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八三‧五

慶祝會後,水心子正秀依審神喵的要求,換上較輕鬆的服裝,外套下換穿一件較正式的短袖裇衫,方便到房間或有需要脫去外套時不會失禮。

「清麿,我要過去主人的房間,你一個人可以嗎?」見源清麿乖巧地點頭沒作聲,水心子正秀補充:「或者是今天的慶祝會人數太多,令清麿的精神很緊繃,如果需要陪伴,我會請主人延後見面的日子。」

源清麿搖搖頭:「主人在席間為我做了簡單治療,感覺很神奇,心情比起初放鬆不少。聽主人的意思,是希望邀請水心子過去接受她的指導,如果水心子不介意學習,早點過去不要妨礙主人的休息時間會予人較好評價呢。」

水心子正秀很快點頭,拿過本體放到源清麿手上:「有事叫我,會立刻回來。」

「拜託水心子。」

「提升自己的實力是本份,請清麿不用太客氣。」水心子正秀整理一下衣領,往審神喵的房間走去。

審神喵看到打刀出現,隨即請近侍到外面偵察以防有人打擾,藥研藤四郎冷冷地白了水心子正秀一眼,默默地離開房間,任誰都知道他不服氣。

「原本說只會教藥研,但源的情況比較需要有人隨時支援,這一點只有水心子可以做到。」審神喵淡淡開口:「在你們而言,很大機會是違反你們認知、規條的技術,水心子確認自己要『知道』和學習嗎?沒有退路,因為貓不會容許你聽了原理後拒絕。」

「我的主人,只要能幫助清麿,就算是背叛的事亦會去做。」水心子正秀堅決地點頭:「他承受的傷痛足以叫我反抗一切,但會以他的意願為先。既然此法只為幫助清麿,並無違背他的意願,請我的主人指教。」

審神喵滿意地點頭:「此術其中一個要點,是『不違背接受者意願』,水心子能在知道前說出這句,果然如源所說很厲害喵。」

「謝謝我的主人讚礜……請問是何種咒術?」得到貓咪的讚美雖然值得高興,但水心子正秀一心要幫助源清麿,所以希望儘快學習、了解一切。

「算不上咒術……是西洋一種借用外力的方法喵。」審神喵讓水心子正秀坐下,鬆開衣領方便調整呼吸,雙腳平放踏在地面:「放鬆一點……閉上眼睛……」

貓咪開始引導水心子正秀觀想,慢慢放鬆身體,再引導力量到他的體內落實。

和當日傳授與藥研藤四郎時分別很大,水心子正秀的內心縱被源清麿的事佔據,但似乎作為刀劍集合體,內心遠遠比背負人類歷史,日夕「吸收」人類們的思念的刀劍們清澄,出乎意料可以很快落實靈力的能量並在身體內運轉,簡單教導他運用的方法後,審神喵再三提醒一事:

「請記住,你是借用力量,所以記住先讓自己接收、引導力量,千萬不要因為過度緊張對方而過度運用自己的力量。」

「是。」水心子正秀正要向審神喵討教更多,腦內閃過對方的悲鳴,而外面同時傳來藥研藤四郎的叫聲:「大將,源先生那邊似乎出事,我先過去!」

「清麿……很抱歉!」水心子正秀意思意思地鞠躬後衝出房間,然後在門外「消失」。

「清麿,怎樣了?」透過本體,水心子正秀轉眼回到房間,看到源清麿正頂住門,臉色蒼白但倔強地阻止外面的刀劍內進。當源清麿看到水心子正秀出現,臉上立刻露出得救的表情:「水心子……他們說要進來……很怕……」

因為房間裡有燈光,所以外面的人可以立刻看到房間裡多了一個人:「我們只是要斬除鬼。」

「清麿不是鬼,快離開!」水心子正秀接過源清麿手上的本體準備拔刀:「再敢胡言亂語詆毀清麿,請恕我不會客氣!」

「大典太大人、曾叔公,你們在做甚麼?」近侍刀這時趕到,在他喝止的同時,外面陸續傳來其他刀劍的聲音。

「曾叔公,大典太大人,請問發生甚麼事?」這位不只來勸止,而且隱約看到他拉開外面像是大典太光世的身影,從影子看來,很大可能是前田藤四郎。

「吶呢,無論發生甚麼事,都不可以欺負源先生!曾叔公不是說過源先生是我們的恩人嗎?欺負源先生會讓粟田口家丟面呢!」

「不是欺負。」鬼丸國綱低聲反駁:「是斬去糾纏在他身上要傷害他的鬼。」

「打開封印無力再封上,會被反噬。」大典太光世和應,但在房間內的水心子正秀不敢打開門,一手抵住刀鍔,一手握住源清麿的手,用剛學到的方法撫平對方的緊張感。

「主人的咒術太弱,只能拖延。」大典太光世低沉的聲音聽起來有種莫名的可怖感。

「……感謝各位關心,若真的有鬼或是惡靈,亦是我源清麿自找,請大家不必操心。」源清麿的聲音明顯帶着倦意,而且未有隱藏裡面的悲涼:「再對他們下殺手非我所願,就請各位當不知情。」

「不……不能對邪氣視而不見。」即使隔了一扇紙門,大典太光世的氣場仍然充滿壓迫感,水心子正秀的手開始抖震。

「水心子,不要緊的,可以放開我。」感覺到傳到自己體內的力量混雜水心子正秀自身的靈力,源清麿心痛地搖頭:「已經足夠了呢。」

「我說過保護清麿就會保護到底。」水心子正秀重新調整氣息,再度連接審神喵所說的「源頭」,令清冷的能量又一次流進源清麿的體內平復他的思緒:「清麿太溫柔……但我會尊重清麿的意願,在旁協助清麿。」

「應該是我輔助、支持水心子啊……」

「我會等清麿調養好後再支持我。」水心子正秀另一隻手仍然抵住刀鍔,靜聽外面的聲音:「不要亂動,他們要是進來我會斬下去。」

氣氛非常緊張,有一觸之發之勢,然而,本要來「勸交」的藥研藤四郎、亂藤四郎和前田藤四郎不敢輕舉妄動,怕一不小心反而觸發「大戰」。

四周開始出現圍觀的刀劍男士。

「鬼只能斬嗎?」圓滾滾的審神喵現在才滾到現場:「總有辦法超渡喵,你們雖然都是刀劍,但不要每次都用武力,喵!」

沉默幾秒後,開口的「人」是鬼丸國綱:「可以送走,但花時間,必須年復年,以至月復月日復日做,直至所有怨念離開。」

「在他的力量相對強勢前,狀況難以轉好。」大典太光世補充:「不建議。」

簡言之,本丸將會缺少源清麿這振戰力一段時間。

「吾願意與友人們同往。」在看熱鬧的刀群中步來的刀劍是地藏行平:「無法對身陷地獄之友人視而不見,請准吾同赴地獄淨空裡面之怨靈。」

「修行路上應不分彼此,此乃和睦之本。」隨着地藏行平步出的刀劍是江雪左文字。

站在不遠處的數珠丸恒次同樣點頭,而左手族兄右手御前大人的笑面青江搖搖右手,石切丸對他笑了笑後,同樣許下會在源清麿身上的怨念消失前,一直為他準備御守,同一承諾,次郎太刀亦同樣作出。見不少同伴願意協助,門外的兩振天下五劍點頭同意會尊重源清麿的想法。

水心子正秀隱約聽到外面的對話,悄悄拉開門至一線空隙往外偷看。

「……不值得啊……像我這種……」

「是他們自願幫助清麿。」水心子正秀收回抵住刀鍔的手,輕撫源清麿的頭:「你要學習接受他人好意。」

「因為他們不知情。」

「他們不必知道清麿來到這本丸前的事。」確認源清麿情緒平伏後,水心子正秀輕輕從後抱住對方:「我會一直,一直在清麿的身邊。」

「謝謝……」

「清麿請留點氣力日後一一向外面的同伴道謝。」

「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到底嘛……」 「吶呢,源先生似乎有煩惱?」可愛的聲音響起,亂藤四郎探頭進天保組的房間,自從源清麿出事後,他已習慣每天來找他們最少一次。即使源清麿的身體已幾近完全復原,他每天,最多隔天,也會來找他們,尤其找源清麿聊天:「請問我可以進來嗎?」 「啊,是可愛的亂君,是你的話當然歡迎之至呢。」源清麿朝亂藤四郎招手:「剛剛小豆大人送來新造好的曲奇,要吃嗎?」 「要!」亂藤四郎高興地跳進房間,坐到源清麿對面

「嗚哇!實在太精彩,有看到嗎?大家有看到嗎?」有鶴搖鳥籠,因為他是極化太刀的關係,差點把籠搖翻:「我的同體很會唱歌!」 「小伽羅也是。」燭台切光忠把鳥籠推到角落:「鶴先生,在危險的地方不要亂動的事,希望你注意。」 「呀,光坊嘛,不要這樣嚴格好嘛。」有鶴想把困住自己的籠往外搖出去:「靠在牆邊甚麼也看不見,會無聊死。」 「嘻。」不遠處傳來冷笑聲,順着聲音的方向望,宗三左文字毫不掩飾自己的嘲諷眼神,輕飄

「表演表演看表演,喵!」海邊派對選在昨天是因為今天有直播!有隻壞貓咪又一次把午間和傍晚的場次全部到爪,所以代表這個周日整天!整天都在直播氣氛裡渡過。為了可以投入去看直播,某些事是必要呢。差不多睡飽飽的審神喵開開心心甩着尾去粟田口家,看看可不可要到應援棒:「喵?!」 好像……審判現場,喵。 一堆極短押着鶴丸國永,不用問都知有鶴搞事,但不問又不知他搞了甚麼事,因為鶴丸國永的驚嚇永遠花款繁多,難以猜忖。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