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八O

源清麿的情況比估計壞,累積的壓力找到爆發點後,似乎一發不可收拾。加上他多次勉強自己出門,結果每次都要「逃回去」。

朝會無法完整聽完,內番只能做一半,每一次水心子正秀都立刻發現他神色有異,即時或扛或抱帶他離開現場,然後以「生病」、「中暑」等等理由推託過去。

「源,我勸你聽水心子的話,情緒穩定前不要再離開房間。」笑面青江倚在門外,語氣、態度少有地強硬:「多番出門卻要被帶回房間,反而惹人懷疑和反感。」

「笑面先生進來說也可以。」

「不,你今天的情況我不認為會勝過你的條件反射。」

「很抱歉。」

「你唯一要向他道歉的人,是你自己。」笑面青江壓低聲音補充:「水心子先生也不算,請先放過你自己。」

「……」

「吶呢,點心來了呢~~~」亂藤四郎捧着今天的茶點出現:「源先生、水心子先生,我進來喲~~」

現在亂藤四郎是除水心子正秀外,可以安全出入天保組房間的刀劍男士,趁着水心子正秀開門的瞬間,笑面青江低聲道:「水心子先生,我建議你偶爾出來換換氣,趁亂君可以陪伴源先生一會的時候。」

亂藤四郎放下茶點,微微點頭同意。

「水心子,早陣子近侍大人給的茶葉已用光,可以幫忙去問一下可以到茶室拿嗎?」

「清麿。」

「五分鐘也行,你出去放鬆一下。」笑面青江勸說:「若水心子先生倒下,本丸沒人可以照顧源先生。主人的房間有洋甘菊茶,去問近侍大人拿一點,或者推薦適合你們的茶,舒緩你們兩人緊繃的情緒,源先生亦需要時間想想我剛才的話。」

「是。」

那天後,源清麿再次以抱病休養為由,留在房間不出門。到他能正式踏出房間,已是超過一星期後。猜想到自己有份造成的加州清光一度想很平常地拍拍他的肩膀道歉,但轉念收回手,只點點頭示意。

意識到一切難以回到自己失控前,源清麿懊悔自己無法控制好自己的情緒,但感謝對方沒鬧大,縱然有意送對方一份賠禮,但發現自己單單起念要出門已讓他雙腳失去氣力,若不是及時控制自己的反應,大概又一次在大家面前倒地。

「清麿,你又……」一直跟在源清麿身旁的水心子正秀搖搖頭,很習慣地抱起對方:「回去休息。」

「我沒事……」

「清麿說沒事肯定有事。」

「已經和大家說我已復原,再讓大家看到……」

「讓大家都羨慕清麿有我寵愛是好事,請清麿讓自己放心依賴我。」這段不算長的時間,水心子正秀不但體力有提升,而且反駁、安撫對方的技巧也是。

「謝謝你……」

「再說謝謝我會生氣。」

而且,他的進步神速得連三日月宗近也難以回嘴。回房間的路上,剛巧碰到正準備去茶室的華美太刀,精神未完全回復的源清麿努力裝出精神不錯的模樣,但被水心子正秀的眼神叫停,三日月宗近自是察覺兩人表情的細微變化,哈哈哈幾聲後過去問候:「聽說源君的身體已回復,看來仍要休養,young guys切忌耐性不足,或是縱情……哈哈,老爺爺差點說出打聽他人房事的話,失禮失禮。」

你不就說出來嗎?

在場其餘刀劍暗暗翻白眼,水心子正秀悄悄把源清麿貼近自己一點,淡淡地回:「清麿剛恢復,在太陽底下曬太久所以不大舒服。抱他回去不過是捨不得他要走回房間休息而已。若最近有吵到三日月大人,水心子在此向三日月大人道歉。」

聽到心愛的一位回答得體,源清麿多少感安心,乖巧地窩在對方胸前。

「哈哈哈,承認得很乾脆,很好很好。」三日月宗近拍拍手,回以美麗的笑容:「讓人羨慕。」

「在伴侶面前說羨慕他人,或者三日月大人親自向小狐丸大人提出邀請較妥當。」小狐丸雖然沒作聲,但頭毛炸起的反應足以表達他的心情,一旁的鶯丸已摀住肚子偷笑,另一隻手偷捏大包平,要他不要作聲。水心子正秀不待對方回應,繼續說:「請恕我要帶清麿回去休息,諸位失陪。」

之後因為振打刀趕着回房間,所以錯過他們反擊所帶來的趣事。因為他們的話,以及另一半的挑釁的某兩刀,先被抱着「賽跑」,後被帶回房間,咳咳,要別人注意房事那位,好像自己沒做好榜樣(笑)。

「水心子很厲害呢,可以讓三日月大人不知如何反駁。」

「小事,對取笑清麿的人,不過是禮尚往來。」水心子正秀不以為然道:「我只是擔心甚麼事讓清麿方才差點倒地。」

「水心子果然發現呢。」

「當然。」水心子正秀不會讓精神一回復就「正常運轉」的未婚伴侶迴避話題:「清麿未回答問題。」

「……不是甚麼……好的,我會說,水心子請不要生氣。」源清麿舉手投降:「大概是想起要買賠禮給加州先生,心裡想到出門……想起人……」

聽到後半話的聲音越來越輕,心愛的人的臉色黯淡下來,水心子正秀的臉跟着對方一起沉下去。

距離「正常」仍有很大段距離。

「那個人不值得清麿心煩。」水心子正秀忍住「是他累清麿變成這樣」的話沒說,但要看出來的就可以看出來。

「是我失禮在前,不正式道歉有失新新刀的面子呢。」

說到新新刀的面子、尊嚴,水心子正秀自然沒反對的理由:「我代清麿去選。清麿最近可以一個人留在房間休息,我速去速回。」

「要親自挑選才有誠意。」

「……上網買。」

「那個……私人交易還可以,但……」源清麿抱歉地低頭苦笑:「網上商店我不算太懂如何去找……」

「我找老師來。」水心子正秀坐言起行,立刻拿起電話傳送訊息:「本丸裡除主人外,大概他是最熟悉的一個。」

「咦?」

「清麿乖乖等,不要想出門的事。」水心子正秀不自覺露出淡淡的笑容:「他說立刻過來,就請清麿一會兒專心學習。」

「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到底嘛……」 「吶呢,源先生似乎有煩惱?」可愛的聲音響起,亂藤四郎探頭進天保組的房間,自從源清麿出事後,他已習慣每天來找他們最少一次。即使源清麿的身體已幾近完全復原,他每天,最多隔天,也會來找他們,尤其找源清麿聊天:「請問我可以進來嗎?」 「啊,是可愛的亂君,是你的話當然歡迎之至呢。」源清麿朝亂藤四郎招手:「剛剛小豆大人送來新造好的曲奇,要吃嗎?」 「要!」亂藤四郎高興地跳進房間,坐到源清麿對面

「嗚哇!實在太精彩,有看到嗎?大家有看到嗎?」有鶴搖鳥籠,因為他是極化太刀的關係,差點把籠搖翻:「我的同體很會唱歌!」 「小伽羅也是。」燭台切光忠把鳥籠推到角落:「鶴先生,在危險的地方不要亂動的事,希望你注意。」 「呀,光坊嘛,不要這樣嚴格好嘛。」有鶴想把困住自己的籠往外搖出去:「靠在牆邊甚麼也看不見,會無聊死。」 「嘻。」不遠處傳來冷笑聲,順着聲音的方向望,宗三左文字毫不掩飾自己的嘲諷眼神,輕飄

「表演表演看表演,喵!」海邊派對選在昨天是因為今天有直播!有隻壞貓咪又一次把午間和傍晚的場次全部到爪,所以代表這個周日整天!整天都在直播氣氛裡渡過。為了可以投入去看直播,某些事是必要呢。差不多睡飽飽的審神喵開開心心甩着尾去粟田口家,看看可不可要到應援棒:「喵?!」 好像……審判現場,喵。 一堆極短押着鶴丸國永,不用問都知有鶴搞事,但不問又不知他搞了甚麼事,因為鶴丸國永的驚嚇永遠花款繁多,難以猜忖。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