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六六

雖然決定找禮服,但最近容易出現焦慮的源清麿卻一時間不知如何「安全地」去購買或租借禮服,水心子正秀有感戀人的苦惱,所以很快放棄堅持一定要正式的禮服,不過他們沒想到會收到意料之外的訊息。

「……那個監察官,實在意想不到呢。」源清飛快地存下資料,然後遞給因為聽到他的聲音而抬頭的水心子正秀看:「禮服的事相信不用擔心呢。」

「那個人……」看到註明是限時訊息,水心子正秀快速看一遍訊息和圖片後感到愕然:「不像他為人和身份。」

訊息發送人是山姥切長義,他傳了一張西洋服裝店的介紹頁面截圖,上面除了有地址電話等基本資料,也附有他簡單的評語,說衣服種類、價錢會比租借適合他們,而且是和政府沒有關聯的私人經營小店,只要不介意部分衣物為二手可以去看。

「很意外,他改變很多。」兩人見證訊息在時間到的一刻消失,訊息只傳給防衛同樣森嚴的源清麿,時間設定剛好足夠讓他們閱讀和收下圖片的「設定」,完全符合他的行事要求,但甘願犯險和「受監察」的人私下交流,傳送在違規邊緣的訊息就完全有違他的原則:「或者,他比想像中更能相信和值得合作。」

「清麿和他有協議?」

「呀。」源清麿愣住半秒,然後輕笑:「分神果然不是好事呢。上次被水心子發現時簡單談過而已,那時候已經和水心子提過一些喔。」

「如果不方便說,清麿可以直接不說。」聽到回覆只有一半,水心子正秀搖搖頭,輕嘆一口氣,無力去猜戀人在背後仍在隱瞞多少事。

源清麿望了心情明顯不好的戀人一眼,輕聲道:「那天你和另一位山姥切大人很快發現我們,所以只是簡單談互相不干涉,也不揭發彼此的事……那時我有說過『互為見證』,就是因為我們同時握有和對方相同的『把柄』。」

水心子正秀定睛看着對方。

「不只是和那位監察官大人呢,我和主人也有協議。」

「甚麼?難道是那天?」

「嗯,因為被那位山姥切大人說中……或者算猜中,主人發現我們的密談,現在看來不算密談呢。」源清麿笑起來:「回想起來,選那種地方見面是最大的錯誤。」

「難怪那天近侍……清麿,你在誘導話題!」察覺有人迴避話題,水心子正秀鼓起腮瞪住對方。

「嘻,不好意思,壞習慣呢。」源清麿低頭道歉:「其實那天水心子聽到的話幾乎已是全部內容呢……沒聽到的部分大概只有我簡單地承認了自己的身份,但同時答應不會對本丸出手,只希望主人不要傷害水心子。」

「……提起此事就很生氣,所以清麿把自己放在哪兒?」

「從來沒有啊。」源清麿承認得很乾脆,果然,如他所料下秒被押在自己的床上:「噯,我今天只普通的洗澡耶,水心子可以先放開嗎?」

「我認為清麿要先改掉一旦無法掌握就會轉話題的習慣。」水心子正秀騎在戀人身上:「我現在是要罵清麿,不是要做。」

又惹對方生氣呢,源清麿無奈地裝乖巧,未料對方執起他的左手,要他看清楚手上的戒指:「水心子?」

「我不希望經常提醒清麿,送戒指給清麿時已說過,我樂意用這輩子時間保護清麿,請清麿給自己留一個位置,願意接受至少是我的支持好嗎?」

「若果清麿不承認自己的存在,我可以保護甚麼?」源清麿看到水心子正秀雙眼逐漸紅透,遞手上去輕觸對方臉頰後見對方落下淚水,水心子正秀顧不上其他事,揪住源清麿的衣領罵:「是清麿教我甚麼是喜歡,可是到我愛上清麿,清麿就要逃跑,甚至連命也不想要嗎?」

源清麿愣住一會,單手撐起自己上半身再伸手抱住對方:「很抱歉,忽略水心子的感受……」

「不要丟下我。」

「嗯。」

「把後背交給我好嗎?我們互相保護對方。」

「嗯。」

「不要再隱瞞喔。」

「是。」

「有甚麼事,想要甚麼要老實告訴我。」

「嗯。」

「我不會放手,所以清麿也不准放手……除非清麿不再喜歡我。」

「除了水心子外,我不會喜歡上其他事物呢。」

「……無論發生任何事,都要一起面對。」

「知道。」

「……所以……嗯……」情緒一下發洩出來讓水心子正秀累透,他就這樣邊抱着源清麿迷迷糊糊地說話邊睡着:「很喜歡……很喜歡清麿……」

「抱歉呢。」源清麿揉揉已睡熟的戀人,發現對方抱得很緊無法鬆開,溫柔地笑笑後,讓他和自己一起擠在自己的單人床上。

或者,明天可以跟他多說一個願望呢,他的懷抱真的很溫暖,讓自己非常安心。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