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四三

喵的,新人的表現也太好吧?

很想找個理由教訓稻葉江的藥研藤四郎「悲傷」地發現,那傢伙根本很「可怕」。

他那隻運氣差到爆炸的貓咪呢?

之前攻略江戶城(刪)搶(/刪)拿鍵,在審神喵的「運氣」「禍害」下,一回合得到個位數字的鍵並不是罕見的事(當然也有正常數量的時候),甚至一回合後只有一、兩把也見過不少。數量多的次數?抱歉,寥寥可數。

可是,在稻葉江帶隊出陣下,上面的事好像沒發生過。咳,藥研藤四郎不是在詛咒貓咪,而是「以事論事」。雖然「活動」才剛開始,但焦急等待教訓對方機會的短刀恨不得立刻出現那種結果,至少越快越好。

那隻貓咪?當然非常開心,一面指揮、觀看出陣,尾巴一面輕鬆地搖拽,不用說都能看出她的心情很愉快。難怪呢,平日運氣太差,難得有「正常」的運氣已經叫她很高興。因此嘛,有隻貓咪完全沒發現有短刀深深不忿。

尤其他聽到有隻貓咪一再稱讚那個新人。例如:「他很厲害呢喵」、「原來他可以打破貓的黑氣呢」、「以後多點請他帶部隊出陣」等等,挑起藥研藤四郎妒忌心的說話,可是偏偏有刀運氣真的太好,以為他會「失敗」,轉眼又被他找到機會突破困境,令他無法找到機會取笑他。

終於讓藥研藤四郎盼到一次鍵是個位數的出陣。

「嘿嘿嘿,那傢伙的運氣也不是太好。」

「有嗎?」審神喵異議,而且主動安撫對方:「沒問題呢喵,稻葉已經比大家好呢!在找鍵方面,稻葉是最強。」

「最強?為甚麼?」這種成績叫最強叫刀無法置信。

「貓習慣是個位數為主,所以稻葉已經很出色。」

「啊喂,他剛剛是個位數,只拿到五把鍵。」藥研藤四郎提出異議。

「之前的一局是快二十呢,藥研出陣好像也很少拿到這個數量。」有貓秒殺短刀:「稻葉可是連續三局都二十以上喔喵。」

藥研藤四郎被擊沉,當他看到下一局稻葉江又一次帶回接近二十把鍵,索性繼續「沉下去」。

嘛,竟然有刀可以「扭轉」那隻貓咪的壞運氣,實在太可惡。

絕對會「祈求」他這種能力消失,絕對。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