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五二‧六

「主人,有事想得主人請准。」第二天,山姥切長義牽着山姥切國廣,幾經努力,終於在大廣間找到左爪拿着應援棒,右爪在蓋爪印的審神喵。直到這刻,山姥切長義依然不認為眼前的貓咪如他所評價般可以有「特優」的能力。

「喵?」回復會用貓語的貓咪,只是一隻「很普通的」大貓咪。

原本為審神喵準備文件的近侍刀默默放下文件,招手要壓切長谷部過去,耳語幾句後就看到那打刀以超越極短的機動跑遠,然後準備棉花球。

「昨夜我已決定答應偽……已答應考慮他的請求,會觀察他是否達到我的要求再下決定。」說了一堆連貓咪聽了也是一臉「甚麼鬼」的話,一直在旁邊的山姥切國廣低聲解釋:「長義答應我的求婚,請主人批准。」

「誰准你說?我是說考慮,不算答應!」在山姥切長義轉身咆哮的同時,藥研藤四郎熟練地把棉花球塞入貓鼻(好孩子不要學),再從超音速(誤)回來的壓切長谷部手上接過輸「血」套裝。

「大將,血庫暫時不足,小事不要浪費,麻煩先補鐵劑。」原來今天只有鐵沒有血,但近侍的動作依舊熟練:「快停止腦補,給兩位山姥切大人回覆。」

「喵……批准……哪次不批准喵?」靈魂回歸的貓咪就算回復神志,表情仍維持腐喵模式:「國廣,不准欺負長義,否則你氣跑他貓不會救你。」

「國廣?」山姥切國廣一愣,未及留意近侍的眼神變得銳利。

「兩個都是山姥切,所以叫長義做長義時,公平起見,國廣就只可以叫國廣,喵!」

「隨便,反正名號的事怎樣也沒關係。」山姥切國廣仍未說完,大廣間外衝進一群刀,一同拖走他和山姥切長義:「咦?」

「喵喵喵,兩刀派家人逼供時間呢~~」審神喵攤爪,再次撿起應援棒:「看表演看表演~~喵?」

換貓咪被扛。

「放貓下來,貓要看表演呀喵!」話雖如此,被扛起來的貓咪很乖巧地自己幫自己舉起正在吊的鐵劑。

貓咪那邊由貓咪去解決,不外乎是有刀認為某刀為保護「戀人」去說謊,但貓咪則認為此事由他們「家人」處理就好。

重點是那兩個刀派的反應。

消息飛快傳開並非沒有原因,山姥切長義找到審神喵的地方是大廣間,大廣間會開放,貓咪會進去一面工作一面玩樂,又不是宴會的最大原因是看表演,無論是直播還是幾近無間斷地重播(只有睡覺時間會關機),都會有一些跟貓咪同樣沉迷的刀劍在場,換句話說:

在場的刀劍們同樣聽到他們訂婚的消息。

就算不談一定在場,機動超高的亂藤四郎會立刻廣傳訊息,因為有和泉守兼定的「同體」演出,所以沒事一定在場的堀川國廣肯定會通知山伏國廣;另一邊嗎?不好意思,因小龍景光在的表演,長船刀至少會有人「留守」大廣間,為支持小龍景光的人準備各種點心、小食,或是調配清涼可口的飲品。

兩振山姥切立刻收到大量恭賀,以及今晚會舉行訂婚宴會的消息。

「等等!我只是說考慮……」

「請大家尊重長義的意思,在正式決定前不要公開。」

「我沒說不可以公開,笨蛋偽物!」

「……長義,你這樣說我救不了你。」如他所言,山姥切長義的回答被視為「答應」,訂婚宴會自然「依期」舉行,要問准審神喵?拜託,有腐喵不答應的BL宴會嗎?

山姥切國廣有嘗試過「挽救」,說讓「家人」之間慶祝就可以,但,一算算總要邀請主人,然後會涉及粟田口家,或者,就算他自己,一旦談到「家人」,就會因為堀川國廣要帶上伴侶的關係,自然要整個新選組的邀請……還是宴請全部人才符合長船家的帥氣而且符合禮節的做法。

長船家當然立刻分配人手去準備宴會和禮服,堀川家嗎?堀川國廣立刻召集新選組的刀劍去幫忙,然後自然拉上虎徹家,粟田口家亦因此有好幾振因為亂藤四郎的可愛拜託模式過去……當然不能不說身為新選組一份子的初始刀加州清光,庭院很快聚集大量人手幫忙打掃、裝飾。除了初始刀的號召能力外,燭台切光忠,以及長船家平日照顧大家的「恩惠」也有很大的「回禮」能力。

「那個……請客人幫忙不夠帥氣。」

「請燭台切/光忠大人帥氣地接受大家的心意!」眾刀回答,而且提出一個更適合的建議:「為主角們打扮是只有你做到呢!大家都想看到主角們帥氣地登場,拜託你喔!」

以猫丸來說,男裝西洋禮服、打扮指導方面,燭台切光忠可是公認的首席大師,所以這個「任務」確是燭台切光忠莫屬。既然大家樂意幫忙,又委派更重要的工作,再推辭就不帥氣,況且,要打扮的可是有兩個人。

是其中一個主角的「要求」呢,聽起來近乎命令那種,但另一個沒太大關係,就這樣定下。

本歌和仿作身高、體格相近,要為他們準備禮服並不困難。雖然時間倉卒,但無論長船刀派備用的禮服,還是山姥切長義自己擁有的禮服已足夠挑選有餘,所以沒有值得擔心的地方。

要擔心的事,可能是其他。

山姥切長義從沒想過自己會有如此心神恍惚的一天。禮服準備好幾套,為了方便他們挑選,因為外套都是黑色,所以他們都決定先換上裇衫再想如何配搭。看到難得穿上手工精緻的上衣的「偽物」,山姥切長義察覺自己竟然會臉紅。

「怎……怎麼了?」

「嗯?」

「沒,沒事!」山姥切長義背轉身掩飾臉上的熱度,沒想到卻偏偏讓對方看到自己緋紅的耳朵,聽到背後的輕笑聲後立刻回頭:「笑甚麼?」

「長義果然很可愛。」

「胡說甚……笨蛋……」氣勢因為對上對方的笑容而消失無蹤,山姥切長義突然發現對方的樣貌遠比自己所知好看,心裡升起「不愧是由名家仿照自己打造的作品」的想法,意識到此事的同時,內疚、不安感同時浮上心頭。

捨不得拖累他。

自己只是自作主張說接受「戒指」的意義,從沒真正問過他的想法,尤其聽到那些剖白後,「意義」是否仍是相同亦是疑問。

答應政府繼續監察是他的事,因為政府種種,以及知道不得不抉擇而對上面有離心也是自己的決定。那句「考慮」等同拖對方落入和自己相同的泥沼中。

「不後悔嗎……不,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

「?」

「一旦日後被主人或者政府發現,明知而仍然和我訂下婚約的你會和我一同被排除。」山姥切長義第一次感到心痛:「你可以跟大家說我突然發脾氣,台階主人今早已給了我們,推到我身上就可以。」

那隻貓咪,到底她是故意,還只是碰巧?

「為何?」

「原因我不是說了嗎?」見山姥切國廣走向自己,山姥切長義發現自己雙腳被釘在原地無法活動,一個安心的擁抱令他幾近崩潰:「蠢材,應該是我問為甚麼呀!」

「從現在開始,我們一起面對。」

從未有過的輕鬆感讓本歌願意把身體的重量交託給對方,兩刀互相緊靠幾分鐘,溫馨的感覺令他希望偶爾「主動」,正待他扶正仿品的臉要親上去卻被敲門聲打斷。

是三条家的小剪刀靈,她手上捧着一盤飾物,開門後看到兩刀抱住像是做錯事般立刻低頭道歉:「抱歉喵……因為大人們都在忙,所以蜂須賀大人請我幫忙送來配飾,說……呃……喜歡的話,不介意請收下喵……對不起兩位山姥切大人……」

「沒事……」若然是平日,山姥切長義不會有心思應付眼前這種「偷偷」召喚的刀靈,只是看到小小的女孩子內疚得快要哭出來的模樣太惹人憐愛,而且記得她因為整理、剪裁布料等的能力而自願幫忙,怒氣或者厭惡感全然不存在,主動過去蹲下接過配飾,再摸摸她的頭:「謝謝,猫小姐是好孩子,是我們沒注意到,希望沒嚇着猫小姐。」

「嗯!」小小的剪刀靈很快露出笑容:「謝謝長義大人,長義大人很溫柔,你們一定要幸福喔!」

「長義……大人?」以前被她喊作「監察官大人」的山姥切長義不禁眼神一恍。

「是貓咪大人……我甚麼也沒說!以後大家會稱呼長義大人做長義大人,我……不妨礙兩位大人,先失陪。」

「我們的主人不愧是『特優』評分。」站起來關上門,山姥切長義作出新的評價:「開始明白大家會陸續投向她的原因。能力縱是一般,但這種心思嘛……嘿……」

「因為她是大家,包括長義的主人。」山姥切國廣隨意拿起幾件配飾細看,大多是胸針,手工精細,肯定是名師出品,但,胸針,或者扣針這點似乎會弄壞借用的衣服:「很漂亮,但刺在禮服上會留下痕跡吧?」

「要和場合有相符的飾物配襯才符合禮數。」山姥切長義仔細挑選兩組設計、風格相似的飾物,其中一份放在靠近山姥切國廣的一側:「穿我的禮服吧,因為以前公務的關係,我有兩套相同的禮服方便必要時用,只是那個必要時從沒出現過,嘿。現在回想反而懷疑為甚麼當日我會如此盡心盡力……無聊。」

無視戀人的驚愕眼神,山姥切長義從禮服堆中抽出自己兩套設計簡潔的馬甲和外套為對方穿上和別上各種飾物,領結亦為他仔細結好:「今天只是訂婚宴會,簡單莊重已足夠,正式、手工訂造的禮服就留待正式那天。」

「長義已想到正式那天?」幫忙整理的手立刻頓住,山姥切長義立刻回嗆:「我沒有答應!你先有『優』的評分再說!」

「是~~」

沒有長船和伊達組來不及準備宴會,雖然只是宣佈訂婚,但依然收到滿滿的祝福,從沒放鬆戒備的近侍終忍不住問身邊的審神喵:「真的沒關係?」

「現在確認沒關係呢喵。」貓咪以眼神示意:「長義現在只會是長義,今天整個人的感覺變得柔軟呢,眼神也總是追隨着國廣……不但不是說謊,而且嘛,很大機會已連心也被我們那位奪走呢喵。」

「但放任他們不是好事。」

「維持現狀就可以,不,本丸從今開始要守護他們的幸福。」

「這是命令。」審神喵低聲道:「長義現在是貓的刀,就算上面要人我們也不會交出去。」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第二天,大家仍是未能為家規被打破的事,或是白山吉光受到咒術束縛的事找誰幫忙等事得到一致的看法,擔心家裡過度反應,更擔心可能分成兩派的兄弟們吵起來……不,若然被他們知道咒的事,會否集體暗墮也是未知之數。 最後由浦島虎徹提出「先告知主人有關咒術的事」的想法,因為當事人沒反對,而且涉及出陣時大家的安危,所以確為最重要,也最緊急的事,之後嘛,大概見步走步。 照「預計」、「推算」是這樣沒錯啦,會一樣才奇怪。

「你們的事我和浦島會保密,其他人的事我早知道,一直不會說的事之後也不會說。」 「會議」結束後,除了預訂房間的兩個山姥切留在原本的酒店外,其他人都先後離開。山姥切s拒絕他們合資改訂房間而導致費用增加的部分的要求,所以在道謝和承諾互不侵犯後離開。至於亂藤四郎和浦島虎徹因為擔心白山吉光的身體狀況,所以不但多留個多小時,而且不准信濃藤四郎他們今天回本丸。現在換亂藤四郎訂一個可以供四個人休息的房間,方便他們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