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二二‧五

猫丸有誰不喜歡宴會?沒有,就連平日一副公事公辦,努力為時之政府工作的表情的山姥切長義都不會反對舉行宴會。直至現在,這位「前」監察官大人仍然看不懂這本丸的「評級」,沒事時看到那隻貓咪比明石國行還懶,對去不同時間、地域清除遡行軍的工作愛理不理,但有特別任務,而且「酬勞」讓她滿意的話,她可以以很恐怖的速度完成(之後努力偷懶)。這種極端的做法,還有事無大小都喜歡用宴會去慶祝的個性,實在難以判斷她的工作能力。

不過,對今天的「宴會」,他尚算可以接受。為守護本丸而失蹤多時的太刀平安回來,包圍本丸、時政總部的遡行軍幾乎被清除,無論以本丸還是政府的角度去看都是值得慶祝的大事。

「在想甚麼?」

「好像與你無關,偽物……喂!」突然被吻上的打刀拍走再次朝自己伸手的手:「沒准你突然親過來!」

「是嗎?」山姥切國廣語調不以為然:「幾乎每次那樣說也可換得我一親,我會視為長義給我的暗號。」

山姥切長義很想打人。

「所以,在想甚麼?」山姥切國廣重新發問:「你已盯主人盯了幾分鐘。」

「只是覺得主人若平日拿出今次一樣的幹勁,才不會辜負我當日的評價,上面也會對這個本丸另眼相看。」

山姥切國廣似乎不太滿意他的答案,但內容合理又不像有破綻,所以只好閉嘴。沒料到,審神喵此時朝他們望過去一步一步,很努力地甩着尾巴和近侍刀走向自己(因為太圓太懶):「喵,貓好像發現有刀偷懶,不準備宴會呢喵。」今天難得沒睡至中午,還會到庭院看大家準備情況的審神喵,甩一下尾巴後,突然從口袋裡掏了一件小小的,小至因為被貓爪緊緊拿住,所以完全看不到的東西:

「喵,任務!」

「嗯?」兩振山姥切同時呆住,不過很快一本正經等貓咪主人吩咐。

「這東西拿去商業街,找可以印海報的店印一張大大大大大大海報出來喵。」審神喵吃力地用短短的爪嘗試描述尺寸,在她身邊的藥研藤四郎看不過眼,要她直接說出尺寸:「喵,A2或者B2也可以,總之可以按比例放大又不變形就可以喵。不行就請店家幫忙看看,把圖放正中,貓今天宴會要用。」

「明白。」山姥切國廣似乎仍努力理解貓咪的話,反倒是前公務員的一位立刻理解她的意思,伸出手問她拿記憶卡:「以前有處理過宣傳印刷的工作,交主人交給我處理,這種事偽……總之他不可能懂。」

審神喵瞄瞄另一振刀,喵喵幾聲後「下令」:「山姥切,你要一起幫忙去看看印刷的做法。然後……喵……」上下打量前公務員刀一會兒後,貓咪輕聲問:「另一位嘛,貓相信他一定可以完美處理,可是……看看他今天想貓怎樣稱呼他。如果他帶山姥切出去,教他用紙張的尺寸,貓今天會叫他做長義,否則,他自己一個人出去商店街,貓今天會繼續叫他做監察官大人,因為他今天用的是從政府那邊學回來的知識。」

本歌不大服氣,看了「偽物」一眼後,正想開口要他跟在後面,但有貓「聰明地」提醒:「要牽手出門和回來才算,否則貓會當山姥切自己跟過去,不是被帶過去喵。」

山姥切長義咬咬唇,向山姥切國廣伸出手,見他沒反應就不大高興道:「我已退讓一步,你這偽物不會要我主動拖你的手……喂!太大力!你這個蠢材。」

「喵,給。」審神喵把記憶卡交給山姥切國廣:「這樣就不怕有人途中甩下你呢。雖然可以去約會,但一定要在宴會前回來,貓等着那幅圖回來後掛起去教訓一振不聽話的刀。」

「了解。」

在本丸的刀劍努力準備宴會時,兩個山姥切就在外面「約會」。山姥切長義一心要儘快完成任務,所以腳步比平日快,所以對山姥切國廣慢條斯理的態度很生氣:「你現在是想拖累我,要主人對我的評價降低嗎?」

「主人要你一定帶我出門,可能已是對你的評價。」

「她只是想看那個BL的東西……嘖。」

「本歌大人沒想過她已發現你在觀察她?」感到對方頓了頓,山姥切國廣繼續說出他的推測:「就算主人沒發現,近侍應該已經看出來。」

山姥切長義停下腳步,低聲問對方有多肯定這個推測。

「不肯定,但可以肯定,如主人所說的時間回去,她會認為我們會重視出門約會多於留在本丸。」

「這是對我的工作能力和態度……」山姥切長義自己閉嘴,仔細思索那個偽物的話,過了一會無奈地點頭:「嘿,你要好好感激我願意和你約會,先去弄好那東西,然後到處看看。」

「我建議四周看看,最後才去印海報。」山姥切國廣拍拍口袋裡的記憶卡:「否則會礙事。」

「就這樣袋在口袋,小心弄丟……」山姥切長義直接去翻對方的口袋,拿走那張記憶卡,然後小心翼翼地收在出門時拿出門的公事包裡:「怕是重要的東西,早點完成較好。」

「我大概猜到是甚麼。」

「無法肯定的東西不用說。」山姥切長義拉起對方的手往印刷店走:「先完成工作再說,我已答應她要教懂你分印刷的尺寸。」

當山姥切長義看到記憶卡內容,終於明白為甚麼有刀說可以最後才做。

「……很無聊。」

「主人的喜好很易懂,留意論壇就會猜到她想做甚麼。」

「那些無聊又浪費時間的論壇,我沒興趣看。」現在不好意思跟店舖說晚點回來再印,山姥切長義惟有多買一個專門放海報的紙筒,想了想又追加一個方便懸掛的磁力海報夾:「做事不能只做表面,要妥善完成。」

「嘿。」

之後兩刀如「主人命令」去約會,簡單在商店街走走和吃午餐,通知燭台切光忠時發現對方已依貓咪主人的要求沒特別準備他們的午飯。山姥切長義心忖幸好自己有去吃飯,否則趕回去可能會出現沒飯吃的局面。

至於那卷海報?用法如兩振山姥切的猜測。審神喵看到山姥切長義主動幫忙買海報夾,開心得不斷喊他的名義再瘋狂稱讚他(原本想抱上去,但一邊被近侍拉走,另一邊被「偽物」拖到背後),然後就請巴形薙刀幫忙掛起捲起來,用絲帶綁起的海報,拍爪叫喚大家後,再拉開絲帶讓海報落下。

全場嚇一跳,三条家的刀劍很快反應過來,齊齊衝過去抱住三日月宗近。

下一個去修行的人,就是你呢,這場宴會後請好好準備。

最重要是,到時請記得回來。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你們的事我和浦島會保密,其他人的事我早知道,一直不會說的事之後也不會說。」 「會議」結束後,除了預訂房間的兩個山姥切留在原本的酒店外,其他人都先後離開。山姥切s拒絕他們合資改訂房間而導致費用增加的部分的要求,所以在道謝和承諾互不侵犯後離開。至於亂藤四郎和浦島虎徹因為擔心白山吉光的身體狀況,所以不但多留個多小時,而且不准信濃藤四郎他們今天回本丸。現在換亂藤四郎訂一個可以供四個人休息的房間,方便他們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下午直播前再次聽到粟田口家有刀嘀咕說有刀一出門就放飛,直接說會去玩,今晚不回來時,源清麿只是瞄了一眼,看到白山吉光似乎不在場後,繼續和水心子正秀一起邊聊天邊等直播。 然後,就是值得期待由改裝房間而來的兩天假期。 原定是這樣。 源清麿萬萬想不到會變成那個局面。 事情的「近因」,或者要回溯昨天的爭吵,吵鬧要出門去甜品店的刀劍不是愛甜食如命的包丁藤四郎,而是令大家意外的信濃藤四郎,而且會出席兩人份預約的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