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六七‧五

第一晚真正相擁入睡,而且在屬於「他們的」床上熟睡的感覺原來可以如此溫馨,讓他們對「今天」有着比之前更多更多的期待。

到了星期日早上,兩刀比平日早起床,打算到庭園簡單打掃、整理,準備少量座椅和餐桌方便主人或者一些古刀到時休息,沒想到不少刀劍比他們起得更早:

「吶呢,快點再睡一會兒,不是說九時集合嗎?兩位好像有一點黑眼圈呢。」亂藤四郎和浦島虎徹聯手把他們推回房間:「就算不睡覺也要休息多一會,源先生很會化妝,最好預留時間為自己和水心子先生化妝呢。」

「只是簡單宣佈,不需太刻意呢。」

「我知道耶,但拍照一定需要~~」亂藤四郎鼓起腮:「快回去!你們今天要當最漂亮、最可愛的主角呢!」

「源大人、水心子大人,請問想怎樣佈置?方便的話請告訴我們,讓大家幫忙!」直率又乖巧可愛的浦島虎徹,轉眼如願地得到他想要的答案:「好!我去叫大家!亂,你要幫源先生他們化妝和打扮嗎?」

「吶~~不用呢,源先生的技術可能比我好,而且嘛,雖然是普通的宣佈和茶會,但若然長曾禰先生隨意地出席……」

「蜂須賀哥哥一定生氣,到時不會冷戰多久呢!亂,哥哥們拜託你啊!」

「吶呢,浦島絕對可以放心呢!」

因為茶會是包括到會服務,所以剩下來要準備的東西幾乎是零。呀,是有啦,但那要到接近午飯時間才需要。既然接受了別人的一番好意,回去稍作休息再細心打扮作為回禮,亦是一種禮儀。意外的是,雖然前天大家在試禮服時彼此有看過大家穿上禮服後的模樣,但到了今天正式換上後,兩人的臉在彼此回頭對望的瞬間一起紅透。

「清麿……很好看。」修改後的禮服比之前能勾勒出身體線條,水心子正秀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源清麿見狀難得笑着搖頭:「要忍耐到晚上,至少下午喔。」

「我沒說要現在做……」水心子正秀低聲反駁,逗得源清麿的笑容更有風情:「清麿,不要再逗我。」

「抱歉,不是故意呢……因為水心子實在太吸引,有點糟糕呢……」

「欸?」

「原本想幫水心子打扮,但我好像會看呆。」源清麿輕輕托腮,側着頭細看眼前人:「值得信賴,讓人安心的眼神和表情呢,有點不想其他人看到。」

「暫時只限今天。」水心子正秀別過臉:「不習慣在外面露出臉,看起來不夠威儀。」

「可是我已經覺得這是非常可靠的臉呢,如果水心子不習慣,可以像平日那樣遮起來。」

「不。」水心子正秀斬釘截鐵地回應:「作承諾時不敢露出臉,那承諾如何可以取信於人?我要大家見證我對清麿的心意……咦?清麿?!」

「水心子一會兒的發言要收斂……拜託呢……」源清麿幾經努力才讓表情「回復正常」:「不希望令大家感到太意外。」

「這要求有點無理,清麿。」水心子正秀苦笑:「你要加油喔。」

「看來水心子會帶給我驚喜,惟有努力一點。」

「驚嚇」時間很快到來,如果說茶會嘛,可以放一萬個心,因為源清麿挑選的店是一家講究食材、造型等等,用心細膩的甜品+飲品店。時間一到,他們就在大門外出現,然後立刻擺好攤位準備飲品。

「咦?很有趣的杯呢……」負責安排位置的亂藤四郎看到和甜品放在一起的杯不禁一愣:「甚麼?曲奇杯?可以吃的?如果點熱咖啡或者熱可可就會用……那邊的玻璃杯很漂亮,是點凍飲……之後放到另一邊,你們會收回去清洗減少垃圾……很細心的店呢!」

不像平日茶會般放食物放滿桌,而是精緻優雅地由店方在「會場」分發,大家可以點自己喜歡的飲品,之後店家會連飲品和建議配搭的甜品(當然也可以自選)放在一隻精美的餐盤內(有固定杯子的位置,或者套在杯子上,方便客人拿着杯已可以同時拿餐盤的設計),在大家陸續拿食物、點飲品時,源清麿和水心子正秀慢慢走到平日審神喵或近侍宣布公務的位置。

「Yo~~很好看呢!有時候祭典簡簡單單就好嘛!」

「哈哈哈,young guys的新玩意有趣,有趣,老爺爺第一次嚐到可以吃的杯子。」

「三日月,可以吃的杯是我手上那隻。」

「那請小狐回頭讓我一嚐。」

「感謝各位撥冗前來參加茶會……」源清麿以輕柔的聲音,優雅的用詞感謝大家賞臉出席,並為只有準備小型茶會而致歉,希望大家體諒自己不希望太張揚的想法,不要歸咎於水心子正秀身上(然後被點名的一位立刻反駁那是兩個人共同的想法,要他不要全揹所有負責),午飯時會親自幫忙分派食物和調製開胃的飲品作為賠罪。然後,簡單交待自己已接受對方的求婚,但礙於兩人想多了解和他自己個人的原因(這次被水心子正秀瞪了一眼),所以未有正式婚期。

「哈哈哈,似乎和另一位出身相若的人有相同決定呢,希望不是甚麼特別理由……」

刻意壓低過的聲音,聽在說話者的耳裡仍然分明,水心子正秀眉頭一皺,悄悄瞄了眼身邊人,看到對方表情無改,而且態度依舊溫和親切,心裡多少有點不快,而且……

本身有一個想法呢,不如趁現在,趁台下未引起太大反應之前。

「能夠和水心子……水心子?」看到水心子正秀走下走廊拿一張椅子回來,源清麿的表情終於多了幾分疑惑。

「清麿請先坐下。」水心子正秀沒有用力,輕按源清麿的肩膀示意,源清麿有感自己想說的話已大致說完,所以再次感謝各人後坐到對方安排的座位上。水心子正秀望向庭院裡的眾人,語帶抱歉地開口:「各位不好意思,我不像清麿般會說話,所以……」

在源清麿理解他的話前,水心子正秀當眾吻上源清麿的唇,「台下」立時一片歡呼聲,剛點起的質疑之火霎時被「撲滅」,近侍刀無奈地「變出」一箱輸血用品準備隨時「急救」。

源清麿一時呆住,然而,水心子正秀的「宣告」仍未結束,只見擁有童稚的臉的打刀俐落地揚起燕尾禮服的下襬,單膝跪到源清麿的身側:「我懇請在場各位作個見證……」

「水心子……等等……」源清麿想以僅餘的理智叫停:「你應該知道……」

「不要緊的,清麿。」水心子正秀明白對方的意思:「清麿說過希望大家知道我們訂婚的事,所以我也希望在大家面前證明我對清麿的心意。」

庭院歡呼、吶喊,或者口哨聲不斷,大家都想看好戲,近侍刀死心,從箱裡取出鐵劑和工具待命。

源清麿輕輕點頭答允。

「我,水心子正秀願以此生時間守護源清麿,無論任何時間,發生任何事,此志不移。」

「水心子很可靠……我知道呢……」源清麿拉起水心子正秀伏到他身上掩飾自己的表情和反應:「不要動……說過保護我啊……」

「嗯。」

庭園裡充滿掌聲,審神喵輸鐵中。

「嘛……其實哭出來也沒關係呢。」加州清光低聲吐槽,在他旁邊的笑面青江低聲笑了笑:「這次請初始刀大人放過他吧,都暴露出來呢,我指心情……那是一種很不安的感覺,就算是我也難以習慣。」

「我不大相信笑面先生那句『難以習慣』。」

「加州先生,這事青江大概比較了解,希望不要妄加評論。」

「呃……抱歉……」加州清光立刻合掌向石切丸和笑面青江道歉,然後被大和守安定偷拉一下髮尾當懲罰。

茶會順利結束,之後午飯時間如源清麿所說,已換回內番服的兩刀協助今天分派飯菜的工作外,亦即席為大家調製酸酸甜甜的開胃飲品,聽說這是讓燭台切光忠答應可以自己準備茶會的「條件」之一,簡單說,保證大家乖乖吃午飯。

對源清麿來說,則是收到「意外驚喜/嚇」的時間。

因為大家會輪流去取飯菜的關係,所以讓大家有機會逐一向兩位主角送上祝福。一般刀劍男士的祝福大多在意料之內,然而,山姥切長義意外地沒吝嗇祝福的說話,恭喜對方同樣找到願意分擔一切的人;政府的同僚們中,地藏行平、古今傳授之太刀均送上祝福,古今傳授之太刀甚至輕抱兩刀,輕聲訴說情愛之美好值得體驗,南海太郎朝尊笑着說想研究,結果跟源清麿唇槍舌劍沒幾句就被後面的肥前忠廣敲頭,說他妨礙自己拿午飯,順便一腳踹開,逗得兩刀一笑。至於另一個監察官……嘛……說了幾句讓他見證不同的愛,又說希望他們同意讓他「觀察」後,未等到源清麿反擊,已因為審神喵說有刀太吵,加上那幾聲啾啾叫,被山鳥毛帶走。

源清麿看到主人「挺身而出」,悄悄朝她合掌點頭道謝。

唯一讓他不解是本丸裡其中一振劍。

「要幸福。會攔住……暫時沒有,但保證不會傳出去」白山吉光的話令源清麿大大不解,但那振吉光之劍說畢奇怪的話後就和兄弟們回到座位上,而且聽起來並沒敵意,惟有默默記住日後再想。

現在自己背後有人支撐,相信即使有事亦能迎刃而解。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到底嘛……」 「吶呢,源先生似乎有煩惱?」可愛的聲音響起,亂藤四郎探頭進天保組的房間,自從源清麿出事後,他已習慣每天來找他們最少一次。即使源清麿的身體已幾近完全復原,他每天,最多隔天,也會來找他們,尤其找源清麿聊天:「請問我可以進來嗎?」 「啊,是可愛的亂君,是你的話當然歡迎之至呢。」源清麿朝亂藤四郎招手:「剛剛小豆大人送來新造好的曲奇,要吃嗎?」 「要!」亂藤四郎高興地跳進房間,坐到源清麿對面

「嗚哇!實在太精彩,有看到嗎?大家有看到嗎?」有鶴搖鳥籠,因為他是極化太刀的關係,差點把籠搖翻:「我的同體很會唱歌!」 「小伽羅也是。」燭台切光忠把鳥籠推到角落:「鶴先生,在危險的地方不要亂動的事,希望你注意。」 「呀,光坊嘛,不要這樣嚴格好嘛。」有鶴想把困住自己的籠往外搖出去:「靠在牆邊甚麼也看不見,會無聊死。」 「嘻。」不遠處傳來冷笑聲,順着聲音的方向望,宗三左文字毫不掩飾自己的嘲諷眼神,輕飄

「表演表演看表演,喵!」海邊派對選在昨天是因為今天有直播!有隻壞貓咪又一次把午間和傍晚的場次全部到爪,所以代表這個周日整天!整天都在直播氣氛裡渡過。為了可以投入去看直播,某些事是必要呢。差不多睡飽飽的審神喵開開心心甩着尾去粟田口家,看看可不可要到應援棒:「喵?!」 好像……審判現場,喵。 一堆極短押着鶴丸國永,不用問都知有鶴搞事,但不問又不知他搞了甚麼事,因為鶴丸國永的驚嚇永遠花款繁多,難以猜忖。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