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六一

「大將,還不休息?」天保江戶兩刀的吵鬧過了兩天,今天藥研藤四郎見巡邏回來有隻貓咪偷偷爬起床沒睡覺,很自然用輕鬆的語氣地問,順便提醒她:「明天要上班,又要被我丟出門嗎?」

「明天放假。」

「咦?」

「……想和藥研聊一會……可以嗎?」

「甚麼可以嗎……大將想聊我一定會奉陪。」隱約察覺有事發生,藥研藤四郎簡單地用神通力褪去戰鬥服,換回睡衣就坐到床上,扶住審神喵的臉打算湊過去唸出真名,可惜被審神喵推開:「抱歉喵,貓今天想當貓咪。」

藥研藤四郎臉色一黯。

不想露出真面目,只想在「偽裝」下談自己的事,裡面的意思已很明顯。

「……是。」

貓咪當然知道自己的短刀心有不甘,但不打算改口,而且還轉身背向藥研藤四郎:「當貓咪比較好呢。」

既然對方不想和自己面對面對話,短刀也不便勉強,索性背向貓咪而坐,以免自己心情不好的樣子被她看到。過了一會,背後傳來她幽幽的聲音:「雖然不算是甚麼親近的人……但有認識的人因為幾年前說了一句某些人不喜歡聽的話,早幾天曾經被帶走。」

「甚麼?」藥研藤四郎馬上轉身看着對方,但貓咪似乎不在意短刀的反應,淡淡地續道:「他暫時沒事,至少知道已回家。因為不大相熟的關係,也是其他友人輾轉傳過來才知道。詳情甚麼的貓不清楚,也不方便問……也不能問呢,誰知有沒有人在監視?」

「妳突然請假不會是……」

「早幾天還不知道時已請假呢,看本歌為仿作打氣的事,當然越多越好……」審神喵苦笑:「沒想到在準備看令自己開心的表演前,聽到這種消息。即使不大相熟,比起擔心,較有越來越接近的恐怖感。」

藥研藤四郎跪坐在床上,擔憂地看着故作輕鬆,不肯轉身看一眼自己的貓咪。

「說出來感覺好一點呢,謝謝你呢藥研。」

「喂……等等,不要說完就……」

「貓不知道詳情就只能說這些啊。」審神喵語調輕鬆的說:「只是想告訴藥研,若然有個萬一,藥研也會知道是甚麼事而已。」

「等等!就這樣?」藥研藤四郎忍不住拉過貓咪:「不要學那個源先生,就這樣就算?大將要留下,還是擔心也可以老實和我說!」

「……就是因為藥研剛剛喊的是『大將』,所以就只能說到這兒呢。」

短刀努力忍住不安和不甘:「請夫人告訴我。」

「真的沒有……因為真的不熟悉,只是『認識有那個人』的程度,消息還要從其他人的閒談、八卦聽到得知而已。」審神喵搖搖頭:「只是很『接近』,所以很吃驚,就這樣。」

「早幾天想教訓那兩個政府傢伙的妳,現在正做着和某個蠢材一樣的事!」藥研藤四郎盡力壓住怒火和聲音,以免吵醒隔壁的「孩子們」:「請告訴我。」

「和源不同啊……他們兩個屬於同一個世界,問題可以一起解決。可是藥研無法,也不可以干涉現世的事,『我』認為現世的事由現世的人去處理……就算無法解決,用甚麼方法也是現世的人的選擇,但不能用超過現世的方法……」

「至少告訴我……不,就算妳要留下來我也會答應!」

審神喵搖搖頭:「之前說好,不到最後也不要投降……藥研應該記得。『我』只想和藥研說……就當是談心就可以。晚了,先睡了,晚安。」

看着那背對自己睡覺的身影,有一剎那感到自己可以理解那天水心子正秀寧願自殘也要追上去的心情。

可是,他和她相隔之地,無法隨便追上去。當日評估本丸的發展、計畫的「佈局」後,要她留在現世可能是錯誤的選擇。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藥研藤四郎努力去隱瞞天保組的情況,但要知道總會知道。 「那(嗶~~~~)的傢伙竟然要找他們麻煩,藥研知道卻不告訴貓?!」貓爪揪住短刀的領帶,貓尾勒住短刀的脖子,審神喵氣勢如虹地「拷問」她的近侍:「很會隱瞞喵!不是跟清光鬥嘴嗎?現在學會合作隱住貓,你很好喔喵!」 會知道的原因無他,是一文字則宗自己找上門。 「噯呀,我們的貓咪主人。」一文字則宗從被封閉的世界回來後,沒有立刻像其他刀劍般回去梳洗和休息,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