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五一

「吶呢,主人,妳這是……呢?」說「古怪」很失禮,但亂藤四郎在驚愕中難以找到合適的形容詞,反而他身邊的浦島虎徹直接又不失禮地道出審神喵現在的模樣:「喔?主人改用木箱移動嗎?這樣大家一定會看到,而且沒辦法丟主人!」

嗯,今天的審神喵是一隻鑽進一個特製木箱(前後左右也有寫「今天休息不要丟」)裡移動的貓咪。

「喵!要叫它做車車!」貓咪從木箱裡鑽出來,嘿,身上依然有「今天放假不要丟!!」木牌呢,她指着那「車」說:「是貓的不准丟車車!」

肯定是被嚇怕+丟怕呢。

不過,那輛「不准丟車車」……嗯,不過是巨型「木箱」(有開前後「窗」+旁邊的「車門」),下面再加裝輪子(可以轉方向)而已。嗯,要說是「車」勉強可以呢。

大家看着審神喵又「縮」回「車裡」,繼續推着「不准丟貓車車」往前走,然後又看她停下來,這一次她沒出來,只是探頭:「今天有兩場表演,和昨天一樣有清光喵,記得給貓準備紅色!紅色的棒棒,喵。」貓咪又縮頭回去繼續「駕」車車,這次沒走上幾步被叫住。

「吶呢,主人耶,說起來昨天為甚麼主人會提早回來看直播?」亂藤四郎問完後努力感受身邊氣氛的變化,怕惹貓咪主人不高興,而且立刻補充:「不方便可以不說呢。」

貓頭再一次從車「窗」伸出來:「喵,昨天貓下午去看牙醫,看完可以下班……喵呀!」

推着車車不可能跑得快,而且,即使沒車車,圓圓的貓咪根本不可能比滿級極短快,沒幾秒已被藥研藤四郎連車帶貓地「捕獲」:「喲,大將,昨天現世的工作偷懶了半天,今天打算連本丸的工作也一起偷懶嗎?」

「嗚喵,不要!」「不准丟車車」整部被短刀壓住,「車門」被頂住無法出入,審神喵完全被困:「貓要看表演!看表演呀喵!」

可憐的審神喵被整車拖走,其餘刀劍乖巧地揮手道別。

反正一會兒直播又會見到她,安心安心。

審神喵被帶走後,刀劍們才想起一件重要的事:「等等,所以昨天主人是偷跑回來嗎?」

「蹺班聽說會被罰,這次糟糕!」浦島虎徹抱頭大叫,這一叫引來多少刀劍男士,之後如何讓審神喵差點被包圍則,嗯,還是不要提吧,那些壓切長谷部差點淚眼進諫、一期一振有意說教等等的事,當作沒發生不好嗎?

只要記住今天有表演(也因為有表演,所以審神喵很快「獲救」),要努力揮動紅色的應援棒就夠(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你們的事我和浦島會保密,其他人的事我早知道,一直不會說的事之後也不會說。」 「會議」結束後,除了預訂房間的兩個山姥切留在原本的酒店外,其他人都先後離開。山姥切s拒絕他們合資改訂房間而導致費用增加的部分的要求,所以在道謝和承諾互不侵犯後離開。至於亂藤四郎和浦島虎徹因為擔心白山吉光的身體狀況,所以不但多留個多小時,而且不准信濃藤四郎他們今天回本丸。現在換亂藤四郎訂一個可以供四個人休息的房間,方便他們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下午直播前再次聽到粟田口家有刀嘀咕說有刀一出門就放飛,直接說會去玩,今晚不回來時,源清麿只是瞄了一眼,看到白山吉光似乎不在場後,繼續和水心子正秀一起邊聊天邊等直播。 然後,就是值得期待由改裝房間而來的兩天假期。 原定是這樣。 源清麿萬萬想不到會變成那個局面。 事情的「近因」,或者要回溯昨天的爭吵,吵鬧要出門去甜品店的刀劍不是愛甜食如命的包丁藤四郎,而是令大家意外的信濃藤四郎,而且會出席兩人份預約的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