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六三

「咦?」亂藤四郎突然叫了一聲,令他面前的打刀一愣,馬上抬起頭。可愛的短刀沒有為自己的突兀說甚麼,而是仗着可愛直接問:「水心子先生今天有化妝?很精緻的妝呢。」


水心子正秀在半秒內變成紅色。


「吶呢……難道不是水心子先生化的?」


「是我替水心子化,當作這幾天他替我化妝的……嗯……回禮,嘻。」終於從濃妝艷抹變成「只是有點濃」的源清麿笑了笑:「謝謝亂君的讚美唷。」


「等等……」亂藤四郎眨眨眼:「所以說,上星期看表演時很精緻的妝真的是源先生自己化的嗎?」


「嗯。」


「那天看到時已想讚美源先生的技術……可是……」亂藤四郎不大好意思地瞄了源清麿一眼:「後來以為是加州先生幫忙,因為他同樣很擅長化妝呢。」


「嘻,沒關係呢……要說嘛,這兩天不化妝也可以。相比效果,我只希望水心子幫忙呢。」源清麿用指尖在外露的鎖骨位置滑動:「我很喜歡水心子為我化妝時的模樣,被他專注地看着的感覺很舒服,或者亂君也可以試試呢。」


亂藤四郎腦海浮現出浦島虎徹拿起化妝掃的模樣,再「幻想」一下他的技術,然後用力搖頭。


順便,水心子正秀又燒起來,他打算把今天特意拉低的衣領拉回去,但馬上被超高機動的亂藤四郎制止:「吶,不要!會弄花源先生的作品呢,而且,衣服沾到化妝品很難清潔耶。雖然內番服可以試試用神通……吶……好像不一定可以清除耶,小心一點較好呢。」


補充這句後,好像看到有刀的身體隱約冒煙。


「嘻,水心子的反應很可愛。」源清麿過去「救刀」,伸手拉起快燒起來的打刀團子:「回去休息好嘛?」


瘋狂點頭幾秒,頓了頓,重重點頭一下。看來有刀的說話能力暫時消失也好,亦不忘要維持成熟穩重的「人設」。


「好,那一起走喲~」源清麿飛快在水心子正秀臉頰一吻,直接讓他完全失去活動能力,然後輕鬆抱走。亂藤四郎看着他們離開的背影,若有所思地望向不遠處自己伴侶藏身的大樹。


另一邊在偷看的兩刀的眼神同樣複雜。


「變化太大……實在難辨真假。」山姥切國廣搖搖頭:「過於刻意,但卻符合他的心情。」


「源……實在無法理解。」山姥切長義點頭:「那晚的事也是……無法評價,只怕會引起另一個監察官的注意。」


「滿嘴是愛那個嗎?」


「笨蛋,想被我繼續叫偽物可以直接說。除了他,你可以想到其他人再問。」


「因為欠一個……數了幾次,還欠一個才能符合長義之前的話。」


「那個既然已投向主人,不要知道較好。」山姥切長義低聲道:「越少人知道對大家越安全,他的事,可能除了監察官外,其他先行部隊的人亦不知道。」


「看來評分會變低……嘿。」


「……良。」山姥切長義故意捏了一下手裡的刀,害山姥切國廣咳嗽:「本體已借你,再亂說我直接蓋個不可,然後收回本體。」


山姥切國廣盯住山姥切長義的臉,嘴角勾起一抹壞笑:「想要優……」


「想親一定要先回去!」馬上埋解對方意圖的本歌大人立刻制止。


「長義的意思,是我們現在回房間?」山姥切國廣輕捏未婚夫的下巴:「還是要留在這兒?」


「……笨蛋偽物!」山姥切長義踩了對方一腳:「回房!」


「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連隊戰,喵!」審神喵下班回本丸後,立刻興奮地宣佈:「大家,準備好了嗎喵?」 「是!!」 雖然每年的夏日連隊戰都會由不同的刀劍組成部隊,但隊長,和近期要訓練的刀劍基本上,只要刀種合適便會繼續出陣,所以像治金丸基本上一定會出陣的刀劍早已準備好,可以在審神喵回本丸後立即裝備剛做出來的水砲兵出陣。 「喵!去打水仗呀喵!」 「好!!」 「這星期要接到新人,可以嗎喵?」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哇!是劍!果然是丙子椒林劍!!喵喵喵!!」 「喲,大將,妳又在當貓咪了。」揉揉被巨「響」震痛的耳朵藥研藤四郎無奈輕笑:「不是說那個甚麼……圍棋男士嗎?怎會是『果然』是丙子椒林劍?」 「喵?」審神喵眨眨眼,再側頭,又一次眨眨眼:「貓沒跟藥研說嗎?審神者論壇在公開下巴照那天,幾乎很快有一致說法是他喵。」 「那……甚麼鬼圍棋男士又是?」 「貓一早有說是梗喵!!是貫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