖長音節,不着痕跡往後瞄,再輕笑一聲:「呀……公務員的效率從來不需要懷疑不是嗎?花比一般

「喵,你的分體。」召集一文字刀派的刀劍後,審神喵當面「賞賜」「意料之外」的分體:「自己拿去集合。」 「感激之至。」日光一文字恭敬地接下,並沒立即離開,只是倒退幾步聽候審神喵或山鳥毛的指示。 「感謝小鳥不計前嫌,特意為我的左手再帶一振分體。」山鳥毛向審神喵行禮:「日光,請再次向主人道謝,以後請不要再有恫嚇主人的言詞。」 「明白。」即使心裡偷偷自辯「每次只是罵那隻流浪貓」,但仍臉色無改,再次以感恩的心

傍晚,審神喵如她所說抱着一個小小的陶罐回到本丸。開門的刀劍是壓切長谷部,他身穿正裝必恭必敬地朝貓咪行禮,接過她手上的陶罐。藥研藤四郎盡力攔住小刀靈以免他們衝上去,而岩融則抱住小剪刀靈,理由同上。 「我們拿就可以!很想他!」因為極大的身高差,所以小小的模造刀們無法碰到陶罐,急得快要哭出來。藥研藤四郎抱抱貓咪後回去安撫他們:「長谷部先生是希望幫忙抱鳥爺爺回房間,你們不是準備好食物嗎?可以去請燭台切哥哥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