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二六‧五

星期六的上午,審神喵難得在午飯前起床,看到樓下的庭園已有不少刀劍,所以很快喵喵喵地更衣下樓。

「喵?」看到大家聚在一角,自然先走過去,可是?咦?為甚麼一堆短刀神情呆滯,有幾個更是已睡着,嘴角流口水那種:「大家怎麼喵?」

「啊……主人/大將(下刪),沒……沒事!」嚇得炸毛的有嚇至嚇毛,被手肘撞醒、被擰手背痛醒的又各自跳起,之後打起精神和審神喵打招呼。不過,刀群中也有清醒、精神的刀劍:「主上,請問有何吩咐?我長谷部定必會完美地完成。」

「喵……沒吩咐沒……啊!」審神喵那聲「啊」,反而令壓切長谷部高興起來請貓咪派遣工作給他,審神喵用力搖頭:「貓只是想問,你們剛剛在做甚麼?」

「呀……主人請不用管!」愛染國俊拉拉審神喵的衣袖,即使被藥研藤四郎怒瞪仍然不放手:「請快點宣布遊戲開始!祭典早點開始可以多玩一點時間呀!」

「沒錯!」

「對!」

「不好意思,不是要催促主人,可是,希望……拜託……對不起……」

「主人主人,就算不出門也有好玩的遊戲,是不是可以開始?」

「喵喵喵喵喵?」審神喵被催促得緊張起來,正要開口答應卻被掩住嘴巴,藥研藤四郎低聲笑着反問:「喲,大家應該知道有多少人參加,麻煩告訴大將。」

一個可以令庭園變成一場可怕混戰的數字,以前比賽範圍大多在本丸後面連同後山山腳的位置,所以所有人一起玩也沒問題。只是,今天為方便大家都能較容易找到禮物+縮短準備和清理時間,所以限制在庭園內,因而導致一旦同時出去會「比較」擠迫。

「喵……似乎讓孩子們和猫先出去,之後大家一起出去,對他們較安全……」

「呀!祭典要一起玩才好玩啦!」

「沒錯!和小孩子一起玩很重要……哇!」毛利藤四郎被暴力丟遠,沒事。

「我想和小主人玩,請問可以嗎?」秋田藤四郎的閃亮眼神令貓咪難以拒絕,但,藥研藤四郎的可怕眼神也叫貓咪無法點頭。

「吶呢,大家讓主人很為難呢!」亂藤四郎開口救場:「反正那個博多今早又拉着一些人自己去大阪城地底耶,我們全部去玩,可能到他回來時已經沒機會參加呢。不如,我們分批去玩,主人覺得好嗎?」

「咦?這樣不就有機會和小主人一起嗎?」之後大家爭論要用甚麼方法分組,甚至有人建議手合而且準備開始,審神喵立刻「喵」一聲叫停,說除了三個小孩子會在第一組外,其他人用抽籤決定,第一組會另外有兩個名額,五人一組去尋寶。」

「贊成!」熱熱鬧鬧地抽籤,然後請第一組出發,審神喵發現大家有意無意地在躲壓切長谷部,甚至說既然遊戲已開始,就不用麻煩他講解諸如此類。

「喵……到底貓來到前,這兒發生甚麼事?」

除壓切長谷部和正在偷笑的日本號外,其他刀劍都嚇得身體僵硬,半秒後以整齊的聲音回答:「沒事!」

「哈哈哈!長谷部,看來你很惹大家討厭。」日本號拍拍壓切長谷部,但被他甩開。

「沒……我們不是討厭長谷部先生!」又一次齊聲回答,然後他們七嘴八舌說去幫忙準備其他東西,或是說好像可以換下一組等理由,從審神喵眼前消失。

「喵,看來貓要長谷部自己解釋呢。」

「主上既年復年為大家準備復活節派對,屬下只是為大家講解節日由來。」

「聖經故事?」

「是。」

說個故事也可以把大家嚇跑,審神喵倒想知道打刀到底說了甚麼:「喵,那不如長谷部說一次給貓聽,貓從沒聽過長谷部說故事。」

「喂!」

「藥研不想聽一下嗎?」審神喵用眼神示意已消失的「聽眾們」:「由長谷部說聖經故事,可能很正宗呢喵。」

主上有命,壓切長谷部不但不會拒絕,而且會熱情地去做,可是……

「Zzzzz喵……喵!」審神喵貓爪一甩,直接拍到,沒事,被藥研藤四郎擋下。

「喲,大將,妳不到五分鐘就站着入睡呢。」藥研藤四郎終於理解大家四散而逃的理由,看看審神喵的反應,他們剛才可以一面站直身體,一面睡至流口水是很正常的事。

「你這個不叫說故事呀喵!」審神喵炸毛,指住壓切長谷部:「竟然是棒讀,而且是唸書的語氣和速度,跟現世的學校教書沒分別,會讓人入睡喵!」

「大將,妳的比喻很有問題,上課應該集中精神聽,不應睡覺。」

「貓以前唸書時,可是每天都可以在學校睡飽飽呢喵!」有貓自豪地挺起胸膛:「是分辨上課氣氛的指標,喵!」

「這種事請不要自豪,大將。」

「總之,不及格,喵!」貓咪尾巴一甩,毫不客氣評出一個「不及格」,令壓切長谷部洩氣至背景色和身上的顏色教變成灰階(?),日本號又一次狂笑,豈料好戲在後頭,因為有貓下一道新的命令:「貓要你每天找人練習說童話故事,學如何運用語氣、聲線,飾演不同角色和說故事,喵!」

「……遵命。」有刀似乎仍未真正復活。

「聽你的故事的人選自己找,如果令貓滿意,日後或者有機會請長谷部在茶室的『學校』,給孩子們講故事,教他們更多的事。」

壓切長谷部雙眼發亮,完全復活!他以端正完美的姿勢向審神喵行禮,然後一手拖走臉色丕變的日本號。

極化打刀的氣力原來很大唷。

「等等!為甚麼拖走我?今天有派對應該要喝酒!」

「既然有時間喝酒,那請你陪我練習。」壓切長谷部邊走邊說:「這是命令。」

「喂,那邊的貓咪快救救我!」

「不好意思……要聽主人話啊,貓不便插爪呢~~~」審神喵沒幫忙,甚至搖尾揮爪向他們道別:「既然有人選就請加油呢,長谷部。」

一振超高機動的極打刀迅速拖一振槍消失。

「哈哈,要辛苦日本號大人!」藥研藤四郎狂笑,還要用指尖擦去眼淚:「真有妳的,大將。」

「貓甚麼也沒做喵~~」貓咪甩甩尾,然後說要看大家玩尋寶遊戲。

至於日本號嗎?不用管他。

P.S.1:遊戲時發現多了很多沒有「正常標記」的禮物,全部沒有作為「暗號」復活蛋,但有「Happy Easter(手寫得和電腦打字沒分別的字體)」、「復活節快樂(每次也放在前面那份的旁邊)」、「送給可愛的(刪)雛鳥(/刪)小兔」、「忘記是甚麼節日呢,但這是禮物」等等明顯是混進去送給大家的禮物。審神喵再三確認沒刀認領後,用抽籤形式送給參加者。

P.S.2:日本號最後有被釋放去參加派對,沒有餓壞。

P.S.3:全日被囚禁的只有鶴丸國永。

P.S.4:妍沒拿放得很明顯,包裝超級可愛的禮物。亂藤四郎的髮夾最後落到加州清光手上,意外又意料之內地適合找到禮物的人。另一方面,加州清光的指甲油又恰巧被亂藤四郎找到(包裝同樣很可愛),似乎那兩份禮物都找到一個適合它們的新主人。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看到眼前面色蒼白又咬着唇逞強忍耐的同僚,大和守安定完全理解自己另一半寧願和三日月宗近對上都要保護他的理由。 我見猶憐。 在戰場上強悍得總是秒殺遡行軍的一位,被觸碰到痛處才能讓人發現他明明遍體鱗傷,還要努力逞強去保護他最深愛的人,深情、悲傷得讓人會有忍不住出手相助的念頭。早幾天源清麿慘叫後,大和守安定亦有和加州清光趕過去,看過源清麿失常時的模樣,聽到他痛苦時的呢喃。雖然不大肯定導致源清麿失常的真正原

大概是在古府中摸了兩天,連貓咪都看不過眼的關係,審神喵終於忍不住用七步骰讓加州清光等一行刀回本丸。 「我要洗澡!」加州清光回到本丸的第一句話是這句,然後立刻被大和守安定攔住:「你是隊長,要去跟主人報告戰況!」 「嘛,主人一直在看,不用啦~~~」加州清光說出令他會被扭耳朵的話,沖田組兩刀吵吵鬧鬧地往辦公室走,和泉守兼定看到堀川國廣來接自己,飛也似的往他跑去;自昨天開始特別注意一文字則宗舉動的虎徹組縱

源清麿比以往快復原,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這個: 「哇~~~~那隻大變態的骰運越來越爛呀!」加州清光望着眼前的「一」,又一次慘叫:「為甚麼不是『一』,就是『二』??」 「清光,我要提醒一下你呢,骰子是你擲出去。」大和守安定白了他一眼:「大家還未怪你,清光竟然先怪主人,不如趁快可以休息,讓大家一起教訓你?」 「不用,不必,太客氣呢,安定。」加州清光立刻搖頭。 「哈哈……年輕的小子們真可愛呢,多待一會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