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六四

浦島虎徹的地獄式化妝訓練暫且不提(亂藤四郎大概會放棄),總之,愉快的休息日後,本丸暫時正常每天丟貓。不過,大家多少感到丟貓的氣氛和之前不同,至少審神喵沒飛高高,丟遠遠,而只是裝模作樣在大門「降落」,一貓一刀在大門抱抱再道別。

「吶呢……有古怪……」

「我勸你這個小鬼不要管。」加州清光上前直接打斷亂藤四郎的念頭:「那是你哥的事,你去管只會令那小子為免麻煩反而不敢明顯表現他的關心。嘖……和大變態一樣的蠢材。」

「似乎加州先生知道一些事呢。」會放棄的短刀就不叫亂藤四郎,可愛的短刀熟練地運用他可愛的「優勢」,親暱地向初始刀撒嬌:「欸~~~可以告訴我嗎?加州先生~~~~」

「這種程度的撒嬌連安定的一半也及不上,對我沒效。」加州清光斷言拒絕:「再說嘛,隨便接受其他有伴侶的人撒嬌這種會自討被打的不可愛事,我不會做喔。」

「浦島不會亂打人呢~~」亂藤四郎鼓起腮:「他會知道我在打聽……可是,怎可能不及大和守先生耶?」

「在我眼中,安定最可愛,和我同分。」加州清光裝模作樣要拍亂藤四郎的頭,沒想到還未下手已聽到不遠處傳來「不准欺負我的亂」的喊話:「……啊喂,你到底怎樣教得他這樣聽話,竟然貼身為你偵察?不如教教我耶。」

「嘻~~~教加州先生不是不可以呢,但我認為大和守先生不可能會聽加州先生的話喲……」亂藤四郎眨眨眼:「當然,如果想我教,加州先生就要解答我剛才的問題呢。」

「反正安定不可能聽教聽話,我當然不會說。」加州清光嘟起嘴:「很會討價還價,不是跟你們家那個博多小子學吧?」

「吶呢~~如果我把加州先生那句『博多小子』轉告博多聽,加州先生猜猜你下個月會不會有零用錢?」

「不要,拜託。」加州清光舉手投降:「總之,他們的事你不用管,我會看着……雖然我們也管不着。」

「不會跟現世有關嘛……」

「當好孩子不要太聰明呢。」加州清光做了個噤聲的手勢:「你要另一個小鬼偵察,相信不是要他當你的保鏢吧?以你的等級和機動,有事也會眨眼間打趴對手耶。」

「這亦是加州先生不能問的事呢。」亂藤四郎攤手:「加州先生有加州先生的任務,那我不能參加嘛,自然有我的想法呢。」

「喂,小鬼,你要小心。」加州清光斜眼望向辦公室的方向:「那個大笨蛋的想法你應該很清楚。」

「藥研哥哥知道,也知道無法阻止我呢……總之,我想做的事和你們完全不同,只是無聊到處八卦那種而已耶。」亂藤四郎輕拉加州清光的衣角:「真的不能透露主人和藥研哥哥的事嗎?我擔心藥研哥哥會胡思亂想,但又不敢找兄弟們,他每次都那樣耶。」

「……唉,總之我會看着。始終涉及大變態,我一定不會讓他有事。」加州清光拍拍亂藤四郎的肩膀:「你如果想偵察,我有建議人選,就當作交換,不用匯報,看看就好。」

「如果說是源先生和水心子先生,我和浦島正在做。」亂藤四郎勾起嘴角,露出狡黠的笑容:「兩位山姥切先生也是呢。」

「咦?」

「不要少看極短加上極脇的偵察呢,依我看不用擔心……至少他們都不會傷害大家。如果說是源先生早陣子發生的那種事……相信只是防衛心太重,所以令大家感覺奇怪呢。」

「那,靠你們了。」

「OK,收到~~」亂藤四郎做了個OK手勢,並以可愛的動作用來碰碰臉頰,得到加州清光舉手投降說「OK,你很可愛」的評語後才滿意地揮手,臨走前請對方為他和伴侶做的事保密。

「知道啦~~」加州清光做個手勢,跟不知身在何處的脇差「說」快點帶走他,只見浦島虎徹不知從哪兒落下,牽起亂藤四郎的手後,轉身和他揮手道別。

「那小子……雖然不能跟他說,但若果他再不清楚多少人愛惜他,總有一天我會打爆他呢。」加州清光低聲道:「改天想辦法揍他一次吧。」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