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四六

「媽,真的不會回來嗎?」


「 Mamá,鳥鳥……」兩個小刀靈趁審神喵出門前拉住她,兩眼濕潤地看着她。


「嗯……」審神喵點頭,現在連她雙眼都開始泛淚:「對。過幾天,現世那邊會通知媽媽接回他的骨灰,到時候我們一起找一個本丸最漂亮的地方埋葬。」


事情要追溯兩天前,當貓咪被「捉走」正要教訓時,小刀靈們發現原以為正在睡覺,已寄居在本丸一段日子的鳥爺爺身體冰冷,全無反應。一貓一刀顧不上其他事,聽到「孩子們」的求救立刻趕去,可惜已返魂無術。


事情不是沒先兆,不是過度體弱,那小小的傢伙也不會獲准留下,但就算早知道有這一天,時間來到仍然無法接受。


原本打算當日「處理」,可是小刀靈們,還有同樣想過去照顧鳥爺爺的小剪刀靈無法接受昨天還讓他們抱,一起吃東西的「朋友」離開,而且要立刻接受「儀式」火化,所以要另想辦法。審神喵很快查到只要經常申請,本丸裡的「寵物」可以通過登記而可以到現世進行簡單的善終服務,之後領回骨灰,至少不用他們親眼目睹過程,而申請的時間,可以讓他們簡單道別。


簡單說,申請完成後,審神喵在表演途中溜出去把鳥爺爺交給負責人,得到答應會美化因為長期虛弱而變得讓人心痛的屍體,讓他漂漂亮亮地上路。


已經「出門」兩天呢,大家都有想念小傢伙,但本丸裡知道小傢伙的刀劍不多,加上在視殺戮為日常的本丸裡,為小動物的生命哀嘆的事好像並不合適,所以無論是審神喵還是小刀靈、小剪刀靈都有乖乖忍下來。


雖然大家努力忍耐,但總需要發洩,即使壓下聲音,抽泣聲仍清晰可聞,本來要丟貓的藥研藤四郎蹲下抱住「孩子們」,輕輕揚揚手要貓咪自己去上班:「乖,已經是出門的時間。」


審神喵點點頭,自己擦乾眼淚乖乖出門。


藥研藤四郎抱住兩個小刀靈有點不知所措,粟田口好幾個藤四郎互打眼色,前田藤四郎和亂藤四郎「受命」過去安撫。


沒料到有刀超越極短們的機動(或者打眼色的時間太久),聽到比平日溫柔的嗓音,藥研藤四郎抬頭確認是否是「那振刀」。


「請交給我,近侍大人。」站在藥研藤四郎眼前的刀劍是三日月宗近,短刀條件反射地抱緊「孩子們」,太刀並不慍怒,輕聲續說:「今天請讓老爺爺跟他們說點小故事,我們家的小女孩同樣需要安撫內心的物語。」


在三日月宗近背後的「猫」探出頭,雙眼比兩個小刀靈還紅……藥研藤四郎想起來,那天「孩子們」幫忙準備小傢伙帶上路吃的陪葬零食,她則很努力幫忙裁剪最後的床舖和薄被,希望小傢伙不會冷壞。


短刀放鬆手,主動說會送「孩子們」到茶室,一直在後面等待的兩振藤四郎聞言自覺後退,畢竟「父親」的工作應留待「父親」去做。


藥研藤四郎很清楚,只要和三条家的家人有關,三日月宗近絕對會守護,所以嘗試交給他。他深深明白「戰場長大」的自己力有不逮之處,對小生命寄予同情和愛憐不是他的強項,有些事就只能假手於人。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二 第一天,審神喵就如她所說地預先通知長船刀派中的一刀預留時間。藥研藤四郎非常不滿,最後爭取到傍晚接審神者下班,親自和她一起逛祭典的機會。 「喵,抱歉,還是只能讓你以散步分身過去。」 「沒關係,能給短刀們一個有趣的祭典是我的願望,可以蒐集到資料已足夠。」 既然當事人沒關係,審神喵愉快地(?)被「飛」出大門,回到現世開始一天的工作,並期待今晚的「約會」。 所謂的「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 舊曆新年會有甚麼?照上年快哭出來的貓咪說,會有類似祭典的東西。以前因為各種「限制」,就算有了散步的「日課」,他們都沒機會親身參與。可是,今年嘛…… 制限解除!! 不只一刀知道新一年現世的「祭典」又開始,立刻爭相向剛下班的審神喵賣萌、獻殷勤,令近侍生氣地將他們全部「掃走」。沒錯,不知從那兒拿出掃帚那種。 「近侍大人很卑鄙!」 「壞刀!」 「很過份!連兄弟都趕!」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六 躲得了節分,躲不了舊曆新年。審神喵終於和博多藤四郎「吵」起來。 「喵!新年是很重要的節日,要慶祝!!」 「主人答應過不胡亂花錢,新年今年已設過宴,不需要慶祝兩次呀!」 「不要!本丸每年都會慶祝兩次,博多這樣是破壞傳統呀喵!」 「主人竟然說到傳統,傳統早已改成依新曆慶祝啦,如果主人真有心維護傳統,那應該只在舊曆設宴,而不是兩次!」 「啊……你不阻止嗎?」加州清光繞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