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五八‧五

辦公室的位置不是遠得要帶路的地方,源清麿擔心審神喵的體力,短短的路程裡也小心翼翼走在身側,以免她一時乏力等摔倒。幸好路上沒碰到主控類的刀劍,所以一貓一刀尚算「安全」到達辦公室。


源清麿很快發現在貓咪座位旁邊的吊架,細心整理一下導管再掛起輸血袋,再拉過座墊扶審神喵坐下。


「小心藥研吃醋喵。」


「我不過是盡身為刀劍男士侍奉主人的本份。」源清麿不慌不忙地笑着回應:「照顧他人是要顧及細節是基本。」


「喵,就算是抵住藥研的殺氣也提出私下談話的要求,相信不只是談會讓貓要輸血的事呢喵。」


「如果主人的意思和水心子有關,多少算有關係。」源清麿以一貫的溫柔的聲線回應:「可能要讓主人大失所望,縱然我已答應水心子的求婚,但和水心子商量後,決定暫時不會正式舉行任何儀式。」


「不會是公務員有不可結婚的規定吧?」審神喵的反問讓源清麿微微瞪大眼,但轉眼已回復平日的笑臉,但貓咪沒打算「放過」他,繼續追問:「你們喜歡和舊同僚聊天沒關係,下次去茶室比較好呢,否則容易引起他人的懷疑喵。」


「看來果然像另一位山姥切大人所說,會被發現呢。」


「不過是談結緣的事,其實不用躲起來。」審神喵側頭裝萌,對源清麿送上一個可愛的笑容:「雖然有可能只是你們各自的決定,但連續發生相同的事,有時候不得不多想,喵。」


源清麿瞄瞄審神喵腰間的短刀苦笑。


「源要先讓貓知道打算說甚麼。」審神喵回以相同的眼神望向打刀腰間那振屬於另一振刀的本體:「表面上是我們的私下對話,但參與的是四個人,有種被竊聽的感覺確是很微妙。」


「我樂意回答主人剛才的問題。」源清麿會意地點頭:「在只談我個人想法、不受其他約束的前提下,和主人討論那條問題的答案。」


「這樣嗎?」審神喵四周張望:「請幫忙把那邊用來蓋文件箱的布拿過來,這個掛架沒有輪子,貓過去拿不大方便。」


「一切照主人吩咐。」布拿過去後,審神喵率先取出腰間的短刀,源清麿隨之取下水心子正秀的本體,仿照審神喵的做法,放到兩人之間的書桌上。


「先說好,從沒試過這方法,貓不保證他們會完全聽不到……」審神喵忍不住喵喵喵幾聲,但不忘吩咐:「藥研,不准過來,也不可以放水心子過來,這是命令。」


「水心子,抱歉呢,聊完會去大廣間找你,請不用擔心。」


施了結界的布覆到兩刀上,一貓一刀相對輕笑。


「感謝主人相信我。」


「貓只知道,源很聰明,而且一定不會做出連累水心子的事。」貓尾巴甩了甩,貓咪無奈笑起來:「再說喵,貓不認為藥研或者水心子會丟下我們不理呢,對吧?」


「嘻,對。水心子就是很重視同伴的好刀。」源清麿點頭:「要趁他們趕來前告訴主人。簡單說,主人算是猜對了。」


「喔?」


「雖然對我們來說不算是明文規定,但,作為政府出身的付喪神,一直所學習、被灌輸的觀念,就是不會擁有感情。」源清麿立刻點出重點:「沒有感情,自然不會有結緣之心,亦不會因動情而在判斷,以及在處理『分歧』點時有分別心。」


「說起來,記得很久以前對水心子說過,付喪神不會有感情。」


「是。水心子開始嘗試擺脫那些虛假的框架,只是,一旦事情傳出去,或會為他帶來危險。」


「可是,你說求婚的是他呢喵。」審神喵輕笑:「你和另一個一樣,一旦有事,就會跟貓報告訂婚。」


「嗯……我不大懂呢。」源清麿裝作不知:「主人認為我說謊?」


「貓只知道清麿這兩天變漂亮啊。」一貓一刀瞄瞄外面,另外兩刀故意在不遠處來回走讓他們看到,兩「人」惟有翻開蓋布再次「警告」:「貓記得貓幾分鐘前下的是命令喵。」


「水心子希望看到我生氣的樣子?」


蓋回布後,一貓一刀的電話先後震動,打開一看後只能互相對望苦笑。


「清麿,貓那個很固執呢。」


「水心子一心要保護我,很高興。」


布再一次掀起:「進來吧,但一定要帶柚子檸檬梳打進來,貓要喝。」


「我想吃點曲奇,水心子可以一起帶進來嗎?」


勉強爭取幾分鐘空檔可以蓋回布,審神喵聽到源清麿承認自己仍是政府先行部隊人員的身份:「不論是本丸作亂要鎮壓,還是本丸受襲作第一時間支援,以至維護正確歷史的工作,都是我的工作範圍,前者聽從上面的指示,後兩者絕對服從主人的命令。」


「簡單說,只要審神者當好員工,就甚麼事也不會發生?」


「某程度算是正解呢,表面上。」


「嘿。」


「似乎主人明白背後的意思,那我就不多言。」


「會告訴貓這些事,請問你的立場是甚麼?」


「不會聽從他們的鎮壓的指示。」源清麿頓了頓,然後搖搖頭:「同樣不會參與反抗,唯一願望是保護水心子,願他平安快樂。」


「你自己呢?」


源清麿搖搖頭,笑說自己已無所求。


「水心子絕對會生氣,絕對。」審神喵往門外望去:「對嘛?」


「清麿!」水心子正秀大步走進辦公室,沒向審神喵打招呼,直接往源清麿走去:「我已一再告訴清麿,我樂意用一輩子的時間保護清麿,我希望可以實現清麿的願望,只希望清麿多貪心一點,多點……」


然後毫無預警地抱住對方:「……依賴我……」


「喵,源……請去實現水心子的願望,你的意思貓已收到,不會強求。」審神喵自己乖乖找紙巾塞鼻:「休息一下,回去換日常服再去看表演……呀,提醒一下……那個……」


「?」


「麻煩,真的麻煩如果衣服領口大,請戴圍巾……」審神喵瞄瞄輸血袋,再想一下庫存,嗯,希望夠用:「水心子,請你注意,源的衣服不像你那樣能遮掩,喵……貓再愛看,其他人都會覺得尷尬……」


成功炸掉兩刀送走後,換審神喵被近侍刀教訓,罵她不顧自己安危,而且在這種重要時候不相信他。


「抱歉喵。」審神喵合爪:「因為怕藥研會先入為主……」


「他是值得被懷疑!」藥研藤四郎回嗆:「跟那個監察官一樣,發現出事就立刻用訂婚來討妳歡心,降低妳的疑心。」


貓咪搖搖頭:「如果只是清麿一個,貓會相信藥研的說法,但,剛剛藥研應該也看到水心子的反應。」


「那只是合謀。」


「他嘛……抱歉說一句呢喵,他和長義也不會用這種旁門左道的方法。呀,水心子應該說完全不懂呢喵。」


「……很辛辣的評價。」


「源給了情報做交換條件。」審神喵突兀地轉移話題:「既然我們已有行平,而源本人無那種意思,就無謂勉強。」


「甚麼?」


「要聽的話,先給貓梳打水,喵!」貓咪指指掛起來的輸血袋:「還有,這個已用完,藥研是不是不理貓?快拆掉和拔針,爪痛!」


「呀……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連隊戰,喵!」審神喵下班回本丸後,立刻興奮地宣佈:「大家,準備好了嗎喵?」 「是!!」 雖然每年的夏日連隊戰都會由不同的刀劍組成部隊,但隊長,和近期要訓練的刀劍基本上,只要刀種合適便會繼續出陣,所以像治金丸基本上一定會出陣的刀劍早已準備好,可以在審神喵回本丸後立即裝備剛做出來的水砲兵出陣。 「喵!去打水仗呀喵!」 「好!!」 「這星期要接到新人,可以嗎喵?」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哇!是劍!果然是丙子椒林劍!!喵喵喵!!」 「喲,大將,妳又在當貓咪了。」揉揉被巨「響」震痛的耳朵藥研藤四郎無奈輕笑:「不是說那個甚麼……圍棋男士嗎?怎會是『果然』是丙子椒林劍?」 「喵?」審神喵眨眨眼,再側頭,又一次眨眨眼:「貓沒跟藥研說嗎?審神者論壇在公開下巴照那天,幾乎很快有一致說法是他喵。」 「那……甚麼鬼圍棋男士又是?」 「貓一早有說是梗喵!!是貫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