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八一

「我的主人,你的意思是要清麿出陣?」聽到審神喵親自到房間宣布出陣的消息,水心子正秀立刻確認命令。

「不只是源,還有你啊,水心子,喵。」貓咪甩甩尾:「只是去聚樂第呢喵,沒事沒事,上面因為結界不穩送了鑰匙和骰子,保證即日來回,當成出門散心就可以喵。」

「請我的主人理解,清麿現在……」水心子正秀自動閉嘴,悄悄回頭望看源清麿,不希望胡亂代他透露身體和精神情況,罕見對方似乎沒有主意。

「放心,放心喵。」審神喵似乎甩尾成癮,又甩了幾下:「大家都會裝投石,可能沒甚麼機會打呢喵。一看到對手就喵喵喵喵砸爆,要補刀的機會不多喵~~而且嘛……」

「那兒是被放棄的時間線,要怎樣玩壞也可以。」貓咪裝可愛地眨眨一隻眼:「要放火要放炸彈把那邊炸爛也可以,喵。」

「好像聽到奇怪的指示……」水心子正秀偷偷鼓腮。

「甚麼喵,之前你們那邊都一堆炸彈,南海老師那邊因為亂裝陷阱,直接把那邊玩爛……啊,他們後來好像真的拿炸藥過去呢喵,不差多炸一個地方喵。」審神喵以笑臉說着可怕的話:「那邊只有出陣的人和敵人,可以放心打,安心拆,是一個盡情發洩的好地方喵。」

「嘻……」大家找尋聲音來源,意外是源清麿的笑聲:「既然主人說到這個份上,我又很久沒出門,就和水心子去一趟。」

「清麿,沒關係嗎?」

「如果擔心,水心子願意替我到南海那邊要一些炸藥回來嗎?炸彈有拆卸過,正式拿來炸我們好像沒試過呢。」

「我好像聽到有人到算亂搞……」冷淡的聲音從房間外傳來,水心子正秀立刻警覺起來。

「喵,你和國廣準備好沒?你們一樣要出陣喵。」

「欠特別裝備。」

「喵?」

「炸彈麻煩主人請那個發明狂給我多準備幾份,炸那個場不能少掉我的份。」

「喵~~好,貓去說,你們自己找人去拿。」貓咪乖乖大步走,方向是文久土佐組的房間:「記得去拿喵,貓一定叫南海老師挖一堆炸彈出來讓大家炸個痛快。」

山姥切長義很想吐槽,但他這次同意貓咪主君的做法。

那個會一再「輪迴」,屬於政府的奇怪地方,拿來發洩確不錯。

「清麿真的沒關係嗎?」待大家走遠,水心子正秀低聲問對方,去炸爆那兒沒關係,但現在看來出陣的人除自己外,至少會有兩位山姥切,然後剩下兩人會否令他想起甚麼,或者因不知情而不懂避忌,都會引起問題。

「試試相信我們的主人的決定,水心子會相信她嗎?」

「會去找那個南海要炸彈的貓咪……清麿真的要我說怕會影響新新刀的面子。」

相比出陣面對敵軍,同行者是誰是他們較擔心的部分,當他們換上戰鬥服,慢慢走向傳送陣,看到讓他們安心的同伴。

地藏行平看到他們到來,默默向他們行了一禮,古今傳授之太刀先走向源清麿,向他張開手,等到他點頭後才抱住他,沒有平日那些以歌詠事的說話方式,只簡單在他的耳邊低聲道「辛苦了」,待源清麿反應過來,風雅的太刀做了個噤聲的手勢,輕聲說:「請放心把後背交給大家,尤其水心子大人。」

「準備出陣。」並非部隊長,但部隊長會聽他的「要求」的山姥切長義,拖了一大袋「物資」隨行。

「長義大人,請問你不會是聽從……的要求嘛?」

「說『主人』是可以。」地藏行平點點頭:「既已結下緣份,承認方利自身修行,過去的惡緣,請揮刀斬斷免妨礙自己前行。」

源清麿未及細想內裡有哪一種深意,傳送陣發出淡淡光芒傳送大家到被隔離的聚樂第。

放手去殺敵,果然如主人所說是一種散心好方法。大家默默看着源清麿瘋狂搶譽,和山姥切長義比拼機動搶先殺殘餘敵軍,然後靠打擊優勢奪取較佳的結果,打擊雖強,但機動不及他們的地藏行平索性在一旁為敵刀唸經送行,懶得參戰,反正未及殲滅的敵軍還有水心子正秀毫不客氣動刀……甚麼?部隊長?有刀聽教聽話地忙着幫他的本歌忙放炸彈,聽說是南海太郎朝尊的最新研究,一直苦無地方試驗,難得審神喵想到好地方,要怎樣炸就可以怎樣炸,當然無任歡迎。

「山姥切大人,請不要跟我搶。」殺得性起的源清麿不知不覺和其他人互動,對「外人」的抗拒感大幅下降,只是可憐那些敵刀又被轉眼砍成碎塊。

「嘿,跑贏我再說。」

又是一輪高速斬殺的回合。

地藏行平再次為被砍殺的敵刀唸經迴向。

古今傳授之太刀默默看着大家「破壞」,詠歌的心情全被破壞。不過,看到友人恢復精神,古今傳授之太刀不自覺勾起淡淡的笑容。

能讓善戰的刀劍最快回復本性的方法,大概就是殺戮和血。

攻克王點的一刻,源清麿只感意猶未盡。

「清麿,狀態如何?」

「嗯……」源清麿回頭,看到水心子正秀的一刻,出陣前同伴們的話浮上心頭。

「清麿?」見對方發呆,水心子正秀立刻緊張起來。

「……沒事呢……」源清麿溫柔地望向水心子正秀,傳送陣的光芒開始出現:「回去後,水心子願意聽我說話嗎?」

水心子正秀的腦海剛「響起」亂藤四郎問過的問題,光芒剛好完全包圍他們,到他可以反應時,大家已回到本丸。

準備好了嗎?

「呀,我準備好了。」水心子正秀認真地對上源清麿的視線:「請清麿給予我和清麿一起分擔清麿身上的重擔的機會。」

其他同伴識趣地靜悄悄離開。

「嗯……請水心子為我證明,一直以來所作的決定,都是值得。」

「我會,一定會。」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到底嘛……」 「吶呢,源先生似乎有煩惱?」可愛的聲音響起,亂藤四郎探頭進天保組的房間,自從源清麿出事後,他已習慣每天來找他們最少一次。即使源清麿的身體已幾近完全復原,他每天,最多隔天,也會來找他們,尤其找源清麿聊天:「請問我可以進來嗎?」 「啊,是可愛的亂君,是你的話當然歡迎之至呢。」源清麿朝亂藤四郎招手:「剛剛小豆大人送來新造好的曲奇,要吃嗎?」 「要!」亂藤四郎高興地跳進房間,坐到源清麿對面

「嗚哇!實在太精彩,有看到嗎?大家有看到嗎?」有鶴搖鳥籠,因為他是極化太刀的關係,差點把籠搖翻:「我的同體很會唱歌!」 「小伽羅也是。」燭台切光忠把鳥籠推到角落:「鶴先生,在危險的地方不要亂動的事,希望你注意。」 「呀,光坊嘛,不要這樣嚴格好嘛。」有鶴想把困住自己的籠往外搖出去:「靠在牆邊甚麼也看不見,會無聊死。」 「嘻。」不遠處傳來冷笑聲,順着聲音的方向望,宗三左文字毫不掩飾自己的嘲諷眼神,輕飄

「表演表演看表演,喵!」海邊派對選在昨天是因為今天有直播!有隻壞貓咪又一次把午間和傍晚的場次全部到爪,所以代表這個周日整天!整天都在直播氣氛裡渡過。為了可以投入去看直播,某些事是必要呢。差不多睡飽飽的審神喵開開心心甩着尾去粟田口家,看看可不可要到應援棒:「喵?!」 好像……審判現場,喵。 一堆極短押着鶴丸國永,不用問都知有鶴搞事,但不問又不知他搞了甚麼事,因為鶴丸國永的驚嚇永遠花款繁多,難以猜忖。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