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五四

甚麼是交往?


這幾天在水心子正秀的心裡有着如此疑問,尤其看到「舊」同事突然宣布訂婚,感受到他從心底的轉變,疑問就更多。


到底,交往是怎樣的一回事?


會牽手?會約會?從其他人的表現,或者那隻貓咪主人每天奇怪的發言去看,應該包括更多更多的事吧?可是,水心子正秀發現自己連最基本的事也不了解,更不要說做好。星期日嘗試和「好友」,現在應該叫「戀人」出門「約會」,但……感覺大失敗呢。


「很失敗……」回本丸後,水心子正秀只想撞牆,不經意地吐出這一句。


「嗯?水心子是不是有甚麼煩惱?」源清麿一如平日般,溫柔地笑着問,為了減低因為水心子正秀坐下而形成的身高差,還特意半蹲在對方面前。


「沒……沒事!」心裡想着的事被聽到,水心子正秀嚇得炸毛,但很快因為源清麿的溫柔笑容而敗陣:「我好像無法讓清麿有一個及格的約會……」


「不會喔,我今天玩得很高興呢。」溫柔的聲線,安撫感到挫敗的打刀:「謝謝你,水心子。」


「但……去的地方和平日一樣啊。」可是,今天的安撫似乎作用有限,水心子正秀開始數自己犯了哪些失誤。


「都是我們喜歡的地方喔。」


「沒去聽說很適合情侶一起去的餐廳。」


「可以在讓我們放鬆吃飯的地方,不是更好嗎?」


「我回來才想起今天沒牽手……」


「遡行軍隨時出現,確保能隨時拔刀比較重要呢。」


「今天真的可以算是及格的約會?」


「不只是及格喔。」源清麿伸出手準備撫上對方的臉卻頓住,片刻後改為拍拍水心子正秀的肩膀:「我認為可以給滿分。」


「要有進步空間……不可以滿分。」


「水心子果然是認真的好刀呢。」源清麿輕巧地轉移話題:「不過,照近侍大人的說法,要當好刀其中一個重要工作是防止瘟疫啊,我們先去澡堂梳洗,然後拿衣服去洗衣房好嘛?」


「牽手過去。」


「欸?我們要拿換洗衣服耶。」


「給我拿,我去找乾淨的布袋……」


「好。」


這種失敗的約會,絕不可以有第二次,之後兩天,水心子正秀也嘗試努力學習怎樣當一個稱職的戀人。雖然不大懂「戀愛」是甚麼,但他很清楚要回應對方的心情,而且不但不討厭那種感覺,反而開始期待更多。只是,作為一振認真、成熟的刀,一定要儘快了解「戀愛守則」,才是負責任的表現。


請教「前輩」,相信是最好的方法。可以問的人沒幾個呢……雖然本丸其他刀劍個性很不錯,但始終不希望讓其他人覺得自己像一個小孩子,一定要選最適合,而且會守秘密的人選,嗯,最近訂婚那個似乎是不錯的選擇。


「請容我確認一次,這個就是你來找我的理由?」山姥切長義的表情可以用震驚去形容,至於他的未婚夫山姥切國廣則偷偷翻一個白眼,然後從地上爬起。


「喂,偽物,你要去哪兒?」


「仿品不是……算了。」山姥切國廣甩甩頭:「我去看看有沒有東西可以拿給你們喝。」


「房間不是有剛泡好的茶嗎?倒那個就可以。」


「我相信你們比較需要冰凍的飲品。」山姥切國廣背向他們揮手:「很快回來,希望你們不要太早說太刺激的話題。」


「甚麼刺激的話……山姥切前輩,你臉紅……啊……抱歉……」不小心露出本性的水心子正秀立刻整理自己的「姿態」,咳了一聲,重新換一個語氣說話:「請前輩指教!」


「這種事怎可以指教……」山姥切長義扶額,又無法老實說出在兩人關係上一直主導的人其實是那個仿品,而且……要說嘛,訂婚後才讓他真正感受到「戀愛」的甜蜜、輕盈感,不過那個「真正的原因」絕不能向對方透露。


「一定可以!」水心子正秀嘗試努力說服對方:「既然山姥切前輩能與心愛的人訂婚,肯定有自己的心得。」


「呃,要說也不是沒有……」山姥切長義越說越心虛,臉則越來越紅。


「那請前輩指教!」


「這……」


障子門拉開,山姥切長義像是獲救般看着帶着泡了檸檬片、莓果的梳打水回來的山姥切國廣。


「不好意思,我放下飲品就會走。」仿品細心地拿來兩隻適合喝梳打水的長身玻璃杯,而且還有拿飲管:「喝點冰涼的東西可以聊得較輕鬆。」


「……偽物,不准走!」


「聊這種事有我在不方便。」


「我命令你不准走!」


「吓?」山姥切國廣不解地來回望另外兩刀:「但涉及水心子先生的私事……」


「我怎可能知道……」山姥切長義自言自語一會後,雙眼突然閃亮起來:「對了……水心子,我建議去主人的小書房看,聽說裡面有很多參考書。」


「小書房?」


「對!樓上有一個很適合水心子去找參考書的小書房,記住,是較小的那個書房!」


「!」山姥切國廣聞言差點打翻水杯,直直地看着他,但本歌大人似乎沒注意到準夫婿的表情變化,自信滿滿(咳,裝出來的)地繼續發表偉論:「聽你的說法,是因為主……那隻貓咪的話而有所啟發,那從她獲得靈感的資料庫去學習,相信是最直接的方法。」


「好!謝謝建議!」單純的打刀立刻拜謝離開,山姥切國廣慶幸自己是拿凍飲回來,因為他現在很需要冷靜,給自己灌了兩杯後,終於可以冷靜地開口問:「長義,你有到過小書房嗎?」


山姥切長義搖頭:「旁邊正式的書庫有去,另一邊的書……聽說是主人的興趣,所以沒有深究。」


「你那位單純的同僚,相信要找人去救他。」


「咦?」


「裡面大部分是BL漫畫……簡單說,裡面不少是男人之間的春宮畫,大部分是以本丸裡的刀劍男士作為描寫對象。或者,你要祈求我們那隻貓咪主人沒買用他做主角的『本子』。」


「……」山姥切長義沉默超過一分鐘,開口的第一句話是:「給我一杯,我要冷靜。」


「……你可以整瓶上。」儀態甚麼的,現在絕對不重要,山姥切長義直接捧起整瓶梳打水來乾。


待他冷靜後,應該是時候去找另一位過去救人。


單純的孩子無法在那個小書房「存活」。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 「你們先去洗個熱水澡。」一踏出傳送陣,加州清光立刻對天保組說出他的「要求」,並和大和守安定一起「押送」他們回房間拿替換衣物。長曾禰虎徹有意跟上去,但被蜂須賀虎徹制止。 「那個,請問可以請蜂須賀先生幫忙在小茶室準備茶和點心嗎?」負責「押送」源清麿的大和守安定馬上代加州清光說出他未出口的想法,長曾禰虎徹立刻拍拍胸膛說交給他也可以,可惜加州清光搖搖頭:「嘛……大哥,不要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