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八O‧五

「吶呢,是不是有人要學網上購物呢~~」可愛的聲音未進門已傳入房間,令多少擔心「老師」是誰的源清麿無意識地浮現安心的笑容:「源先生,今天氣色好像不大好,不舒服要說喔。」

「沒甚麼大礙……」

「差點在外面暈倒的清麿少說一會謊較好。」

「水心子?!」

「亂君幫助我們一段時間,清麿的習慣會讓自己容易過於焦慮。」水心子正秀搖搖頭:「我習慣清麿說謊,但在亂君前做相同的事會失禮。」

「水心子教訓得對,很厲害呢。」

「吶……我不是來看你們放閃耶。」亂藤四郎抱膝蹲在源清麿面前,減低自己予人的壓逼感:「請問可以說說發生甚麼事,令源先生再次緊張起來。」

「清麿他……」

「水心子先生,我希望聽源先生自願說出的事,不用過度照顧他喲。」亂藤四郎維持蹲下的姿勢說:「不說沒關係,如果不想說就請說想冷靜,我會明白呢。」

「心裡打算找時間出門買賠禮給加州大人……呃……」

「怕看到其他人?」源清麿靜靜點頭,亂藤四郎改成跪姿,雙手撐在地面,身體自然地往前傾:「不需要太焦急呢,網上買東西同樣很方便,而且有機會找到其他本丸的人自製,外面沒機會找到的特別東西啊。」

意識到體貼細心的短刀是刻意慢慢拉近距離,好等源清麿慢慢習慣和他人更多互動,水心子正秀努力壓下心裡的緊張感,畢竟他現在的姿勢要攻擊是可以,但不方便擋格或者逃開。

「若是知道要買甚麼,我懂得直接找……」源清麿思索片刻,道出自己的情況:「反之沒有特別想法時,不知從何入手……」

「源先生似乎在找可以和源先生一起在網上逛街的同伴呢。」亂藤四郎往前伸手,攤開手掌示意手上並無一物,源清麿立刻明白對方的意思,遞上手牽上對方的一隻手,放鬆身體讓他覆上另一隻手,輕輕「抱」住自己的雙手:「吶呢,可以帶上我嗎?」

「可以喔。」源清麿吸一口氣,柔聲回應之餘,用恰當的力度回握亂藤四郎的手。

水心子正秀只能當一個旁觀者。

不過他沒有絲毫被「搶人」的感覺,反而是感覺「獲益良多」。在他眼前的可愛短刀,永遠和源清麿保持令他感到安心、舒服的距離,每次要轉換位置,或者有需要非常接近源清麿時,亂藤四郎總是用很簡單的「藉口」,像「吶,好像很可愛呢,我又想看。」「我可以過來看看有甚麼顏色嗎?」等等聽起來和平日在外面逛街沒太大分別的字眼和源清麿聊天,甚至嘗試走到他背後靠到椅背上「好像很可愛呢……我站在這兒一起看可以嗎?」看到氣氛越來越輕鬆,水心子正秀深深感謝亂藤四郎的體貼和機敏。

而且,一向不大擅長「選擇」的源清麿,因為被問不少和找禮物相關的問題,腦袋開始思考更多的事:「適合加州大人的東西嗎?記得他很會打扮……的確呢,送化妝品會惹來誤會,而且不一定合膚質……飾物?嗯嗯,真的像亂所說似乎太親密……」

「零食?會否太普通……嗯,要顧及大和守先生呢。可愛的零食?請問要怎樣找?」

「吶呢,我記得這店有呢……可以看看有可愛的收納盒,到時加州先生喜歡留下用也不會感到尷尬。」

「很可愛……」

「對嘛?亂從來不會胡亂介紹呢~~聽說這家個人的店的零食,不是那兒的小豆先生,就是燭台切先生製作呢,而那些收納盒是那邊的加州先生或者『我』的分體設計,有時候還會找到那兒的江雪先生親手製的手工品。」

「刀劍男士可以做這種事?」

「當然可以呢,只是一定要有生意頭腦,會宣傳,而且質素要很好才有機會收支平衡或賺錢呢。」

水心子正秀欣慰到看到深愛的人的臉上浮現久未看到的輕鬆笑容,甚至樂意被他人輕摟肩膀、互相在耳邊說着悄悄話。

買了送給加州清光的「賠禮」後,換成作為「謝禮」,替亂藤四郎選一套他想買,但不知怎挑選的裙子。

「不找浦島先生?」

「要我相信那個可愛但很笨的伴侶的品味,我寧願找源先生呢。」亂藤四郎悄悄把話題帶回源清麿身上:「源先生沒試過嗎?看到衣服、鞋子不知選哪件的事。」

「一般隨意拿一件,所以沒遇過。」

「那,如果有這種事發生時,會問水心子先生?」

「……要說嘛,大概一起看時會一開始問呢,只要水心子覺得好看,我一定會買。」

「吶呢,源先生太乖呢。這次不如源先生幫忙看看嘛~~這兒!款式很相似,但顏色、剪裁不同,所以我一直無法決定呢~~~好嘛,源先生~~」

亂藤四郎再次引導對方思考,水心子正秀知道源清麿早已發現對方的「企圖」,但仍然順應對方的要求去評價那三條不同的裙子,甚至在亂藤四郎抱怨自己的體形不像適合某款式時,「接受」對方的「暗示」,伸手摸摸對方的腰,然後笑着回說他一點也不胖。

「好!就聽源先生的建議買中間那款!」亂藤四郎開心地拍手,逗得源清麿跟着拍:「吶~~收貨後我會穿給源先生看呢~~」

「嗯,好。」

「教學時間」轉眼結束,亂藤四郎臨走前問源清麿拿到他的抱抱,水心子正秀還未及驚訝對方的「輔導能力」,電話的震動已提示他去看訊息,一個只有幾秒,體貼地說他的建議和提醒的訊息。

「你們都要多想想、看看其他的事呢。」

「不過,水心子先生準備好沒?準備好接受在源先生身上發生過的一切,最重要是,接受自己當日沒有及時發現伸出援手的事了嗎?」

「如果不肯定自己和源先生的答案,那就一定要找其他的事去想去做,那些屬於你們『兩個人』親密關係以外的事。」

「水心子?」看到戀刀盯着電話,源清麿擔憂的問道。

「沒事,對了……」水心子正秀走到源清麿彎腰和他頭碰頭:「我看今天清麿很會挑衣服,可以替我挑一件嗎?」

「……嗯,那請問水心子可以反過來幫我選一件?」

「當然。」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到底嘛……」 「吶呢,源先生似乎有煩惱?」可愛的聲音響起,亂藤四郎探頭進天保組的房間,自從源清麿出事後,他已習慣每天來找他們最少一次。即使源清麿的身體已幾近完全復原,他每天,最多隔天,也會來找他們,尤其找源清麿聊天:「請問我可以進來嗎?」 「啊,是可愛的亂君,是你的話當然歡迎之至呢。」源清麿朝亂藤四郎招手:「剛剛小豆大人送來新造好的曲奇,要吃嗎?」 「要!」亂藤四郎高興地跳進房間,坐到源清麿對面

「嗚哇!實在太精彩,有看到嗎?大家有看到嗎?」有鶴搖鳥籠,因為他是極化太刀的關係,差點把籠搖翻:「我的同體很會唱歌!」 「小伽羅也是。」燭台切光忠把鳥籠推到角落:「鶴先生,在危險的地方不要亂動的事,希望你注意。」 「呀,光坊嘛,不要這樣嚴格好嘛。」有鶴想把困住自己的籠往外搖出去:「靠在牆邊甚麼也看不見,會無聊死。」 「嘻。」不遠處傳來冷笑聲,順着聲音的方向望,宗三左文字毫不掩飾自己的嘲諷眼神,輕飄

「表演表演看表演,喵!」海邊派對選在昨天是因為今天有直播!有隻壞貓咪又一次把午間和傍晚的場次全部到爪,所以代表這個周日整天!整天都在直播氣氛裡渡過。為了可以投入去看直播,某些事是必要呢。差不多睡飽飽的審神喵開開心心甩着尾去粟田口家,看看可不可要到應援棒:「喵?!」 好像……審判現場,喵。 一堆極短押着鶴丸國永,不用問都知有鶴搞事,但不問又不知他搞了甚麼事,因為鶴丸國永的驚嚇永遠花款繁多,難以猜忖。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