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五九‧五

「喔?不是傍晚才訂嗎?能即日收貨實在意料之外……」

「因為我希望可以為清麿準備得最好……」水心子正秀放下紙箱,找來美工刀拆開,把裡面大部分物品拿出來,今天有用過的遮瑕膏、粉底,還有基本的化妝套裝(含化妝掃等工具)很快拿出來,源清麿則一面細心拆開保護包裝一面欣賞,見戀人在整理紙箱裡的墊材很自然地開口:「既然已經全部拿出來,回頭我會收拾,始終是我的東西……咦?」

原來水心子正秀借紙箱遮掩拆開「不在預定內」的貨物,披到源清麿的肩上,薄櫻色的絲質圍巾輕溥柔軟,但已足以遮掩令人感尷尬的痕跡。

「……送給我的?」源清麿想起在傍晚下單時,水心子正秀為了令自己無法付錢,所以一開始已「搶走」房間裡唯一的個人電腦,只准自己在他身邊看、挑選想要的東西,之後又隨便找個理由不准自己留在旁邊,原來是為了這條圍巾嗎?看到戀人有點內疚,又極為溫柔的眼神,加上細心整理的動作,源清麿感到自己的心被滿滿的幸福佔據,眼眶開始發燙:「謝謝你呢,水心子。」

如果,如果有一天必須下決定,就算是折刀也要守護這振屬於自己的「水心子正秀」。

「我知道清麿會屢勸不聽……」在「胡思亂想」的源清麿因為水心子正秀的聲音而「清醒」:「所以,再微小也好,也希望可以提醒清麿……」

櫻花飄散,一身出陣服的水心子正秀站在源清麿面前。

「怎麼……呃,請問發生甚麼事?」看到對方換上出陣服後片刻卸下有掩蓋臉孔作用的外套和帽子,腦海開始混亂,習慣令他很自然以話題,表情掩飾自己的情緒。

「……果然,清麿的壞習慣又來了……」水心子正秀扁扁嘴,很快重新端正表情,從紙箱裡取出一物走回源清麿的面前,見對方不自覺倒退幾步,忍不住搖搖頭:「雖然此身打扮略嫌不夠端莊,但相比無法露出臉跟清麿說話,讓清麿看清楚我的表情來說較有誠意,在此先向清麿道歉。」

「等等……水心子……」

水心子正秀沒理會源清麿的「反對」,維持一刀後退,一刀往前走的方式,把源清麿逼到難以逃走的位置再朝他單膝下跪,打開手裡的絨盒,裡面是一隻不算名貴,但款式素雅,刻有水心子正秀刀紋,表面有仿照顯現於世的水心子正秀的地肌紋理的戒指:「請問清麿願意戴上它嗎?」

防線即時崩潰,源清麿掩臉不住哭泣,連抑壓哭聲也無法做到。

「清麿……我……」因見對方反應太大,水心子正秀立刻嚇得從地上彈起扶住戀人:「我我我……清麿不願意也沒關……清麿?」

「水心子……到底你還打算帶給我多少驚喜?」源清麿緊抱對方,埋臉到對方的肩上不斷磨蹭:「這東西對所有人來說都是我們不順從的證據啊……水心子真的不怕嗎?」

「會送給清麿當然不怕……」水心子正秀頓了頓:「我更怕清麿會突然丟下我消失……」

源清麿沒有回話,只繼續蹭水心子正秀的肩膀,隱約猜到他的意思的新新刀之祖再次開口:「請清麿戴上好嗎?希望可以隨時提醒清麿無論發生甚麼事,我也樂意和清麿一起面對。」

「……嗯,嗯……」

第二天早上,源清麿比平日晚離開房間,沒多久就在庭園看到自己的同伴,而且對方難得主動往自己走過去:「早安呢,山姥切大人。」

山姥切長義表情複雜地上下打量源清麿,源清麿詐作不知待對方先開口。

「喂,還沒玩夠交換遊戲?」

「監察官大人不也是我和一樣嗎?」源清麿挑挑眉,故意換一個稱呼。

山姥切長義立刻臉紅:「我只是為了考核他的能力,用本體的力量隨時評估他的工作,拿他的本體不過是不想讓他一個人拿兩個本體太張揚。」

「呀呀……若是這理由,又確是必要呢。」源清麿輕飄飄地說着:「我的本體嘛,水心子說若不是出陣,或者有特別需要都要由他保管……用他的本體作為交換,大概是這樣。」

「你還好嗎?」

「在本丸裡能有甚麼不好嗎?」

山姥切長義沉默十多秒,別過臉低聲道:「今早聽到傳聞說昨夜聽到你的哭聲,真的沒事?」

「難得我們的監察官大人會關心他人……」源清麿搖搖頭:「似乎昨夜打擾大家,感謝監察官大人提醒我要向大家賠罪。」

聽到官腔的回覆,山姥切長義知道不適合再打聽下去,源清麿簡單道別後信步在庭園慢慢走上一會後,被不遠處的可愛聲音叫住。

「吶,源先生,這邊喲~~~」源清麿回頭,看到有短刀從樹上降落。比女孩子可愛的短刀帶着笑臉走近,側起頭仔細往上望向他:「……嗯……果然沒看錯,源先生的妝今天太濃呢……記得源先生平日很少化妝,昨天下午的妝明明化得很漂亮耶。」

「原來亂君昨天可以看出來,很厲害,我還以為大家都不知道呢。」源清麿一面回應,腦裡一面搜索有關眼前短刀相關「資料」,沒證據顯示他有參與審神者的「會議」裡,但他和審神者有以乾媽/乾女兒相稱,不得不提防。

「化濃妝不但無法掩飾眼睛腫起來的事,反而會更明顯。」亂藤四郎再三打量後得出結論:「去找鶯丸先生要點泡過的茶葉,用已不打算再用的手帕,或者薄布包起來,趁溫暖時敷眼,聽說很有效呢。如果不行就要冷敷,用冰過的湯匙敷在眼上,是流行雜誌最近推崇的秘方喔。」

由於沒感受到敵意,源清麿有禮地彎腰回應:「謝謝亂君提醒,我一會兒會去找鶯丸先生。」

「我認為源先生回房間等就可以呢。」

「不好意思,我不明白。」

「相信水心子先生吧……」兩刀聽到不遠處傳過奔跑聲,亂藤四郎趁源清麿往聲音的方向看時偷偷往上瞄了一眼,在他回頭時笑着續說:「偶爾要讓戀人……咦?我好像看到戒指呢,那更應該讓他幫忙耶。」

「既然如此,請恕我要先失陪。」

「記住要先卸妝才敷眼喔。」

「是,謝謝亂君提醒。」待源清麿走遠後,從亂藤四郎降落的樹的位置,又有一振刀降落:「看起來不像壞人。」

「因為不是壞人嘛……」亂藤四郎回頭朝自己的伴侶溫柔地笑:「剛剛麻煩浦島呢。」

「亂剛剛才教源先生要讓戀人幫忙就不要太客氣。」浦島虎徹過去拍拍伴侶的頭:「我不要每次都說啊!況且……這不也是為了大家嗎?」

「知道耶。真是的,那個笨蛋哥哥又想瞞着我……幸好我有哄加州先生說了一些……」亂藤四郎鼓起腮:「不過,既然沒特別事,這次放過他一次。」

「真的不要緊?」

「應該不要緊……剛剛水心子先生是立刻跑去找鶯丸先生?」

「嗯。」

「那肯定不要緊呢。」亂藤四郎輕笑:「就等源先生今天好好休息,安心接受水心子先生的服務。剛剛的事請浦島保密喔。」

「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看到眼前面色蒼白又咬着唇逞強忍耐的同僚,大和守安定完全理解自己另一半寧願和三日月宗近對上都要保護他的理由。 我見猶憐。 在戰場上強悍得總是秒殺遡行軍的一位,被觸碰到痛處才能讓人發現他明明遍體鱗傷,還要努力逞強去保護他最深愛的人,深情、悲傷得讓人會有忍不住出手相助的念頭。早幾天源清麿慘叫後,大和守安定亦有和加州清光趕過去,看過源清麿失常時的模樣,聽到他痛苦時的呢喃。雖然不大肯定導致源清麿失常的真正原

大概是在古府中摸了兩天,連貓咪都看不過眼的關係,審神喵終於忍不住用七步骰讓加州清光等一行刀回本丸。 「我要洗澡!」加州清光回到本丸的第一句話是這句,然後立刻被大和守安定攔住:「你是隊長,要去跟主人報告戰況!」 「嘛,主人一直在看,不用啦~~~」加州清光說出令他會被扭耳朵的話,沖田組兩刀吵吵鬧鬧地往辦公室走,和泉守兼定看到堀川國廣來接自己,飛也似的往他跑去;自昨天開始特別注意一文字則宗舉動的虎徹組縱

源清麿比以往快復原,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這個: 「哇~~~~那隻大變態的骰運越來越爛呀!」加州清光望着眼前的「一」,又一次慘叫:「為甚麼不是『一』,就是『二』??」 「清光,我要提醒一下你呢,骰子是你擲出去。」大和守安定白了他一眼:「大家還未怪你,清光竟然先怪主人,不如趁快可以休息,讓大家一起教訓你?」 「不用,不必,太客氣呢,安定。」加州清光立刻搖頭。 「哈哈……年輕的小子們真可愛呢,多待一會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