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二O

正如審神喵的命令要求,各種「欺負」三日月宗近的事繼續,不過,審神喵突然從內番中剔走三日月宗近的名字。


「欸?主人,不是說教訓他嗎?只是隨便要他做兩天馬當番太少。」愛染國俊扁嘴,不過很快換成笑容:「不過,既然改成要國行去馬當番,我和阿螢絕對贊成呢!」


「那是因為新的每月工作行程出……嗚喵~~~」審神喵的身體騰空而起,然後一如既往地飛出門。


「喲,大將,現世的工作要加油喔。」近侍刀遙望天際,朝已飛遠的貓咪揮手。


「近侍大人,主人今天不是在家待命嗎?」


「不,她要上班。」藥研藤四郎笑笑,理所當然地說:「我有看她的電話行事曆,騙不了我。」


「呀~~~整天偷看主人的電話不好啦。」愛染國俊瞪大眼:「就算是夫妻,現世有種叫『個人私隱』、『私人空間』的說法喔,小心會讓主人討厭。」


「她准許啦,而且,不丟她出門,難道我們可以代她的遲到負責任?」


「近侍大人搞錯一點啦。」愛染國俊搖搖手:「主人在現世的責任,不是由我們負責~~~過度保護喔。」


「呵,好。若然大將遲到。」近侍刀不以為然地回應:「之後被扣人工,令她無法出錢為大家辦祭典,或者要扣祭典的食物、禮物時,就請國俊君記得剛才的話。」


紅色短刀彈起,慌忙拉住近侍刀的白袍:「不要!請近侍大人不要記仇,以後每天提醒主人上班!取消祭典的事,我不要出現呀!」


藥研藤四郎奸笑幾聲,拍拍愛染國俊的背:「回去看劇吧,大將交待過今天她出門後,大家可以用她的帳號看重播。表演那天被圍攻,之後大家只記得圍攻三日月大人,相信沒時間靜下看表演呢。我要回去工作,上面回復正常後即時送來將近十倍的文件,要回去處理。」


「提到公事……主人被你丟出門前好像說甚麼日程表,但好像還沒看到。」


「我回頭貼……」藥研藤四郎的頭無力「跌下」:「抱歉,太忙,次要的事本想留待晚點去做。」


「說過幾次交給別人?」愛染國俊「回敬」藥研藤四郎的背一掌:「我和你一起回去,然後拿出來貼。」


「憑你的身高?」


「可以加阿螢,我們兩個加起來一定比你高!」愛染國俊馬上反駁:「我們還有國行,只要阿螢出手,他一定會幫忙!」


「每次也要請螢丸君……」


「因為他夠狠心,單手把國行甩進水池啦。」愛染國俊用腳踢踢地上的小石:「我雖然夠力,但做不出來,最多直接甩啦。」


「嘿,說不過你。」藥研藤四郎招手要對方跟上:「好吧,你來幫忙貼。」


通告一貼出,本丸立刻興奮起來。


「可以再去修行呢!不知道這次是誰呢?」

「哇哈哈哈哈,不會是三日月閣下吧?」

「嘛,看來我還是再打那傢伙一頓,否則他出去修行就沒機會。」

「喂,清光,放過人好嗎?要打也留給我打。」

「三日月大人那些只是小事啦!小判……小判……嗚哇……小判呀~~~我要把大阪城的小判全部挖出來!」

「月底會有新人,會不會是我們的新成員呀?Leader,你覺得呢?」


在辦公室努力奮戰的藥研藤四郎,依稀聽到外面吵吵鬧鬧的討論,還有互相邀請重看表演的聲音,嘴角很自然地勾起。


回到日常,原來已是很幸福。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 出乎天保組意料,這次的「治療」很快結束,作為治療師的姬鶴一文字很快為他們配好藥,然後請他們繼續他們的假期,不過倒是有留下他現時的房間編號等資料,着他們有事可以透過管家桑直接找他。 「謝謝,這次麻煩姬鶴大人。」 「只是工作,不算麻煩。」 「……嗯,謝謝。」 看着姬鶴一文字跟管家桑交待幾句便離開,天保組兩刀隨之和管家桑一起到大廳,立刻受到大家注目。 「吶呢,來了呢!可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五 「不知直胤怎樣……」 「嗯,對呢……」 「吶呢,不行不行呢!」亂藤四郎打斷天保組兩刀近乎自言自語的對話,待他們回過神望向他後,繼續教訓:「難得出門玩,不要提起其他人好嗎?現在你們算是約會耶,不要提起外人!」 「亂……太大聲了……」浦島虎徹拉亂藤四郎坐下,並向受打擾的其他客人輕輕點頭當作道歉。 「呃……剛剛太失禮……」亂藤四郎掩臉不到半秒又放下,直直盯住在吃着點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 天保組這次的假期,遠遠比他們所猜想的輕鬆、熱鬧。 嗯,沒錯,熱鬧。 原以為會像以前那樣,一文字則宗只會「贊助」他們兩刀出門。會有此安排,一方面是為了可以在外面休息,不用擔心本丸的事務,另一方面可以迴避審神喵的「監管」請「外人」為他們治療。即使源清麿有向主人稟報他的狀況,以及提及治療師的事,但不受本丸之主的「關心」和「注視」下的治療,某程度是必要。 理由很充份,對嘛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