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四一‧五

審神喵完全無法相信如此完美的會場可以趁她睡覺時完成。

「嘻嘻,就當是大家給主人的驚喜!」太鼓鐘貞宗沒說出他們能及時準備的原因,只簡單說大家已準備了幾天,而且小主人們早已畫好他們想送給「媽媽」的畫:「就請主人好好享受直播和宴會,食物我們都放在旁邊,一會兒我們會送一份給你們,不夠的話請隨便請我或者小光幫忙。」

「喵,謝謝呢,可是,今天不想打擾你們喵。」

「不用客氣啦主人。」

「貓知道,貓從沒客氣過喵。不過嘛……」貓咪故意停頓半秒:「這次的表演部分刀劍只會在特定的場次演出,而今天喵,正正是大俱利唯二會出場的兩場表演呢喵。」

兩刀臉色一變,顯然心思已飄去看另一個本丸的「小伽羅」的表演上,可是,自己又有話說在前面,不適合收回。

「請兩位放心,大將……不,家裡的人我會自己照顧,請兩位聽從大將之前的吩咐,盡情享受今天的直播表演。」藥研藤四郎擺出近侍的態度,以公私分明的語氣開口, 一直坐在旁邊的審神喵只是意思意思地瞪了他一眼,並沒阻止他繼續,所以短刀毫不客氣地繼續「裝模作樣」:「要遵從大將的『命令』。」

有貓悄悄地「喵」了一聲,然後才接話:「喵,不要緊,有藥研在,貓不會餓着呢,因為他不敢,喵。」

主人「有令」,自然樂得「遵從」,兩刀愉快地去找堀川國廣和籠手切江拿應援棒,順便去找鶴丸國永問他會否,嗯嗯,看來不會,整個粟田口家今天好像不是應援浦島虎徹,就是鶴丸國永,所以連同鶴丸國永本刀在內也無法抽空「幫忙」。

不過反正已有刀接替「工作」,燭台切光忠和太鼓鐘貞宗樂得投入地享受表演。分派食物?除了在表演開始前拿上一份給審神喵,以及為自己拿上要吃的份外,就完全沒了那回事(笑)。

表演固然精彩,但除精彩的表演外,欣賞直播的刀劍們的行為也值得「觀察」。

七星劍好像已融入大家呢……等等,他手上的應援棒是誰特製的?和小烏丸的一樣?????

「喵,彩色應援棒,想要。」

「大將,我不認為妳會放棄切換不同顏色的樂趣和禮儀。」藥研藤四郎一句話打沉貓咪。沒事,貓咪雖沉,但爪和尾照甩棒。

稻葉江依然在狀況外,在江派的「悉心教導」下,勉強甩幾下棒(一雙手可以數得出來那種)。雖然表演裡未有籠手切江登場,但不代表他們會比較「悠閒」,始終這場表演大部分江派的成員也在,籠手切江很努力提醒大家切換顏色和要拿應援棒的數目(他們很乖,一刀不會拿超過四支)。

「為甚麼?」

「甚麼為甚麼?」

「為甚麼要換顏色?」

問題大概是「問題」多了一點,所以有點兒吵,但大家,尤其是「問題刀劍」很快因為審神喵兇狠而且銳利的眼神,外加近侍刀一個殺頭的手勢而暫時閉嘴……或者被摀住嘴巴。

至於南海太郎朝尊的「孔雀開屏」等級的應援棒陣,咳咳,一如既往,還沒開場就被丟到分流直播的「迷你房間」內。

「為甚麼要應援?」嗯……某刀在午場散場時又開始問問題,相信是看到餓趴了的南海太郎朝尊吃力地爬出「房間」的感受。

「因為很高興。」正好審神喵準備離場,小小的小藥乖巧地回答。藥研藤四郎來不及制止,只好暗暗戒備。

「為甚麼要高興?」

「為甚麼不會高興?」以童稚的聲線用問題回答問題,一時間讓打刀無法反應,身為少主的身份亦讓他不敢過於逼迫,而且,身高差令他感覺怪異,但自尊又令他不想蹲下或者低頭,惟有抱起小刀靈。

藥研藤四郎踏前一步,審神喵用尾巴勾住制止,小藥則沒感到氣氛轉變,以平視的方式努力說那是有趣的「遊戲」。

至於站在旁邊的妍,開始露出羨慕的目光。

「小姐……不方便。」察覺到視線的稻葉江立刻拒絕,妍扁起嘴,小藥則說可以放下他抱妹妹,因為要公平。

「啊呀,希望沒打擾主人聊天。」遠遠察覺氣氛不對的豐前江飛快過去,聽到自己的同伴說不方便抱起小姐,立刻抱起妍來打圓場:「小孩子就不要太執着。」

審神喵猛然勒住藥研藤四郎的脖子,以防有刀衝上去折刀,最後因為短刀快斷氣才放尾,話題亦因被打斷而中止,只是兩刀好像暫時不打算放下兩個小刀靈,反而抱着他們往庭園走,大概去散步。

「我一定要殺了那傢伙……」短刀被貓咪用尾巴拖走時留下「遺言」。

「敢碰豐前一根頭髮,貓一定會叫大家暴打藥研。」

「那傢伙竟然敢抱妍!」

「可是現在是妍摟着leader的頭不放手喔。」

「……我要殺了他!」

「貓去叫亂和清光來……」

「不用,我投降。」藥研藤四郎肯定,一旦貓咪出口,來的人肯定不只他們兩個。

「這就乖呢喵。」

第一場表演開始,代表新的「故事」上場,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就是本丸的愉快賞劇時光(樂)。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藥研藤四郎努力去隱瞞天保組的情況,但要知道總會知道。 「那(嗶~~~~)的傢伙竟然要找他們麻煩,藥研知道卻不告訴貓?!」貓爪揪住短刀的領帶,貓尾勒住短刀的脖子,審神喵氣勢如虹地「拷問」她的近侍:「很會隱瞞喵!不是跟清光鬥嘴嗎?現在學會合作隱住貓,你很好喔喵!」 會知道的原因無他,是一文字則宗自己找上門。 「噯呀,我們的貓咪主人。」一文字則宗從被封閉的世界回來後,沒有立刻像其他刀劍般回去梳洗和休息,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