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五七‧五

「長義,請休息一會,靠枕隨時準備好。」見對方回到房間後一直在一角呆站,山姥切國廣終於忍不住開口。

「……叫你做靠枕就做靠枕,不會有點主見嗎?」

「長義不希望有洩露消息的嫌疑,所以只需一個聽人說話的靠枕……」山姥切國廣不慌不忙接下「攻擊」,對未婚夫的個性、說話方式早已見怪不怪:「若然山姥切長義,希望和山姥切國廣徹夜詳談,我絕對樂意奉陪。」

山姥切長義愣住幾秒,然後露出溫柔的笑容:「不愧是名家打造的刀劍,就是有名刀應有的凜然氣勢。」

山姥切國廣呆住,幾秒後才懂得臉紅。

「才讚美一句就受不了嗎?」山姥切長義壞笑,朝山姥切國廣遞上手:「嘿,可能只此一次,請不要放過機會。來吧,我惟一承認,屬於我的仿作。」

山姥切國廣覆上手,兩刀一同走向床上,背靠背地坐下,維持牽手的姿態開始「對話」:

「監察官的工作,我親愛的仿作知道包括甚麼嗎?」

「等等……怎麼突然……」

「很意外。」本歌悄悄瞄了眼背後,然後笑起來:「原來你這樣容易臉紅嗎?早知道平日多點逗你玩。」

「呃……」

「喂,沒時間給你害羞,快點答問題。」

「……是……大概是評分、作出報告……抱歉只想到這樣多。」

「不必說抱歉,不清楚是很正常的事,其實你已算答對。」山姥切長義低聲道:「重點是監察官,身份必須完全獨立,對被監察者而言。」

「咦?」

「答應你的求婚,是違反守則。」山姥切長義淡淡說出自己的違規之處:「就連戀愛……正確來說,是任何感情也不可以有,訂婚更是嚴重違紀。因為我算是監視者,不可以和被監視的對象,以及其他相關人士有任何超出工作以外的關係。」

「甚麼……」

「那天你質問我時,問題的方向正確。」山姥切長義回憶當時情形,臉頰泛起淡紅:「呀……不過嘛,『本歌的自尊』確是實情。只是『本歌的自尊』是個人心態,但剛剛說的『規則』,就跟我的身份,甚至性命攸關。」

「難道說……一旦違規……」

「懲處自然少不了,公務員可不好混。」本歌山姥切苦笑:「最嚴重大概是革職。對人類而言,革職只是失去工作,他們可以另外再找。只不過嘛……」

「你,還有其他人是被政府召喚的付喪神。」

「正解,偶爾聰明一下,挺好呢,我的仿作。」山姥切長義發現逗玩仿作的方法後,開始樂此不疲地玩,順便偷偷回頭看對方的反應:「果然又臉紅,平日很會欺負我,現在換你自己被欺負,請問有甚麼感想?」

「……請不要提……」山姥切國廣開始想蓋回他的被被。

「臉紅的樣子比較吸引……OK,不逗你,正事要緊。」山姥切長義收起笑臉,手不自覺緊握山姥切國廣的手:「你剛剛的答案是『我們』,是跟我和源的估計相同。只可惜,被革職、考核失敗的公務付喪神,因為無法再在時之政府內出現,也沒有聯絡前同事的資格,其他付喪神難以知道他們的下落。」

「沒有資料、記錄,就不存在『答案』和『問題』。」

「喂,我可愛的仿作,你再繼續表現如此聰明,會使我想為之前取笑你笨蛋而道歉……嘿,有趣。」

「長義才是……意想不到……」

「那是因為……背脊借我,不要亂動。」山姥切國廣未及理解就感到對方的身體往後倚,把大部分重量交託到他身上:「源說中了,幸好不是和他為敵,背後有人可以倚靠後,即使是付喪神也可以改變很大。」

「……可以問一個問題嗎?」

「太機密的事我不會回答,即使我決定答應的一刻,在他們的眼裡已算叛變也好,那些肯定會為大家帶來麻煩的資料我不希望因為我而外洩,令你或者其他人受到牽連。」

「不……不是那種重要的事……」

「嗯?我感覺到有個仿作的身體變燙呢……看來是有趣的事。」

「為甚麼會是我?」

「……藉故強吻我的傢伙好像沒資格問這問題。」山姥切長義鼓起腮,很快噗一聲笑出來:「我竟然因為一時意氣,結果被Pocky奪去初吻……嘿,你真有辦法,偽、物、君。」

山姥切國廣全身噴煙:「……那個……」

「不用道歉。」山姥切長義打斷對方未出口的話:「之後大部分時間是我故意刺激你……你就當那些是我那時候能用的示愛方式……我竟然會說出這種話,你這傢伙到底讓我改變多少?」

「……」

「害我想起當年自己堅持要嚴真贗品有別是如何幼稚,那時候怎會想到自己會有一天愛上自己的仿作至無法自拔……嘿,既然我的仿作問那種問題,不回敬一條可很吃虧……」山姥切長義轉身扳過山姥切國廣的臉,正眼望向他問:「說實話,我是你第幾個情人?」

「甚麼?」山姥切國廣一臉茫然。

「其他方面我勉強可以給及格,但接吻技巧是『特優』,看來經驗豐富。」

山姥切國廣的臉又一次紅透,過了近一分鐘方能開口:「那個……長義是第一個……謝謝長義不嫌棄……」

「My pleasure。」山姥切長義順勢拉過山姥切國廣的臉,兩人開始忘形地接吻。

其他問題,其他說話,留待日後再談再問。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

剛出陣回來的大和守安定未有時間休息,所以多少感到唇乾舌燥,不過他亦沒有客氣,即使源清麿表明自己不方便飲用任何茶水,也不會影響他打開買回來的果汁骨碌骨碌地喝之餘,刻意挑釁對方暗示有人不敢喝之類。 「這兒既然是大和守大人的房間,請大和守不必在意我奇怪的習慣呢。」源清麿看出對方希望自己喝點東西,回以溫柔的笑容:「我還得感謝大和守大人的體諒呢。」 「實在太難為水心子先生呢。」大和守安定放下手裡的果汁苦笑:

看到眼前面色蒼白又咬着唇逞強忍耐的同僚,大和守安定完全理解自己另一半寧願和三日月宗近對上都要保護他的理由。 我見猶憐。 在戰場上強悍得總是秒殺遡行軍的一位,被觸碰到痛處才能讓人發現他明明遍體鱗傷,還要努力逞強去保護他最深愛的人,深情、悲傷得讓人會有忍不住出手相助的念頭。早幾天源清麿慘叫後,大和守安定亦有和加州清光趕過去,看過源清麿失常時的模樣,聽到他痛苦時的呢喃。雖然不大肯定導致源清麿失常的真正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