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八八‧五

「沒錯……請我的清麿不要再懷疑……」回到房間後,源清麿不願躺床休息,坐起來不斷自言自語地問剛剛的事是否一場夢,還不斷撫摸、捏面前水心子正秀的臉去「證實」,見好幾分鐘「主人」仍未回復正常狀況,眼神依然一片迷茫,水心子正秀執起在揉弄自己的臉的手,拉到嘴邊一吻續道:「我的一切從今開始都屬於清麿。」

「不……我會拖累水心子……」沒有意料中的欣喜,頭腦「冷靜」下來後的源清麿不停搖頭:「我沒資格擁有水心子這樣好的刀……我明天會向主人道歉,請她收回決定。」

「我的主人是否不相信『我們的主人』的決定?」現在換水心子正秀扶住源清麿的臉,要他正眼望向自己:「還是我的主人認為我沒有被你重用的價值?」

「不……」源清麿用力搖頭,而且想掙開水心子正秀的手,水心子正秀索性按住他的肩膀令他無法逃避。自知無法逃避的源清麿抬頭道:「能得到水心子的喜愛對我來說已很奢侈,再多實在不敢當呢。」

「為甚麼?」水心子正秀柔聲問,雙手順勢一隻往下扶住源清麿的背,另一隻輕托他的後腦:「以前的事害得現在的清麿連放到手上的禮物都要推走?」

源清麿全身顫抖,臉色越來越蒼白,額上開始滲出冷汗,眼角亦開始隱約閃出淚光:「……水心子……知道?」

水心子正秀搖搖頭:「清麿不願說的事,我不會問也不會打聽。」

「但水心子不是說……」源清麿的話因為水心子正秀的緊抱而頓住,水心子正秀溫柔地一下又一下輕拍源清麿的後背和後腦,像是安撫小孩子般,刻意壓低過的聲音在源清麿的耳邊響起:「不用逼自己說出來……只希望告訴清麿,不要緊,曾經讓清麿受苦的事,不會影響我對清麿的想法。或者說,請清麿原諒我從沒發現……很抱歉……」

「不用……水心子不用道歉……是我自願……」水心子正秀沒立刻回應,只是緊抱對方,直至源清麿願意「安靜」下來後才開口:「我知道清麿不是自願,他們拿我的安危去要脅清麿……沒事,清麿不用怕,那天清麿的話,還有清麿最近的反應已給了我很多提示,那些事不會令我對清麿有任何不好的想法,反而讓我決志要永遠守護、愛惜清麿。」

「……水心子?」

「清麿,不,我的主人,請下令要我忠誠於你。」

「等等……我?水心子……用不着這樣……」

「平日清麿一定會說『水心子的決心很厲害』,然後照我的意思回應,所以,請問『您』現在要當我的主人還是我的清麿?」

「我不希望用命令綁住水心子……」

「若然清麿願意作出相同『約定』,我們私下平等相待,請問清麿會否接受?」

「水心子好像想到很厲害的事……請說。」

「既然清麿不願當我的主人,請問是否願意現在和我結緣?」水心子正秀放鬆了手,讓兩人視線相對:「我無法再忍耐……今天幾乎失去我的清麿,就算之後我們可以在一起的時間只是短短一剎也好,我希望可以對現在在我眼前的源清麿起誓。」

「現在?可是,一旦被上面知道……不……三日月大人一定會懷疑我們是否刻意討好主人……不可以,不可以讓水心子都……」

「就只有我們兩人知道。」水心子正秀打斷源清麿的話和思緒,看到他的眼神平靜下來後再續:「不會告知我們的主人和其他人,屬於我們兩個人的秘密。請問清麿願意嗎?」

「就這一個我?」

「就只有這一個你。」見源清麿點頭,以幾乎聽不到的聲線回以「如水心子所願」,水心子正秀掀開隨意放在床上的薄被,蓋到源清麿的頭上,跪立在他面前牽起他雙手,源清麿默默換成和對方相若的跟姿勢,聽着對方低聲道:「請八百萬神明見證,我,水心子正秀,願以眼前的的源清麿為妻,終此一生竭力守護、愛惜他,將一切榮耀歸於他。此誓。」

「清麿,換你了。」看到對方呆住,水心子正秀輕聲提醒,源清麿吸吸鼻,咬咬唇點頭,回握水心子正秀的手:「懇請八百萬神明見證,我,源清麿,願以眼前的水心子正秀為夫,終此一生傾盡心力保護他、愛他,助他實現他的夢想。此誓。」

水心子正秀拉下源清麿頭上的白色薄被,捧起對方的臉吻過去。

「謝謝水心子……即使這一個我已是殘破不堪……唔……」

「說過不只一次,請清麿不要自貶。」水心子正秀捧起源清麿的臉細細欣賞:「清麿在我眼裡是完美無缺。」

「水心子才是完美……」

「清麿。」

「……謝謝水心子。」

「我比較想聽到清麿說『請多多指教』。」水心子正秀以指尖抹去源清麿眼角的淚水,自己先說出剛才的話:「以後就請清麿多多指教。」

「水心子果然很厲害……那個……」源清麿頓了頓,努力勾起嘴角:「請水心子多多指教。」

「刻意去笑會很辛苦,想哭可以哭出來。」

「……很高興,但……為甚麼會想哭?」源清麿枕在水心子正秀的身上啜泣,在他們看不到的「世界」正閃耀着欣喜的光芒。

剛從審神喵離開的次郎太刀目睹四周細微的變化,同時感受到源清麿身邊的能量的改變,努力地急步往他們的房間走作確認。

門外隱約聽到他們甜蜜的對話,次郎太刀情不自禁綻放溫柔的笑容。

「恭喜呢。」

縱然灰暗的怨念未完全消散,但和這兩天相比淨化大半,遠處看到好幾振刀劍趕過來確認情況,次郎太刀朝他們送上一個安心的笑容,比比嘴形請他們留在遠處守護。

生命,連結起來呢。

以後請你們一起努力,絕對,絕對要幸福。

既然得到人身,就算經過磨難,也請勇於爭取屬於你們的幸福。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到底嘛……」 「吶呢,源先生似乎有煩惱?」可愛的聲音響起,亂藤四郎探頭進天保組的房間,自從源清麿出事後,他已習慣每天來找他們最少一次。即使源清麿的身體已幾近完全復原,他每天,最多隔天,也會來找他們,尤其找源清麿聊天:「請問我可以進來嗎?」 「啊,是可愛的亂君,是你的話當然歡迎之至呢。」源清麿朝亂藤四郎招手:「剛剛小豆大人送來新造好的曲奇,要吃嗎?」 「要!」亂藤四郎高興地跳進房間,坐到源清麿對面

「嗚哇!實在太精彩,有看到嗎?大家有看到嗎?」有鶴搖鳥籠,因為他是極化太刀的關係,差點把籠搖翻:「我的同體很會唱歌!」 「小伽羅也是。」燭台切光忠把鳥籠推到角落:「鶴先生,在危險的地方不要亂動的事,希望你注意。」 「呀,光坊嘛,不要這樣嚴格好嘛。」有鶴想把困住自己的籠往外搖出去:「靠在牆邊甚麼也看不見,會無聊死。」 「嘻。」不遠處傳來冷笑聲,順着聲音的方向望,宗三左文字毫不掩飾自己的嘲諷眼神,輕飄

「表演表演看表演,喵!」海邊派對選在昨天是因為今天有直播!有隻壞貓咪又一次把午間和傍晚的場次全部到爪,所以代表這個周日整天!整天都在直播氣氛裡渡過。為了可以投入去看直播,某些事是必要呢。差不多睡飽飽的審神喵開開心心甩着尾去粟田口家,看看可不可要到應援棒:「喵?!」 好像……審判現場,喵。 一堆極短押着鶴丸國永,不用問都知有鶴搞事,但不問又不知他搞了甚麼事,因為鶴丸國永的驚嚇永遠花款繁多,難以猜忖。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