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四九

「喵,你的分體。」召集一文字刀派的刀劍後,審神喵當面「賞賜」「意料之外」的分體:「自己拿去集合。」


「感激之至。」日光一文字恭敬地接下,並沒立即離開,只是倒退幾步聽候審神喵或山鳥毛的指示。


「感謝小鳥不計前嫌,特意為我的左手再帶一振分體。」山鳥毛向審神喵行禮:「日光,請再次向主人道謝,以後請不要再有恫嚇主人的言詞。」


「明白。」即使心裡偷偷自辯「每次只是罵那隻流浪貓」,但仍臉色無改,再次以感恩的心情向審神喵道謝,只是,後面的要求就輕輕跳過,沒對貓咪承諾任何事。


「既然主人懷有慈悲之心,何不再多添一點美意?」雖說是召集一文字刀派的刀劍,但一文字則宗似乎等這個看戲和鬧事的機會等了很久:「適合祭典之時將至,若主人願意贈予出席祭典之衣服,不就是美事成雙?」


不用審神喵回答,近侍刀握緊腰側的短刀,提醒對方注意言詞,山鳥毛隨即開口打圓場:「是次已要小鳥出資相助,我們一文字家已感激不盡,御前若想添置夏裝,改天我們可以一同出門,只要御前願意,送贈一套新衣又何妨?」


一個「貓頭」聽到新衣服,探出來又縮回去。


「哼……」日光一文字悄悄發出不屑的聲音,瞪了某躲起來的打刀一眼:「只懂躲在外人背後的流浪貓。」


聽到此話的「外人」,回以更銳利的眼神,至於被「罵」的當事刀嘛,又一次探出頭來:「日光大哥很可怕,不可能不躲起來!」


「哈哈,日光似乎讓我們的幼貓留下可怕的陰影。」山鳥毛大笑。


「才沒有!」


「從不理會他人感受的人,讓南害怕是意料中事。」姬鶴一文字並沒半點客氣。


「公主,不要亂說!」


「我已警告過很多次,不准叫我公主!難怪南一直不敢回來,若非老大雖要我們輔助,我亦不希望和你多談。」


近侍有意找機會帶審神喵退場,但好像有貓看到興奮,而且一文字刀派現在好像進入難以打斷他們對話的狀態。即使是本丸主君,基本禮貌仍然是必要,況且,現在除非是扛起那隻大貓咪,否則她應該只會一心等BL糧而拖也拖不走。


當中吵鬧的細節不一一道出,簡單就是日光一文字的言行嚇怕南泉一文字,而擋在前面當(刪)貓奴(/剛)保護者的大俱利伽羅雖非會跟人吵架的類型,但冷淡至極點的眼神,就算一文字則宗挑釁地說出「想說我們的貓咪,應要知如何客氣對待他的伙伴,否則連隱居的我也看不過眼」那類話,也只是獲得意料之內的一句「沒打算和你們搞好關係」。


而事件結束的方式,一如既往:


「你這隻流浪貓若在外面生事,我一定會將你拿去做……」


「哇!我不要當烤貓全體!」


咔!


「喂,我沒說出那個詞語!」日光一文字不服氣反駁。


「抱歉。」即使拔刀之一,機動較高的藥研藤四郎回答:「你讓大將和南泉先生勾起不快的回憶。」


機動較慢又不愛說話的大俱利伽羅點頭,等聽到日光一文字道歉(聲音太小不算)才收刀回鞘。


「日光小子似乎仍未有所長進。」


「失禮了,回去後我會嚴厲處置。」山鳥毛以指尖輕托眼鏡的鼻樑位置:「讓小鳥受驚,明天前定當帶同賠禮向小鳥賠罪。」


南泉一文字搶先道:「老大,我這邊……就不用……」


「這可不行,就算是同屬一個刀派,做出失禮的事同樣要道歉,晚點就麻煩那位照顧我們幼貓的恩人容許我們打擾一會。」


大俱利伽羅沒答應,不過也沒拒絕。


是日審神喵收到大量美味的魚乾零食作為賠禮。


「我覺得妳開始故事留在現場。」


「沒啊……」貓咪吃魚乾是天經地義(誤):「貓只是想看看有沒有機會聽到新的BL情節……哇!藥研,不准搶貓魚乾呀喵!」


「留一份給孩子們。」


「貓會啦喵!」


「在魚乾面前,貓咪好像很難值得信任呢,大將。」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連隊戰,喵!」審神喵下班回本丸後,立刻興奮地宣佈:「大家,準備好了嗎喵?」 「是!!」 雖然每年的夏日連隊戰都會由不同的刀劍組成部隊,但隊長,和近期要訓練的刀劍基本上,只要刀種合適便會繼續出陣,所以像治金丸基本上一定會出陣的刀劍早已準備好,可以在審神喵回本丸後立即裝備剛做出來的水砲兵出陣。 「喵!去打水仗呀喵!」 「好!!」 「這星期要接到新人,可以嗎喵?」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哇!是劍!果然是丙子椒林劍!!喵喵喵!!」 「喲,大將,妳又在當貓咪了。」揉揉被巨「響」震痛的耳朵藥研藤四郎無奈輕笑:「不是說那個甚麼……圍棋男士嗎?怎會是『果然』是丙子椒林劍?」 「喵?」審神喵眨眨眼,再側頭,又一次眨眨眼:「貓沒跟藥研說嗎?審神者論壇在公開下巴照那天,幾乎很快有一致說法是他喵。」 「那……甚麼鬼圍棋男士又是?」 「貓一早有說是梗喵!!是貫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