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六六‧五

正如源清麿所猜般,水心子正秀聽到戀人希望今天出門除了看禮服外,也為他們換一張雙人床以後可以一起休息時,那個驚喜、閃亮的眼神令他深深迷醉,能看到他的笑容,是他可以繼續支撐下去的動力。

「大將今天要上班,你們想出門請自便。」近侍刀不等他們問,早飯時間直接「批准」他們出門:「若不回來吃飯,麻煩兩位儘早通知燭台切先生。」

「我們明白,麻煩近侍大人。」源清麿的回話語氣如平日般優雅溫和,繞上水心子正秀時的笑臉比之前更甜美嫵媚,若不是看到另一振刀雙眼略為紅腫,大概只會當作恩愛的情侶準備約會,而不會知道昨天他們一度差點再次出現爭執。

「若今晚不回來,直接傳訊息給我就可以,不用通知大將。」

「是。」源清麿點頭:「請近侍大人放心,水心子和我已是成人,會照顧自己呢。」

「我倒很希望清麿會照顧自己。」水心子正秀低聲吐槽。

「是嗎……那就請水心子照顧我喔。」源清麿的話逗得水心子正秀立刻紅透了臉,藥研藤四郎心裡除了慶幸某隻壞貓咪已被丟出門外,就是想吐槽那個說會照顧自己的那個其實是最不會照顧自己的一個。嘿,不管了,近侍刀揚手請他們離開,不想繼續受到奇怪的閃光彈攻擊。

「嘛,今天換另一個哭得眼也腫起來嗎?」待他們走遠後,加州清光走到藥研藤四郎身邊低聲道:「好像有替他簡單處理過,否則應該更不可愛耶……他們兩個真的沒問題嗎?」

「我不會完全相信他們。」藥研藤四郎壓低聲音:「尤其大將在現世那邊多少出問題,有事會無處可逃。」

「我反而擔心他們會先出事呢。」加州清光聳聳肩:「不過今天看來他們之間的感覺比較融洽、親密,希望之後繼續保持。」

「我不知道是否該贊同你的話。」藥研藤四郎轉身揮揮手:「先去工作,你這小子有空就幫忙打掃,不要大和守先生一會兒又追着你打才去做。」

「喂,我今天明明不是當番!」

「總之我先走……」

之後加州清光怎樣被大和守安定捉去打掃就按下不表,今早出門逛街的兩位倒是心情挺輕鬆快樂。他們看到服裝店要接近中午才開門,所以先去逛大型家具店,因為時間尚早的關係,所以可以安靜地慢慢挑選。

「水心子喜歡較硬的床墊還是較軟的?」

「清麿可以先挑。」水心子正秀猜想對方想完全按照自己的喜好,所以把選擇權丟回去:「要說我也不大懂分辨。」

在政府工作時是一律用政府分配的床舖,呃,那已是成為正式職員後才有的配備,最初顯現時因為輪班關係,連自己的床舖也沒有,大家只會在休息室輪流休息。任務時間出陣不同的時間、地域,在「外面」休息更加沒有挑選這回事,就算到了現在的本丸,因為有一致分配的床舖,可以挑選和式或是洋式已讓他覺得有不錯的選擇權,所以不懂為甚麼一段時間前會有集體買自己想要床墊的事。

「……我也不大懂呢……」

「如果有需要,我們可以為兩位介紹。」店員聽到這話立刻走上前推銷,但因為資訊太多,而且同時介紹床墊和床架(因為言談間認定他們想換床),令兩刀更難決定,所以請店員給他們一份目錄,然後找了家咖啡店打算邊喝東西邊看。

有了文字、數字作為參考後,分類、挑選就變得容易,他們先選了預算範圍裡的床架和床墊,然後很快決定一會兒應付售貨員的策略去試用的方法。

「先試中間軟硬度,然後決定要不要改?」

「好主意呢,清麿,但你也要試。」

「水心子試就可以耶,在外面試……我會不好意思,最多坐在上面試。」

「清麿說到這份上就不強逼,但至少要比較一下……如果今天內訂,不知明天能否送貨?」

「水心子很焦急呢。」

「……清麿不是打算星期日和大家說嗎?那樣嘛……」現在換水心子正秀有點不好意思,手很自然拉下領口抓抓臉再「套回」:「在相若日子換新床比較有種……正式的感覺。」

「了解,請交給我。」源清麿輕笑,笑容中帶着無限自信,水心子正秀認真地點頭,能拿到一大堆目錄,而且可以輕易「逃脫」是靠源清麿的看似溫和,但實際上會誘導他人的口才,以及細微的觀察技巧等等。雖然商店街的店員早已習慣不同刀劍男士的「個性」,但細微的差異仍然會有,水心子正秀敢保證,只要「他的清麿」出手可以減少很多奇怪推銷。

「那一會兒拜託清麿,要我努力裝專注地聽很奇怪的推銷字眼會很快受不了。」

「是~~」

「那禮服清麿打算何時去看?」

「我們先過去訂床……聽說有些店早點下單有機會趕上送貨時間,超過就多等一至兩天。」源清麿很快提出自己的想法:「禮服若是合身可以立刻買……修改怕趕不上星期日,而且只是宣佈,簡單的款式就可以。主人說過下星期六、日也有表演,無法預留時間給我們,而且……」

源清麿難得臉頰泛起一絲淡紅。

「清麿?」

「啊……沒事。」察覺某件古怪的「知識」似乎只有自己知道,源清麿立刻換回正常的表情去轉移話題:「要吃點東西嗎?如果現在吃一點墊肚,一會兒可以同時連續看床和禮服,之後再吃下午茶。」

「再點東西可以,但清麿要先說剛剛沒說的話是甚麼。」水心子正秀即時點出戀人隱瞞的地方:「若是不方便說可以不說,看清麿的反應不像可怕的事。」

「只是小事呢。」源清麿輕笑,溫柔地望向水心子正秀:「似乎主人只跟我說那個現世的西洋傳說。」

「西洋傳說?」

「六月的新娘是最幸福,聽說和神話有關,司婚姻的女神的名字有六月的意思。」源清麿思索半秒,突然理解那隻貓咪主人只跟他說的原因,臉頰再次泛紅:「看來是我上次多嘴說水心子在上面,所以主人……嘿,怎樣說我們也只能訂婚,六月新娘的傳說不適合我。哎……水心子燒起來呢,不會在想我穿婚紗的樣子嘛?」

有刀快全身變成紅色,源清麿笑得很高興,輕聲說若是水心子正秀喜歡可以穿給他看,令他身體開始冒煙,但很快「清醒」:「不……不行!應該清麿穿自己喜歡的禮服!況且,其他人看起來會認為我欺負清麿。」

「聽說本丸裡也有刀劍穿婚紗結緣……只可惜我們暫時沒辦法。」源清麿搖搖頭,很快回復平日的笑容:「聽說有類似的純拍照服務,由普通的服裝到現世不同地域的禮服、特別服飾也可以選。當作體驗、了解現世的方法,其中一套由水心子挑選也可以,但大概要等日後有空,而且細心蒐集資料才可以去看呢。」

「到……到時再說……」水心子正秀低頭,用餐牌遮住臉:「不是說點餐嗎?要快一點,否則會趕不及清麿剛剛說那些期限前甚麼的。」

「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到底嘛……」 「吶呢,源先生似乎有煩惱?」可愛的聲音響起,亂藤四郎探頭進天保組的房間,自從源清麿出事後,他已習慣每天來找他們最少一次。即使源清麿的身體已幾近完全復原,他每天,最多隔天,也會來找他們,尤其找源清麿聊天:「請問我可以進來嗎?」 「啊,是可愛的亂君,是你的話當然歡迎之至呢。」源清麿朝亂藤四郎招手:「剛剛小豆大人送來新造好的曲奇,要吃嗎?」 「要!」亂藤四郎高興地跳進房間,坐到源清麿對面

「嗚哇!實在太精彩,有看到嗎?大家有看到嗎?」有鶴搖鳥籠,因為他是極化太刀的關係,差點把籠搖翻:「我的同體很會唱歌!」 「小伽羅也是。」燭台切光忠把鳥籠推到角落:「鶴先生,在危險的地方不要亂動的事,希望你注意。」 「呀,光坊嘛,不要這樣嚴格好嘛。」有鶴想把困住自己的籠往外搖出去:「靠在牆邊甚麼也看不見,會無聊死。」 「嘻。」不遠處傳來冷笑聲,順着聲音的方向望,宗三左文字毫不掩飾自己的嘲諷眼神,輕飄

「表演表演看表演,喵!」海邊派對選在昨天是因為今天有直播!有隻壞貓咪又一次把午間和傍晚的場次全部到爪,所以代表這個周日整天!整天都在直播氣氛裡渡過。為了可以投入去看直播,某些事是必要呢。差不多睡飽飽的審神喵開開心心甩着尾去粟田口家,看看可不可要到應援棒:「喵?!」 好像……審判現場,喵。 一堆極短押着鶴丸國永,不用問都知有鶴搞事,但不問又不知他搞了甚麼事,因為鶴丸國永的驚嚇永遠花款繁多,難以猜忖。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