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八五

「大包平竟會為他人跟三日月大人對抗,實在很有趣呢。」鶯丸一面替大包平療傷一面笑道:「哎……不要亂動,今天平手呢,看來大包平真的很生氣。」


「平手是我失手,那騙子故意引我失誤。」大包平搖搖頭,突然像想起甚麼似的反駁:「不是為了他人,只是看不過眼!鶯不要亂說!」


「痛……」看到鶯丸掩耳喊痛,大包平立刻乖乖合掌說對不起,自己接過消毒用品自己抹:「鶯先休息,剩下我自己來就……」


「想獎勵大包平呢。」鶯丸很快回復笑臉,重新拿回消毒用具放下,用雙手捧住另一半的臉:「大包平果然很溫柔。」


語畢,鶯丸踮起腳吻上,受到誘導的大包平很快抱住對方回吻,相疊的嘴唇、交纏的舌頭過了好一會兒才願意分開。趁兩人稍微喘息的時間,大包平枕上鶯丸,低聲在他耳邊問:「鶯吃醋?」


「不至於……」鶯丸再一次索吻,而且不滿足地解開對方的衣領亂吻:「擋在他人前的大包平很吸引,很有魅力……」大包平再一次被吻得頭暈轉向,趁仍有一絲理智時捉住鶯丸越來越放肆的手,在他耳邊道:「鶯應該很清楚繼續逗我的後果。」


「來吧……」鶯丸「不知好歹」地替對方脫去外衣,手攀上對方的背,拉他靠向自己:「大包平不是很喜歡嗎?」


「總覺得鶯是吃醋……」雖然嘴巴在反駁,但大包平已懶得去猜忖對方的想法,因為他一定不會承認甚麼。鶯丸倒是沒太關係,只顧索取更多的吻:「隨便大包平怎樣想……今天太不集中呢……」


鶯丸知道,即使他老實說出今天大包平保護源清麿時的眼神特別溫柔,悄悄要他們離開的小動作很誘人,對方大概會覺得難以置信,甚至反駁。


難得他會以保護他人的想法凌駕和三日月宗近鬥嘴的習慣,一定要獎勵他。


或者,鶯丸願意承認大包平所說醋意確有一點,只是一丁點,對已有婚約的人露出那種眼神和保護慾,多少有點不服氣。


「晚飯時無法起床不要抱怨。」


「麻煩大包平到時負起責任照顧我呢……」


「有哪次不是。」對上對方迷離的眼神,大包平不再計較甚麼,輕吻一下後把對方撈起放到床上。要說嘛,把房間改成部分洋式的決定實在太正確,如果這時要收拾地方和拉出被舖整理,大家的情緒想必會冷下來,很可能回頭時會看到鶯丸已端起茶杯喝茶。


鶯丸的晚飯最後當然只能在房間吃,大包平心情愉快地捧着兩人份的晚飯連甜品回房間,笑着說看到小狐丸心情不爽地來拿兩人份的飯,並請他不要為今天和三日月宗近的爭執感歉意。


「當然沒歉意,嘿,看到小鬼回本丸就打算欺負,其中一個還是大病剛癒,還敢說自己是天下五劍?不過那兩個小鬼沒事吧?他們今晚沒去吃飯,好像連飯也沒拿……」


「大包平擔心可以去幫忙。」


「呀,問過了,亂君沒讓我過去,說晚點他們不出現,他會拿給他們。」鶯丸意外地聽到對方早有那個意思,而且觀察比他所想細膩:「那個最近整天生病的小鬼,今天臉色又差了點。嘿,身體要多活動才會健康。」


「大包平再說下去,小心我會吃醋。」


「!!」大包平瞪大眼:「鶯,你今天果然是吃醋!」


「嘻,隨便大包平怎樣說。」鶯丸從大包平的餐盤裡「搶走」對方的甜品,不管對方的抗議:「既然大包平認為今天的是惹我不高興,拿你那份甜品當補償,不會不捨得嘛~~~」


「……隨便。」大包平別開臉:「反正說不過鶯。」


「嘻,大包平果然很可愛。」


「不要說我是笨蛋!」


「欸~~~有嗎?真可愛呢,不愧是我喜歡的大包平。」目睹伴侶迅即炸掉,鶯丸愉快地從大包平的碟裡偷走幾件他喜歡的燉菜,還他兩片肉。


「喂,你要多吃點肉!」


「不要~~」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九 大除夕那天審神喵被扛回來被「掩飾」着的紙箱,一直是刀劍們想打聽的事,仗着和審神喵要好的亂藤四郎,還有加州清光等刀有試過打聽,但貓咪一直以要保持神秘為由,所以一直沒有透露。 他們倒是沒太在意,畢竟當晚太精彩,之後大家也因為多少有食材等東西剩下,在大家本身不是非常在意賺錢(或者說,那天沒攤檔虧本,只有不少刀劍忍不住花了不少錢而已)的情況下,接下來的幾天大家倒是在忙着輪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昨晚太早回去休息,麻煩大家幫忙拍照、講解,實在很抱歉呢。」 「啊喂,剛讚你懂得說正常一點的話,現在又來?」加州清光翻白眼:「源,你何時才能改掉胡亂道歉的習慣?」 「抱……」「沒事,這是清麿的個性,清光君請不要太在意。」「水心子實在很溫柔,嗯,謝謝呢,我會努力的。」 看到兩刀又再因小小的事放閃,加州清光再次翻白眼:「嘛……再多太陽眼鏡也不夠用耶。」 「可是,這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喵?」有隻壞貓咪,剛起床便被叫住,她看看從小茶室探出頭,朝她招招手的笑面青江,疑惑地用爪指指自己,看到對方點頭,還是忍不住再輕聲問一次:「找貓?」 「嘻嘻,看來主人比較喜歡熱情的邀約呢,難道我要學一下大家昨夜如何熱情,然後再重新邀約嘛?我們正在聊昨晚之事,而且準備了茶點喔。」笑面青江的「解釋」似乎只加深句子讓人胡思亂想的程度,但全部正中審神喵的喜好,再聽到有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