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八四

「青江早已知情?」天保組門外的吵鬧引來不少刀劍圍觀,因為房間相隔不遠的關係,石切丸亦目睹事件。在未知道內情下,石切丸依然順應笑面青江的「願望」,許下以他的方式守護源清麿的承諾,尤如他的族兄聽到他的「冀望」般,答應為纏繞在源清麿身上的「怨靈」誦經迴向作淨化,望他們早登淨土一樣。

「我的……不,御前大人,請問相信我嗎?」收起玩笑話的笑面青江,眼神正經得讓石切丸不得不認真起來,而且眼神透露着一份擔憂。笑面青江見狀惟有再次展示平日的笑臉,故作輕鬆地說:「不要以為我可以看光光……」

「青江有話要說時,請不要迴避。」

笑面青江的神色迅即一沉,無奈地搖搖頭:「神刀大人應該知道我無法在您面前說謊,此事之細節我確不知情。」

「青江。」

「請問可否請御神刀大人先答應一事?」笑面青江的眼神不但認真,而且虔誠。

「請不要這樣,只要是青江所求,我定會答應。」沒有了「我的」的稱謂,頓時變得疏離,石切丸遞上一隻手撫上笑面青江的臉:「青江少有所求,請說吧。」

「縱然明白此事定會被三日月大人所知,但請御前大人隱瞞三日月大人,不要讓他打聽到一二,一切拜託御前大人。」再一次改動稱謂的笑面青江柔順地低頭等待答覆。

「請問是怎樣的一回事?」這是笑面青江獨有的「暗號」,若然不是撒嬌,就是那事重要得希望他放下刀劍男士、放下三条家一員身份,僅以「丈夫」之名義細聽。

「請御前大人先答應,否則不便繼續。」

「我答應,青江。」石切丸重重點頭,雖然不知「妻子」要求承諾的理由,但明白他會作出這個要求是代表背後情況遠比自己所想複雜,所以願意在信任對方下預先許下承諾,並且主動增加項目:「不只是三日月大人,家裡任何人追問亦不會透露一二。」

「感激不盡。」笑面青江低聲回應,乖巧溫馴得石切丸非常心痛,忍不住伸手抱住他,拉他枕到自己胸前:「在這兒輕聲說,其他人不會聽到,也不怕有人看到青江的反應。」

「謝謝。」

「請問是怎樣的一回事?」

「詳情我實在不知情,只能從他們口中打聽出來的事、還有他的反應去推斷。」笑面青江頓了頓,斟酌一下用詞:「源先生在來本丸前,相信在那邊受到嚴重的精神創傷,而且是上面刻意造成,估計受過嚴重的虐待,甚至更可怕的事。」

「甚麼?」石切丸愣住,理解「妻子」不希望家裡知道的理由。

「以下我推測的理據,粟田口那邊說源先生是他們家的恩人,代表源先生早陣子出手救了吉光之劍,方式我或要再打聽。主人已證實那孩子受到上面的詛咒,相信御前大人早看出來。當下源先生能勉強忍耐,但被我們那個有時候不懂注意他人界線的初始刀大人嚇着,之後一發不可收拾。」

「所以說源大人……等等,咒有看出來……竟然是上面嗎?」石切丸扶額,腦袋開始混亂:「不,咒怎可能會隨便下到吉光之劍的身上……不會吧?」

想到惟一可能的石切丸愣住。

「對,御神刀大人的估計和大家的估計一樣。」不用聽對方的回答已道出想法的笑面青江做了個噤聲的手勢:「源先生會有辦法幫助白山,想必早已知道咒術的事……但會出手相救,以及以他的狀況猜測,相信是源自他的經歷,但那種事不應去探問,就和封印一樣,不應隨便揭開。」

「明白。」

「若有御守,可以讓我轉交,源先生的狀況老實已比早幾天大幅改善,但難免會遇事再受刺激,剛剛被那樣一嚇……實在太悽慘呢……相信短期內又再難以讓水心子先生以外的男性靠近,一切拜託呢,我的御神刀大人。」

石切丸實在不敢想像對方遭遇過甚麼事,惟有默默點頭答應。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到底嘛……」 「吶呢,源先生似乎有煩惱?」可愛的聲音響起,亂藤四郎探頭進天保組的房間,自從源清麿出事後,他已習慣每天來找他們最少一次。即使源清麿的身體已幾近完全復原,他每天,最多隔天,也會來找他們,尤其找源清麿聊天:「請問我可以進來嗎?」 「啊,是可愛的亂君,是你的話當然歡迎之至呢。」源清麿朝亂藤四郎招手:「剛剛小豆大人送來新造好的曲奇,要吃嗎?」 「要!」亂藤四郎高興地跳進房間,坐到源清麿對面

「嗚哇!實在太精彩,有看到嗎?大家有看到嗎?」有鶴搖鳥籠,因為他是極化太刀的關係,差點把籠搖翻:「我的同體很會唱歌!」 「小伽羅也是。」燭台切光忠把鳥籠推到角落:「鶴先生,在危險的地方不要亂動的事,希望你注意。」 「呀,光坊嘛,不要這樣嚴格好嘛。」有鶴想把困住自己的籠往外搖出去:「靠在牆邊甚麼也看不見,會無聊死。」 「嘻。」不遠處傳來冷笑聲,順着聲音的方向望,宗三左文字毫不掩飾自己的嘲諷眼神,輕飄

「表演表演看表演,喵!」海邊派對選在昨天是因為今天有直播!有隻壞貓咪又一次把午間和傍晚的場次全部到爪,所以代表這個周日整天!整天都在直播氣氛裡渡過。為了可以投入去看直播,某些事是必要呢。差不多睡飽飽的審神喵開開心心甩着尾去粟田口家,看看可不可要到應援棒:「喵?!」 好像……審判現場,喵。 一堆極短押着鶴丸國永,不用問都知有鶴搞事,但不問又不知他搞了甚麼事,因為鶴丸國永的驚嚇永遠花款繁多,難以猜忖。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