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五二

「剛剛是故意?」丟貓到床上後,藥研藤四郎厲眼問道。

「喵~~貓不懂藥研的意思呢喵。」有貓明知故問,而且裝可憐:「藥研很兇,貓怕。」

「剛剛妳是故意帶起那個BL的話題,我認為我沒說錯。」藥研藤四郎收起部分眼神,但仍然非常嚴厲:「大將,不要隨便玩火或者打草驚蛇。」

「說過很多次,藥研太容易緊張喵……」幾秒前還趴床的審神喵爬起來,對着自己的寶貝刀奸笑:「會打草驚蛇只會是藥研這種反應,作為一隻腐喵,到底有哪一天沒說BL,相信大家也無法想到呢。腐喵推CP是日常,對象可以天天換,喵!」

頭腦冷靜下來的短刀現在才理解到貓咪所說的情況是事實,公認那種。就算那隻腐喵成性的貓咪說出多離譜的BL宣言,大家也只會當她又「發作」,不會想太多。

惟一慶幸是,大家同時已習慣他「捉貓」,所以剛才的一切對本丸其他人來說只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竟然當眾行事,真有妳的風格呢,大將。」

「貓只是見機不可失,遵照BL的直覺。」審神喵癱回床上:「這樣嘛,兩邊也會逼供呢喵。」

「會這樣順利?」藥研藤四郎不以為然:「若然大家早習慣妳的BL腦,今天妳的話對大家來說不過是沒任何意義的無聊話。」

「喵,要賭嗎?」貓咪在床上滾,再大字型霸佔整張床:「堀川家很重視兄弟,長船家很重視名聲,聽說已追問過不只一次,每次也被我們的山姥切擋下……無論哪一邊,也不可能讓無名無份,但又一直同居的情況無限期維持呢。」

「喂,沒有結緣的刀劍可不少。」

「但其他人至少有承認是戀人,甚至已訂婚。」審神喵秒回:「像他們這種明顯已是成人間交往的關係,連炮友也沒承認的情況可沒有。」

「我好像聽到不得了的字眼。」藥研藤四郎挑眉:「喲,大將,妳好像越學越壞。」

「炮友在現世雖不是很光榮,但亦算是可以互相,甚至公開承認的普通關係,喵。」似乎有隻貓咪不知死,繼續「那個話題」:「但他們連這種也不承認,甚至連一夜情那種……喵,他們每晚住在一起,不是『一夜』呢喵……哇!」

話題因為審神喵要接受教訓而暫停,但不代表中止。

第二天,除了貓咪「點名」那兩位被他們的家族捕獲、帶走外,下班回來的貓咪瞄到意料之外變得比平日親密,或者說氣氛有所改變的兩刀。可是,未及細看已被「請」回辦公室。

山姥切國廣牽着山姥切長義「請」審神喵到辦公室詳談。近侍有說過要先讓審神喵梳洗更衣以防止現世的瘟疫傳入,惟山姥切國廣堅持:

「若近侍大人擔心瘟疫之事,談話結束後我可以和長義留下來打掃消毒。」

「喂,我沒答應過。」

「如果長義不介意再被大家拉回去審問,我可以放手。」山姥切國廣假裝放開、收回手,秒被山姥切長義伸手牽回,一貓一刀現在才看到他們是用戴着定情信物(戒指/手環)的手來牽手。肯定另一位山姥切會留下後,山姥切國廣再度開口:「主人鍾情男人間的戀情,我等實在無法置喙,但請主人尊重我們的想法。本歌有作為本歌的尊嚴,即使是主人亦不應涉足。」

看到氣勢十足的打刀,審神喵滿腦都是BL,忍不住立刻反問:「為甚麼會是由山姥切來跟貓說,那邊的監察官大人是成年人,他可以自己來說。」

未待山姥切長義開口,山姥切國廣已回答:「就當是我多事,不希望主人和長義之間有任何誤會。」

貓咪的耳朵動了動,而打刀的下一句更讓她的尾巴忍不住甩了一下。

「請主人對長義以名字相稱,本丸裡就只有他被主人排擠在外實為不公。」

「山姥切先生,你這句是僭越。」近侍刀立刻制止,卻被審神喵壓下。

「上次已說得很清楚,只要他承認你,貓自然會以名字稱呼。」貓咪的尾巴又甩了一下:「就算深愛對方,保護一個不願意承認自己,一直對自己惡言相向的人會很辛苦,猫丸的宗旨是希望大家可以幸福,但幸福是無法強求。」

「我會注意,感謝主人提點。」

「貓剛下班,現在很累,請你們先回,打掃、消毒就不用麻煩你們,藥研會處理。」審神喵示意短刀「送客」,再着他陪自己回房間。

「大將,剛才太明顯。」

「貓只是談BL,沒說其他事。」

「但妳的語尾全部消失。」藥研藤四郎搖頭:「如果他們夠細心,一定會察覺。」

「就算察覺也沒證據呢喵……」審神喵自己拿換洗衣服:「安心安心,他們如果『誤會』,貓就換個方式再逼婚一次,那他們就會相信貓只是一隻腐喵,腦袋沒有BL以外的事,喵。」

事情是否暫告一段落無法肯定,但山姥切國廣決意保護山姥切長義的立場已很明確。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表演的歌曲如貓咪所說般換了一部分,所以大家今天看得很滿足,審神喵在表演結束後立刻乖乖去梳洗更衣,而近侍刀則拿晚飯上去。明天是周末,大概他們今晚會很忙,雖然聽說最有可能是被罰完成所有工作(笑)。 夏日的夜晚比較悶熱,而且看表演時源清麿隱約感到奇怪的視線,所以半夜趁水心子正秀睡熟後悄悄溜出被窩,沒帶上任何本體在本丸裡進行調查。 縱然無法肯定視線來自誰人,甚至是否真實存在,他的目標暫時只有一個:粟田口刀

某打刀很快明白某隻貓咪會被某短刀「監視」的理由不完全在自己身上。 嗯……大家以為他們的貓咪主人在看完那個表演最後一站的初日,會乖乖上班,等待周末再看表演。沒料到…… 「喵呀!快開!快開投影呀喵!」當大家看到一隻剛回來的貓咪衝下樓,邊大步走邊叫大家幫忙:「貓買了今天,剛買!趁還有時間先看後面!」 本丸甚麼不多,極短多,而且等級不低,加上昨天東西未收起來(因為大家會看重播),所以五分鐘內完成一切,甚至

吉光之劍的話,源清麿想了幾天仍然不理解,惟有暫時放下不理,今天又是貓咪主人的偷懶日,所以打刀又看到有隻貓咪推着「不准丟車車」在本丸趴趴走。 說起來,這車是陸奧守吉行和那個南海太郎朝尊一起設計(大概拖了肥前忠廣幫忙一起製作),裡面不會有甚麼古怪吧? 「喵?清麿喵?」圓圓的審神喵推着車車往源清麿走去再探出頭:「本體……沒換回來嗎喵?」 「水心子很關心我,相信不可能換回來。」源清麿搖搖頭:「除非主人派我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