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八四

「青江早已知情?」天保組門外的吵鬧引來不少刀劍圍觀,因為房間相隔不遠的關係,石切丸亦目睹事件。在未知道內情下,石切丸依然順應笑面青江的「願望」,許下以他的方式守護源清麿的承諾,尤如他的族兄聽到他的「冀望」般,答應為纏繞在源清麿身上的「怨靈」誦經迴向作淨化,望他們早登淨土一樣。


「我的……不,御前大人,請問相信我嗎?」收起玩笑話的笑面青江,眼神正經得讓石切丸不得不認真起來,而且眼神透露着一份擔憂。笑面青江見狀惟有再次展示平日的笑臉,故作輕鬆地說:「不要以為我可以看光光……」


「青江有話要說時,請不要迴避。」


笑面青江的神色迅即一沉,無奈地搖搖頭:「神刀大人應該知道我無法在您面前說謊,此事之細節我確不知情。」


「青江。」


「請問可否請御神刀大人先答應一事?」笑面青江的眼神不但認真,而且虔誠。


「請不要這樣,只要是青江所求,我定會答應。」沒有了「我的」的稱謂,頓時變得疏離,石切丸遞上一隻手撫上笑面青江的臉:「青江少有所求,請說吧。」


「縱然明白此事定會被三日月大人所知,但請御前大人隱瞞三日月大人,不要讓他打聽到一二,一切拜託御前大人。」再一次改動稱謂的笑面青江柔順地低頭等待答覆。


「請問是怎樣的一回事?」這是笑面青江獨有的「暗號」,若然不是撒嬌,就是那事重要得希望他放下刀劍男士、放下三条家一員身份,僅以「丈夫」之名義細聽。


「請御前大人先答應,否則不便繼續。」


「我答應,青江。」石切丸重重點頭,雖然不知「妻子」要求承諾的理由,但明白他會作出這個要求是代表背後情況遠比自己所想複雜,所以願意在信任對方下預先許下承諾,並且主動增加項目:「不只是三日月大人,家裡任何人追問亦不會透露一二。」


「感激不盡。」笑面青江低聲回應,乖巧溫馴得石切丸非常心痛,忍不住伸手抱住他,拉他枕到自己胸前:「在這兒輕聲說,其他人不會聽到,也不怕有人看到青江的反應。」


「謝謝。」


「請問是怎樣的一回事?」


「詳情我實在不知情,只能從他們口中打聽出來的事、還有他的反應去推斷。」笑面青江頓了頓,斟酌一下用詞:「源先生在來本丸前,相信在那邊受到嚴重的精神創傷,而且是上面刻意造成,估計受過嚴重的虐待,甚至更可怕的事。」


「甚麼?」石切丸愣住,理解「妻子」不希望家裡知道的理由。


「以下我推測的理據,粟田口那邊說源先生是他們家的恩人,代表源先生早陣子出手救了吉光之劍,方式我或要再打聽。主人已證實那孩子受到上面的詛咒,相信御前大人早看出來。當下源先生能勉強忍耐,但被我們那個有時候不懂注意他人界線的初始刀大人嚇着,之後一發不可收拾。」


「所以說源大人……等等,咒有看出來……竟然是上面嗎?」石切丸扶額,腦袋開始混亂:「不,咒怎可能會隨便下到吉光之劍的身上……不會吧?」


想到惟一可能的石切丸愣住。


「對,御神刀大人的估計和大家的估計一樣。」不用聽對方的回答已道出想法的笑面青江做了個噤聲的手勢:「源先生會有辦法幫助白山,想必早已知道咒術的事……但會出手相救,以及以他的狀況猜測,相信是源自他的經歷,但那種事不應去探問,就和封印一樣,不應隨便揭開。」


「明白。」


「若有御守,可以讓我轉交,源先生的狀況老實已比早幾天大幅改善,但難免會遇事再受刺激,剛剛被那樣一嚇……實在太悽慘呢……相信短期內又再難以讓水心子先生以外的男性靠近,一切拜託呢,我的御神刀大人。」


石切丸實在不敢想像對方遭遇過甚麼事,惟有默默點頭答應。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經過一番儀式,清洗(含物理意義)沾染在身上的一切「污穢」,再喝上笑面青江預先準備的熱呼呼的薑紅茶(可加糖),再換回乾爽,而且已淨化過的衣物,天保組兩刀回到房間時至少感到身體乾爽,精神還可以。不過,發生過的事,也不是一句「已淨化」可以帶過,他們仍然需要靜下來沉澱、慢慢消化,再整理自身的情緒和想法。 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回去第一件事,是互相抱緊,靠在對方身上感受對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