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四六

「媽,真的不會回來嗎?」

「 Mamá,鳥鳥……」兩個小刀靈趁審神喵出門前拉住她,兩眼濕潤地看着她。

「嗯……」審神喵點頭,現在連她雙眼都開始泛淚:「對。過幾天,現世那邊會通知媽媽接回他的骨灰,到時候我們一起找一個本丸最漂亮的地方埋葬。」

事情要追溯兩天前,當貓咪被「捉走」正要教訓時,小刀靈們發現原以為正在睡覺,已寄居在本丸一段日子的鳥爺爺身體冰冷,全無反應。一貓一刀顧不上其他事,聽到「孩子們」的求救立刻趕去,可惜已返魂無術。

事情不是沒先兆,不是過度體弱,那小小的傢伙也不會獲准留下,但就算早知道有這一天,時間來到仍然無法接受。

原本打算當日「處理」,可是小刀靈們,還有同樣想過去照顧鳥爺爺的小剪刀靈無法接受昨天還讓他們抱,一起吃東西的「朋友」離開,而且要立刻接受「儀式」火化,所以要另想辦法。審神喵很快查到只要經常申請,本丸裡的「寵物」可以通過登記而可以到現世進行簡單的善終服務,之後領回骨灰,至少不用他們親眼目睹過程,而申請的時間,可以讓他們簡單道別。

簡單說,申請完成後,審神喵在表演途中溜出去把鳥爺爺交給負責人,得到答應會美化因為長期虛弱而變得讓人心痛的屍體,讓他漂漂亮亮地上路。

已經「出門」兩天呢,大家都有想念小傢伙,但本丸裡知道小傢伙的刀劍不多,加上在視殺戮為日常的本丸裡,為小動物的生命哀嘆的事好像並不合適,所以無論是審神喵還是小刀靈、小剪刀靈都有乖乖忍下來。

雖然大家努力忍耐,但總需要發洩,即使壓下聲音,抽泣聲仍清晰可聞,本來要丟貓的藥研藤四郎蹲下抱住「孩子們」,輕輕揚揚手要貓咪自己去上班:「乖,已經是出門的時間。」

審神喵點點頭,自己擦乾眼淚乖乖出門。

藥研藤四郎抱住兩個小刀靈有點不知所措,粟田口好幾個藤四郎互打眼色,前田藤四郎和亂藤四郎「受命」過去安撫。

沒料到有刀超越極短們的機動(或者打眼色的時間太久),聽到比平日溫柔的嗓音,藥研藤四郎抬頭確認是否是「那振刀」。

「請交給我,近侍大人。」站在藥研藤四郎眼前的刀劍是三日月宗近,短刀條件反射地抱緊「孩子們」,太刀並不慍怒,輕聲續說:「今天請讓老爺爺跟他們說點小故事,我們家的小女孩同樣需要安撫內心的物語。」

在三日月宗近背後的「猫」探出頭,雙眼比兩個小刀靈還紅……藥研藤四郎想起來,那天「孩子們」幫忙準備小傢伙帶上路吃的陪葬零食,她則很努力幫忙裁剪最後的床舖和薄被,希望小傢伙不會冷壞。

短刀放鬆手,主動說會送「孩子們」到茶室,一直在後面等待的兩振藤四郎聞言自覺後退,畢竟「父親」的工作應留待「父親」去做。

藥研藤四郎很清楚,只要和三条家的家人有關,三日月宗近絕對會守護,所以嘗試交給他。他深深明白「戰場長大」的自己力有不逮之處,對小生命寄予同情和愛憐不是他的強項,有些事就只能假手於人。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藥研藤四郎努力去隱瞞天保組的情況,但要知道總會知道。 「那(嗶~~~~)的傢伙竟然要找他們麻煩,藥研知道卻不告訴貓?!」貓爪揪住短刀的領帶,貓尾勒住短刀的脖子,審神喵氣勢如虹地「拷問」她的近侍:「很會隱瞞喵!不是跟清光鬥嘴嗎?現在學會合作隱住貓,你很好喔喵!」 會知道的原因無他,是一文字則宗自己找上門。 「噯呀,我們的貓咪主人。」一文字則宗從被封閉的世界回來後,沒有立刻像其他刀劍般回去梳洗和休息,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