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四三

喵的,新人的表現也太好吧?

很想找個理由教訓稻葉江的藥研藤四郎「悲傷」地發現,那傢伙根本很「可怕」。

他那隻運氣差到爆炸的貓咪呢?

之前攻略江戶城(刪)搶(/刪)拿鍵,在審神喵的「運氣」「禍害」下,一回合得到個位數字的鍵並不是罕見的事(當然也有正常數量的時候),甚至一回合後只有一、兩把也見過不少。數量多的次數?抱歉,寥寥可數。

可是,在稻葉江帶隊出陣下,上面的事好像沒發生過。咳,藥研藤四郎不是在詛咒貓咪,而是「以事論事」。雖然「活動」才剛開始,但焦急等待教訓對方機會的短刀恨不得立刻出現那種結果,至少越快越好。

那隻貓咪?當然非常開心,一面指揮、觀看出陣,尾巴一面輕鬆地搖拽,不用說都能看出她的心情很愉快。難怪呢,平日運氣太差,難得有「正常」的運氣已經叫她很高興。因此嘛,有隻貓咪完全沒發現有短刀深深不忿。

尤其他聽到有隻貓咪一再稱讚那個新人。例如:「他很厲害呢喵」、「原來他可以打破貓的黑氣呢」、「以後多點請他帶部隊出陣」等等,挑起藥研藤四郎妒忌心的說話,可是偏偏有刀運氣真的太好,以為他會「失敗」,轉眼又被他找到機會突破困境,令他無法找到機會取笑他。

終於讓藥研藤四郎盼到一次鍵是個位數的出陣。

「嘿嘿嘿,那傢伙的運氣也不是太好。」

「有嗎?」審神喵異議,而且主動安撫對方:「沒問題呢喵,稻葉已經比大家好呢!在找鍵方面,稻葉是最強。」

「最強?為甚麼?」這種成績叫最強叫刀無法置信。

「貓習慣是個位數為主,所以稻葉已經很出色。」

「啊喂,他剛剛是個位數,只拿到五把鍵。」藥研藤四郎提出異議。

「之前的一局是快二十呢,藥研出陣好像也很少拿到這個數量。」有貓秒殺短刀:「稻葉可是連續三局都二十以上喔喵。」

藥研藤四郎被擊沉,當他看到下一局稻葉江又一次帶回接近二十把鍵,索性繼續「沉下去」。

嘛,竟然有刀可以「扭轉」那隻貓咪的壞運氣,實在太可惡。

絕對會「祈求」他這種能力消失,絕對。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今天的結界維護時間也夠久喵。」清早爬起來再次確認通告內容,審神喵肯定自己昨天看到的資料並不是因為過勞而出現幻覺。 「大將,多久也不要緊,妳今天要上班。」近侍刀在說話的同時不忘鬆鬆手腕,準備隨時扛貓去丟。 「藥研不會懷疑……嗚呀喵!」 咻咻~~~呼~~~嗯?沒啪一聲?因為丟很遠嘛(笑)。 「懷疑嗎?」藥研藤四郎拖長音節,不着痕跡往後瞄,再輕笑一聲:「呀……公務員的效率從來不需要懷疑不是嗎?花比一般

「喵,你的分體。」召集一文字刀派的刀劍後,審神喵當面「賞賜」「意料之外」的分體:「自己拿去集合。」 「感激之至。」日光一文字恭敬地接下,並沒立即離開,只是倒退幾步聽候審神喵或山鳥毛的指示。 「感謝小鳥不計前嫌,特意為我的左手再帶一振分體。」山鳥毛向審神喵行禮:「日光,請再次向主人道謝,以後請不要再有恫嚇主人的言詞。」 「明白。」即使心裡偷偷自辯「每次只是罵那隻流浪貓」,但仍臉色無改,再次以感恩的心

傍晚,審神喵如她所說抱着一個小小的陶罐回到本丸。開門的刀劍是壓切長谷部,他身穿正裝必恭必敬地朝貓咪行禮,接過她手上的陶罐。藥研藤四郎盡力攔住小刀靈以免他們衝上去,而岩融則抱住小剪刀靈,理由同上。 「我們拿就可以!很想他!」因為極大的身高差,所以小小的模造刀們無法碰到陶罐,急得快要哭出來。藥研藤四郎抱抱貓咪後回去安撫他們:「長谷部先生是希望幫忙抱鳥爺爺回房間,你們不是準備好食物嗎?可以去請燭台切哥哥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