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八九‧五

「石切丸大人……我代三日月大人道歉,請你不要生氣好嘛~~~」


「很抱歉,請你回去休息,那是我們和三日月之間的事,請今劍大人不要插手……」


「……笨蛋笨蛋笨蛋!」哄的不成,今劍索性鼓起腮大罵:「石切丸大人以為只有自己心痛嗎?我很喜歡,很喜歡,真的很喜歡笑面大人,三日月大人的確很過份!可是,可是呀!要躲起來的不應該是石切丸大人和笑面大人!你們已經躲了超過一天,昨天發生大事耶!很可怕耶……那個……嗚……如果連石切丸大人……笑面大人……哇~~~~」


聽到家裡最得寵的短刀哭起來,石切丸登時手足無措。


「嗚……我不會讓三日月大人趕走笑面大人……嗚哇~~~~石切丸大人請相信我……」


「哎呀……很可憐耶,我的御神刀大人很壞,弄哭人呢。」笑面青江慢慢走過去,要石切丸開門,但石切丸又怕開門會令其他人有機可乘:「沒事,如果有人想拉走我,御前大人可以立刻抱住我,相信本丸裡沒有人可以拖得動你呢,因為你真的很重。」


「青江的意思是我很胖?」石切丸的違反機動的吐槽,立刻逗得大家大笑,笑面青江趁機把障子門拉開一點後蹲下,伸手拉今劍進門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不枉我平日很疼你呢,乖,我沒事,我的御神刀大人會為我和三日月大人吵架,肯定不會趕走我。」


「真的?」今劍用衣袖擦臉,笑面青江掏出手帕為他擦乾淨,用淺淺的笑容回答:「真的。如果旁邊那個大塊頭要趕走我,請問可以請今劍幫我揍他,直至他收回決定嗎?」


「嗯!」今劍用力點頭:「當然可以!放心!如果石切丸大人虧待笑面大人,我第一個去打他!」


石切丸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妻子」把家裡的短刀收服得貼貼服服,略帶不滿地說:「……為甚麼是我……現在欺負青江的人不是我。」


今劍以充滿怨恨的眼光瞪着石切丸,嚇得石切丸以為自己確實有錯,立刻乖乖道歉。今劍看到石切丸的反應後開心地笑起來:「好,那為笑面大人討回面子的任務就交給石切丸大人唷~~」


「甚麼……」


「我拖三日月大人過來,他不願意來嘛,會叫岩融抬他來……」今劍扁嘴:「石切丸大人應該有說過要三日月大人道歉之類的話吧?我現在帶他過來,然、後!要他好好道歉,這樣你們就不用躲起來!」


會有這樣容易嗎?


無論是石切丸還是笑面青江同樣懷疑。


結果「很順利」(有岩融在不可能不順利)從房間裡挖出自稱「在主殿回心轉意前不會見任何人」的三日月宗近,石切丸的「勸告」雖然無效,但在今劍的「如果不向石切丸大人和笑面大人道歉,我會和他們一起不理你」的要脅下,令早已明白自己過火的三日月宗近找到「理由」乖乖道歉,並且表示會請小狐丸出門為他們準備賠禮。


「三日月大人,你不是要我們懂得負責任嗎?不准叫小狐丸大人!」極短的機動令今劍搶先反駁:「我一會兒跟猫妹妹說!」


「哈哈哈,好,好……」三日月宗近投降:「請不要告訴我們的小女孩……回頭自會請小狐送過來……」


「自己拿~~~」


「呀……有點困難呢,相信今劍記得昨天我做過甚麼。一天主殿不回心轉意,大家一天都會懷疑我去騷擾他們,胡亂出門會予人口實。」


說不過三日月宗近的今劍不得已放過他。


既然三日月宗近已經親自道歉(過程勿論),石切丸和笑面青江對「賠禮」一事並不太在意,待小狐丸送上賠禮後,才發現他們少看三日月宗近的誠意。


「這……」笑面青江呆望在錦盒裡的禮物:「會否……太貴重?」


錦盒上夾有一張字條,說禮物送給石切丸,請他決定是否轉送給笑面青江,而那份禮物是一隻雕花精巧又不落於俗套,單看手工就知道是足以令天下五劍看上眼的珍品的檀木手鐲。


「……三日月大人買它時我也在……」石切丸慢了幾拍才有反應,但他很快決定拿起手鐲,要笑面青江伸出手為他戴上:「果然很適合青江。」


「御前大人的話,好像只說了一半……中途打斷會惹人討厭喔。」本有一絲猶豫是否適合收下禮的笑面青江,最後還是被「它」的魅力(含附在上面的清澄的靈力)所折服,雀躍地舉手到面前把玩、欣賞,嘴巴則抱怨有刀說話只說一半。


「是古玩店的好東西……三日月大人一面說自己不適合青春?啊……就是大概說他不適合年輕風格的飾物,一面拿在手裡不捨得放下,最後還是買下,只是一直沒拿出來配戴。」


「……那個……難道真的是很名貴的東西?」笑面青江嚇得想脫掉手鐲,但被石切丸按下手制止:「沒事,就請青江收下。只談價值雖然很失禮,但我可以說這禮物的貴重程度,以及在三日月大人對它鍾愛的程度,足以證明三日月大人視青江為很重要的家人。」


笑面青江的臉頰緋紅,別過臉不服氣地道:「你們三条家的人,可以說話率直點嗎?」


石切丸笑起來:「這話由青江嘴裡說出來,好像沒半點說服力。」


「我的御神刀大人看來不怕我會生氣。」


「不敢。」石切丸笑着環上笑面青江的腰,親親他的頭頂:「倘若我真的若青江生氣,就請青江儘管放手教訓我。」


「……拜託,你是大太刀,血厚又能捱打,我打到手痛你也不痛……實在不公平。」


「那讓青江用刀砍?」


「我不是大和守君,沒那種奇怪的興趣。」笑面青江被逗笑,總算放過石切丸:「所以,我們可以到外面了?」


「青江認為可以自然可以。」


「嘻,那我要去招惹大家的怨念……是說要大家羨慕三日月大人送了厚禮作賠罪。」


「留一點面子比較好……」


「如果我的御神刀大人認為讓大家覺得三日月大人是壞人比較好,我可以不出去澄清。」


「……好好好,去,儘管去。」


「那,我的御神刀大人不跟我走嗎?」


「跟……一定跟。」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五 「嘛,看這邊!」 「別少看我呢,看招!」 嗯,惹了極短會連球帶人地被打飛,很正常。 「清麿,要小心……」 「嗯。」 由於人數不足,而且沖田組由鬥嘴變成叫陣的關係,所以,變成用比賽解決。加州清光因為猜拳猜輸的關係,所以和天保組一組。比賽要強勁的對手,所以,大和守安定選極短極脇一組也很正常。現在便如他所願,加州清光直接被亂藤四郎直接轟出場,爽! 「人太少……不太好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 出乎天保組意料,這次的「治療」很快結束,作為治療師的姬鶴一文字很快為他們配好藥,然後請他們繼續他們的假期,不過倒是有留下他現時的房間編號等資料,着他們有事可以透過管家桑直接找他。 「謝謝,這次麻煩姬鶴大人。」 「只是工作,不算麻煩。」 「……嗯,謝謝。」 看着姬鶴一文字跟管家桑交待幾句便離開,天保組兩刀隨之和管家桑一起到大廳,立刻受到大家注目。 「吶呢,來了呢!可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五 「不知直胤怎樣……」 「嗯,對呢……」 「吶呢,不行不行呢!」亂藤四郎打斷天保組兩刀近乎自言自語的對話,待他們回過神望向他後,繼續教訓:「難得出門玩,不要提起其他人好嗎?現在你們算是約會耶,不要提起外人!」 「亂……太大聲了……」浦島虎徹拉亂藤四郎坐下,並向受打擾的其他客人輕輕點頭當作道歉。 「呃……剛剛太失禮……」亂藤四郎掩臉不到半秒又放下,直直盯住在吃着點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