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二七

「呵欠~~~」

「難得我找你練習,你應該感恩而不是打瞌睡!」

「嘛,長谷部,明明你這傢伙很可愛,可是……」日本號故意挑釁:「說個故事都可以變成催眠。喂,不如以後你出陣對那些傢伙講故事,可能比拔刀有效,嘿嘿。」

壓切長谷部不反駁,直接一拳打過去,日本號笑着接下:「力度很輕,在撒嬌?」

「嘖。」壓切長谷部板起臉,可惜無法掩飾通紅的耳朵,故此日本號詐作沒看到,等對方繼續出招:「我,咳,我現在命令你專心聽我練習。既然主上命我找人練習以應付因為教導少主,現在我,我命令你當被練習的人。」

「呵欠~~~」日本號又一次打呵欠。

「喂!」壓切長谷部氣得捉住日本號的衣領罵人:「這是命令!」

「喂喂~~長谷部似乎搞錯最重要的事。」日本號壞笑:「那隻貓咪以前常常和粟田口那邊的小鬼說故事,那時候嘛,是用來哄他們睡覺。雖然嘛,那些小鬼其實都比她大,但證明睡覺才會聽,嘿,聽了會睡覺是正常。」

「如果是正常,主上今天不會命令我練習。」壓切長谷部氣得咬牙切齒,被主上當面指出問題,還「命令」要練習實在太羞恥,身為刀劍理應力臻完美,可是……

「呵,看來長谷部打算放棄,待我喝口睡前酒……」日本號故意放慢語速,拉長音節,偷瞄伴侶兼主人的反應。

「我不會放棄!」壓切長谷部狠狠盯住對方:「說得這樣輕鬆,我不認為你可以做到讓主上滿意,不,連我也不可能滿意的程度。」

「是嗎?」日本號接過壓切長谷部甩給他的書,隨手放到一旁,聽到對方罵「抗命」時挖挖耳,到床邊拿過另一本:「那隻貓咪要求用童話,長谷部你竟然找兒童版本的聖經故事。嘿,怎麼啦?不服氣今天被大家嫌棄,想找機會挽回聲譽?」

「我是主上重用的刀劍,無需在意他人的評價。」壓切長谷部立刻反駁,繞起手牢牢盯住對方:「我在等你,要自己的主人等實在差勁。」

日本號笑了笑,無視對方的怒意,回以輕佻的眼神:「那請主人在床上躺好。」

「喂!」

「我剛剛已說,是睡前故事……」日本號慢慢地回應,騰出一隻手推倒對方:「除非可愛的長谷部為了鬥嘴,無視重要的意境。」

「躺就躺!」壓切長谷部畢直地躺在床上:「就看看你有多少能耐!」

「那請主人慢慢品評……」

壓切長谷部很不忿,不甘心自己被對方抑揚頓挫的語調所吸引。日本號說話的語調、速度,隨着故事的情節高低起伏而不斷變化,雖然強行扮小女孩的聲線有點……怪異,但聽着聽着很自然被他所吸引。明明只是一個熟悉不過的《人魚公主》的故事,但心裡渴望從他的口中聽到故事的發展,回過神才發現對方已合上書本,以熾熱的眼神望住自己,條件反射地開口責罵:「喂,說完就放……唔……」

「不懂說話的公主……嘿。」日本號鬆口後壓在壓切長谷部身上:「實在讓人憐惜。」

「誰要你的憐……放……喂!」無論體格和力量,壓切長谷部都無法勝過日本號。

「聽完故事,現在是大人的睡覺時間~~」日本號壓低聲音在對方的耳邊宣告:「今晚我們好好睡一覺。」

床邊小故事對大人來說都很重要(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第二天,大家仍是未能為家規被打破的事,或是白山吉光受到咒術束縛的事找誰幫忙等事得到一致的看法,擔心家裡過度反應,更擔心可能分成兩派的兄弟們吵起來……不,若然被他們知道咒的事,會否集體暗墮也是未知之數。 最後由浦島虎徹提出「先告知主人有關咒術的事」的想法,因為當事人沒反對,而且涉及出陣時大家的安危,所以確為最重要,也最緊急的事,之後嘛,大概見步走步。 照「預計」、「推算」是這樣沒錯啦,會一樣才奇怪。

「你們的事我和浦島會保密,其他人的事我早知道,一直不會說的事之後也不會說。」 「會議」結束後,除了預訂房間的兩個山姥切留在原本的酒店外,其他人都先後離開。山姥切s拒絕他們合資改訂房間而導致費用增加的部分的要求,所以在道謝和承諾互不侵犯後離開。至於亂藤四郎和浦島虎徹因為擔心白山吉光的身體狀況,所以不但多留個多小時,而且不准信濃藤四郎他們今天回本丸。現在換亂藤四郎訂一個可以供四個人休息的房間,方便他們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