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五九

結果,星期日的直播表演,源清麿跟昨天一樣,要穿水心子秀的外套出席。

嗯,只限一場。

畢竟連續兩天以這種打扮出現,再笨再單純的刀劍(秋田藤四郎除外)都能從最近的情況猜想到一二,何況是「經驗豐富」的刀劍們?第一場表演結束後,源清麿立刻被「拐走」,而因為早上的事而完全激起戒心的水心子正秀無論如何也要跟上去,即使源清麿以自己本體作為交換亦不答應。

「不行,清麿今早已騙過我,我不容許自己再犯一次相同的錯誤。」水心子正秀眼神銳利,絲毫不退讓:「請讓我一起過去。」

因為源清麿知道自己的戀人擁有的「資料」不如自己,所以他很清楚明白對方現在是真正生氣,而非知道有意「帶走」自己的兩振刀是審神喵方的相關刀劍,但若然他要跟上去……源清麿不清楚自己會否有餘力去維持自己的「人設」,以溫和的形象、聲線,進退合度地「操控」場面。

那段和那隻貓咪談判後的空白時間,他很難保證那一方到底會把自己的事傳至多少刀劍耳裡。

何況,其中一個對手個性和自己相似,不是容易應付。

「清麿。」見戀人不回答,水心子正秀逼得更緊,氣氛變得異常尷尬,來拐刀之中的其中一振勾起嘴角輕笑,淡淡說:「的確一起來更適合呢,因為接受正確教育的人應該是兩個……我是說,技巧、安全的事,由水心子君直接學習比較適合呢。」

「嘛……的確……要知道的人是他。」初始刀大人點點頭:「一起跟我們走。」

「到加州先生的房間脫下來看個仔細?是說這外套也太熱呢,不小心會中暑喔。」

「脫?是不是……」聽到關鍵字,某刀跳……沒事,他已被扛走。

「我會跟安定說,反正笑面先生的房間不可能有工具。」加州清光做了個手勢要他們跟上:「嘛……搞不好情況很慘,算了,先看看再說。」

源清麿提心吊膽地跟着走,臉上表情無一絲變化,反倒是水心子正秀怒氣沖沖,緊緊牽住源清麿的手以免他逃走。

「安定,不好意思,我想和他們聊一會,請問可以暫時讓……」看到大和守安定伸出手,加州清光苦笑:「想買甚麼?」

「聽說新出一款蛋糕,清光付錢我就出門買兩份一會兒一起吃。」

「嘛,真是的……」加州清光只是嘴巴說說,倒是很爽快拿出錢包給了對方足夠有餘的錢:「多買兩杯喝的當作下午茶。」

「要說『請』呢,清光。」

「是,請安定幫忙買我們的下午茶。」今天的加州清光很乖,沒和大和守安定鬥嘴,所以藍色打刀也沒故意找事跟他鬥氣,乖巧地接過錢,臨離開前上下打量源清麿,理解地點頭:「如果換轉是我,一定把清光打至只剩一血呢……先走喔,你們請自便,如果清光說話太過份,回來告訴我,我會幫忙教訓他~~~」

天保組兩刀聽到一臉茫然,但源清麿仍然維持溫和的表情,而水心子正秀則很快回復帶有敵意的眼神。

「嘻,是時候扒光呢……就請脫去外套,為了檢查喔。」見加州清光關門及鎖門,笑面青江以事不關己的語氣說出嚇人一跳的話。

「你想對清麿做甚麼?」水心子正秀撲上要擋在源清麿的「敵人」之間。

「應該反問……請問你對源先生做過甚麼呢?」笑面青江輕易以溫和的聲線,指尖不用上任何氣力就擋住水心子正秀的暴衝。源清麿暫時認為他們兩人並非有強烈敵意,而且自己動手較安全,所以未到加州清光出手已自行脫下外套。

「呀……果然很慘,一點也不可愛。」看到佈滿吻痕的頸項和前胸,「擄人」的兩刀臉色一沉,加州清光直率地說出感想:「安定已經說得太輕呢,如果我下手這樣狠,應該會被他真‧首落。」

「不處理幾天也無法消散……」笑面青江站起:「我去拿熱水和毛巾。」

「我要去找遮瑕膏,你們兩個不要想着逃走……真是的,那隻大變態沒作聲,那小子也沒提醒你們嗎?」加州清光轉身打開化妝檯的抽屜翻找:「就算不談會讓大變態失血過多,你們那樣也隨時出意外。」

「咦?」事情和預計不同,令兩刀一時感到錯愕。

「這兒……」加州清光暫時停止翻找,以指尖在頸側由上而下來回輕掃:「人類的身體,大概這位置有重要的血管……那小子以前有提醒過大家,就算要親也不能親這個位置,否則一個不小心會弄破血管而失血過多。雖然可以手入,不像人類會掛掉,但這種麻煩事可免則免。」

源清麿頸側的相若位置有不只一個吻痕,水心子正秀無法掩飾自己自責、挫敗的表情,只能失落地抱膝坐,埋臉在膝蓋上。

「找到……」當加州清光找到遮瑕膏時,笑面青江帶熱水和毛巾回來。

「來,不要怕弄濕……用熱毛巾敷在上面會加快消失,不過嘛……」笑面青江把整盆熱水連毛巾推到水心子正秀面前:「你弄出來,要自己負責喔。我的御神刀大人若是不小心弄到會被看到的地方,事後會替我處理,這種事要做的人負責。」

「我自己來就可以呢……」看到戀人快燒起來,源清麿有意為他解圍,可惜秒被拒絕。

「不可以寵壞。」除了兩刀阻止外,源清麿亦聽到戀人拒絕自己的要求:「大家說得對……保護清麿和照顧清麿都是我的責任。」

當水心子正秀細心為源清麿熱敷時,加州清光叫源清麿伸手。

「手?」

「這東西借你今天用而已啊,是我買給安定的呢~~」加州清光見對方沒反應,索性直接托起源清麿的手腕:「之後請自己買……嘛,現在最重要是試色。」

「試色?」

「每個人膚色不同……你的膚色比安定稍深……希望不會太明顯。」加州清光皺眉,倒出一點液體在源清麿的手背抹開:「果然差一點呢,但應該還好……」

「以我的偵察判斷是及格呢。」

「那我信你喔。」加州清光把手裡的遮瑕膏放到水心子正秀的手邊:「你替他敷完後幫他弄,一丁點就夠。」

「我自己處理……」

「不准!」加州清光見有刀屢勸不聽,直接拍走往遮瑕膏伸的手,水心子正秀正要怒瞪「兇手」反被對方搶先瞪回去:「你這傢伙弄出來,當然要去善後。還有,自己弄會有盲點,連後頸也有……真不懂你們……我現在去拿粉底……直接化個淡妝會較自然。」

「可以不必……」

「一會兒讓那隻大變態,我是說讓主人看到,她又失血的話,小心被那小子揍。」加州清光索性拿出化妝箱:「這事我相信要我出手呢。」

「……不……我就可以。」源清麿再次居調停:「以前一些潛入行動要化妝,基本的都懂。」

加州清光沒太大反應,直接把化妝箱給他:「小心點用,不要弄髒,否則我可能要你賠喔。」

「明白,實在太麻煩加州先生呢。」

「不好意思,麻煩兩位。」看到「成果」後,即使眼前兩刀仍有一絲懷疑,但既然感受到善意,自要以同樣的善意回應。令源清麿感到意外的是,他的戀人比他先開口道謝,而且之後主動收拾用過的物品和地方,「教學完畢」已接近下一場的表演時間,所以他們亦不再耽擱另外兩振刀劍的觀劇時間,再次道謝後離開。臨出門前,加州清光叫住他們:

「再提一句,真的沒辦法嘛,万屋那邊有很多可愛的圍巾、頸鍊,自己選一條送給人的事,應該不用我教吧?」

「謝謝初始刀大人提醒,以後我會注意。」

「……怎樣看?我們的初始刀大人。」確認兩刀走遠後,大脇差低聲問。

「如果說戀人評分,一定不及格……可愛也是……」加州清光搖搖頭:「其中一個相信不用太擔心,所有反應可以一眼看穿……」

「藏得很深呢,另一個……」大脇差點頭:「主人似乎想打他們的主意……我反對……」

「沒事,我會和那隻大變態報告,順便拿回下午茶的錢,那些我一定會當公務開銷耶……」加州清光吐舌:「幸好安定夠機靈,否則我不知道怎樣找一個地方出來。不過嘛……也真的太慘耶,那傢伙到底是藏太深,還是過度縱容?被親得快可以用傷痕去形容好嘛,不痛也會不舒服耶,是安定的話,絕對即時一拳打飛我,做不下去呢。」

「我相信是後者……比我還能忍……嘻,不過換成大太刀的話,不阻止可能會折刀,在這方面確有分別。」

「嘛……你到底經歷過甚麼?」

「請恕我不便回應。」笑面青江溫婉一笑:「我的御神刀大人會不高興喔。」

有寵愛刀劍,尤其是沖田組的貓咪,加州清光花在下午茶的錢當然可以取回之餘,順便討得他和大和守安定的指甲油各一,在近侍開口趕刀前,打刀聰明地收起嬉笑臉,正經地問:「大變態,不,主人……你不會打算對他們出手吧?」

「不會喵。」

「咦?那為甚麼要我和笑面先生試探?」

「喵……只是捉弄一下他們而已呢……」被懷疑的視線緊盯,審神喵舉爪投降:「清光是貓的初始刀,你有權知道,但,請清光記住,會給你知道是因為清光是貓的初始刀,暫時不能讓其他人知道。貓暫時和源訂下互不侵犯協議,今天請你們過去不完全是為了試探……那個傻瓜,如果不敲醒另一個追上去,遲早有一天會笨笨的碎刀……」

「到底是怎樣一回事?」

「再說就是說別人壞話呢喵……而且,清光和安定的相處方式,在貓看來是很適合作為一個示範呢。會請青江幫忙,其實只有他有辦法看穿他……」

「呀……的確只有笑面先生有辦法,如果不算那個三日月的話。」

「這種話題,青江比較適合呢喵。」

「哈哈,我贊成。」加州清光從地上爬起:「之後有問題隨便找我,反正我還想揍那小鬼。」

「喵?」

「甚麼也不懂卻佔盡好處又不自知……若然以他十分一的遲頓去對安定,我早被首落呢。」

「所以貓才說你們是很好的示範喔。」

「我每天被追斬也算?」

「因為是清光自找,安定想殺你,清光早就身首異處喵。」

「喂,那邊的小子。」加州清光揚揚頭,挑釁地望向藥研藤四郎:「要捉弄那兩個傢伙的人,我一個就夠。你是大變態的代表,有協議就不要出手。」

「不用你教。」

「掰啦,總之,有事叫我,一定會幫忙。」

「先謝喔喵。」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看到眼前面色蒼白又咬着唇逞強忍耐的同僚,大和守安定完全理解自己另一半寧願和三日月宗近對上都要保護他的理由。 我見猶憐。 在戰場上強悍得總是秒殺遡行軍的一位,被觸碰到痛處才能讓人發現他明明遍體鱗傷,還要努力逞強去保護他最深愛的人,深情、悲傷得讓人會有忍不住出手相助的念頭。早幾天源清麿慘叫後,大和守安定亦有和加州清光趕過去,看過源清麿失常時的模樣,聽到他痛苦時的呢喃。雖然不大肯定導致源清麿失常的真正原

大概是在古府中摸了兩天,連貓咪都看不過眼的關係,審神喵終於忍不住用七步骰讓加州清光等一行刀回本丸。 「我要洗澡!」加州清光回到本丸的第一句話是這句,然後立刻被大和守安定攔住:「你是隊長,要去跟主人報告戰況!」 「嘛,主人一直在看,不用啦~~~」加州清光說出令他會被扭耳朵的話,沖田組兩刀吵吵鬧鬧地往辦公室走,和泉守兼定看到堀川國廣來接自己,飛也似的往他跑去;自昨天開始特別注意一文字則宗舉動的虎徹組縱

源清麿比以往快復原,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這個: 「哇~~~~那隻大變態的骰運越來越爛呀!」加州清光望着眼前的「一」,又一次慘叫:「為甚麼不是『一』,就是『二』??」 「清光,我要提醒一下你呢,骰子是你擲出去。」大和守安定白了他一眼:「大家還未怪你,清光竟然先怪主人,不如趁快可以休息,讓大家一起教訓你?」 「不用,不必,太客氣呢,安定。」加州清光立刻搖頭。 「哈哈……年輕的小子們真可愛呢,多待一會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