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六六

雖然決定找禮服,但最近容易出現焦慮的源清麿卻一時間不知如何「安全地」去購買或租借禮服,水心子正秀有感戀人的苦惱,所以很快放棄堅持一定要正式的禮服,不過他們沒想到會收到意料之外的訊息。


「……那個監察官,實在意想不到呢。」源清飛快地存下資料,然後遞給因為聽到他的聲音而抬頭的水心子正秀看:「禮服的事相信不用擔心呢。」


「那個人……」看到註明是限時訊息,水心子正秀快速看一遍訊息和圖片後感到愕然:「不像他為人和身份。」


訊息發送人是山姥切長義,他傳了一張西洋服裝店的介紹頁面截圖,上面除了有地址電話等基本資料,也附有他簡單的評語,說衣服種類、價錢會比租借適合他們,而且是和政府沒有關聯的私人經營小店,只要不介意部分衣物為二手可以去看。


「很意外,他改變很多。」兩人見證訊息在時間到的一刻消失,訊息只傳給防衛同樣森嚴的源清麿,時間設定剛好足夠讓他們閱讀和收下圖片的「設定」,完全符合他的行事要求,但甘願犯險和「受監察」的人私下交流,傳送在違規邊緣的訊息就完全有違他的原則:「或者,他比想像中更能相信和值得合作。」


「清麿和他有協議?」


「呀。」源清麿愣住半秒,然後輕笑:「分神果然不是好事呢。上次被水心子發現時簡單談過而已,那時候已經和水心子提過一些喔。」


「如果不方便說,清麿可以直接不說。」聽到回覆只有一半,水心子正秀搖搖頭,輕嘆一口氣,無力去猜戀人在背後仍在隱瞞多少事。


源清麿望了心情明顯不好的戀人一眼,輕聲道:「那天你和另一位山姥切大人很快發現我們,所以只是簡單談互相不干涉,也不揭發彼此的事……那時我有說過『互為見證』,就是因為我們同時握有和對方相同的『把柄』。」


水心子正秀定睛看着對方。


「不只是和那位監察官大人呢,我和主人也有協議。」


「甚麼?難道是那天?」


「嗯,因為被那位山姥切大人說中……或者算猜中,主人發現我們的密談,現在看來不算密談呢。」源清麿笑起來:「回想起來,選那種地方見面是最大的錯誤。」


「難怪那天近侍……清麿,你在誘導話題!」察覺有人迴避話題,水心子正秀鼓起腮瞪住對方。


「嘻,不好意思,壞習慣呢。」源清麿低頭道歉:「其實那天水心子聽到的話幾乎已是全部內容呢……沒聽到的部分大概只有我簡單地承認了自己的身份,但同時答應不會對本丸出手,只希望主人不要傷害水心子。」


「……提起此事就很生氣,所以清麿把自己放在哪兒?」


「從來沒有啊。」源清麿承認得很乾脆,果然,如他所料下秒被押在自己的床上:「噯,我今天只普通的洗澡耶,水心子可以先放開嗎?」


「我認為清麿要先改掉一旦無法掌握就會轉話題的習慣。」水心子正秀騎在戀人身上:「我現在是要罵清麿,不是要做。」


又惹對方生氣呢,源清麿無奈地裝乖巧,未料對方執起他的左手,要他看清楚手上的戒指:「水心子?」


「我不希望經常提醒清麿,送戒指給清麿時已說過,我樂意用這輩子時間保護清麿,請清麿給自己留一個位置,願意接受至少是我的支持好嗎?」


「若果清麿不承認自己的存在,我可以保護甚麼?」源清麿看到水心子正秀雙眼逐漸紅透,遞手上去輕觸對方臉頰後見對方落下淚水,水心子正秀顧不上其他事,揪住源清麿的衣領罵:「是清麿教我甚麼是喜歡,可是到我愛上清麿,清麿就要逃跑,甚至連命也不想要嗎?」


源清麿愣住一會,單手撐起自己上半身再伸手抱住對方:「很抱歉,忽略水心子的感受……」


「不要丟下我。」


「嗯。」


「把後背交給我好嗎?我們互相保護對方。」


「嗯。」


「不要再隱瞞喔。」


「是。」


「有甚麼事,想要甚麼要老實告訴我。」


「嗯。」


「我不會放手,所以清麿也不准放手……除非清麿不再喜歡我。」


「除了水心子外,我不會喜歡上其他事物呢。」


「……無論發生任何事,都要一起面對。」


「知道。」


「……所以……嗯……」情緒一下發洩出來讓水心子正秀累透,他就這樣邊抱着源清麿迷迷糊糊地說話邊睡着:「很喜歡……很喜歡清麿……」


「抱歉呢。」源清麿揉揉已睡熟的戀人,發現對方抱得很緊無法鬆開,溫柔地笑笑後,讓他和自己一起擠在自己的單人床上。


或者,明天可以跟他多說一個願望呢,他的懷抱真的很溫暖,讓自己非常安心。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四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四 「青江,還好嗎?」看到笑面青江臉上的表情比出門前繃緊,石切丸迅即(以他的標準)上前關心對方。 「嗯,不過是差點被教訓呢。要說嘛……對手實力不足,不可能做出甚麼呢。」 「不用逞強,青江。相信你記得在我面前沒用。」 「……嘻……都被看得一清二楚,那請問我的御神刀大人有甚麼想法?」笑面青江勉強一笑,表情很快塌下成略帶失落的模樣:「無法問出更多,實在失算……」 「相信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三 「你剛才是否故意阻撓?」笑面青江送飯到蜂須賀虎徹的房間,還未進門便遭受長曾禰虎徹厲聲質問:「我們新選組的事,不到外人插手!」 「你這個贗品,笑面大人好心送飯來,你卻以怨報德,實在非常無禮!」蜂須賀虎徹「不愉快」的表情「完美地」畫在臉上,不過他現在的「首要」「任務」是控制長曾禰虎徹,以免失禮人前。 「蜂須賀,那是我們新選組的事!」 「你的意思是指我只是一個外人嗎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二 水心子正秀離開房間後,一再擔心地回頭,當他瞄到亂藤四郎握住源清麿,而他的妻子的眼神瞬間放鬆的時候,他明白現在回去只會壞事。 或者,要先找浦島虎徹…… 「上面,上面呢!」 唔? 水心子正秀聽到附近有聲音響起,但一時間無法確認位置,只能四周張望。 「都說是上面,上面呀!」水心子正秀循着聲音的方向抬頭,赫然看見他要找的刀劍在樹上踢着腳,然後朝他大幅度地揮手,示意他上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