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二一‧五

果然,明石國行很快掌握到技巧,直接變回本體偷懶。

「喵,藥研,如果這傢伙不變回人形,就麻煩你幫忙拿去馬廓讓他當我們那堆馬的磨牙棒。」審神喵當着本刀面前說出恐怖的話:「不然嘛,當翻動馬糞的棒又好,喔,最近桑名偶爾唸着支撐作物的尺寸的木棍難找,直接拿過去當植物的支撐也罷,總之明石要當刀也要物盡其用,喵。」

明石國行知道審神喵說得出就做得到,乖乖變回人形,但繼續躺在地上裝死。反正會有刀修理他,不理也……咦?平日會丟他的刀呢?審神喵四處張望,看到愛染國俊無奈地攤開雙手,再在他背後的牆邊看到一振倚牆而站的大太刀。

「喵?」

「阿螢說這樣會高一點。」

「哦。」審神喵回以一個「果然」的表情,眼珠一轉後怪笑,一步一步往那振大太刀走去:「所以,貓現在怎樣摸螢丸的頭也不會逃跑對喵?」

藥研藤四郎立刻警戒,以防審神喵因為貪玩而誤傷自己。

「再摸會變矮!」「噗」一聲,大太刀由大太刀變成人形,螢丸拼命用雙手護住自己的頭,不服氣地瞪審神喵:「不要!」

「喵,變回來無法摸呢~~」貓咪用故作可惜的語氣回應,尾巴一勾就帶近侍刀離開。

不過,審神喵發現一振出乎意料會忍不住變回刀的刀劍男士。

「喵喵喵喵喵喵喵~~~」哼着現世的兒歌,審神喵勾住自己的護身刀在走廊上慢慢走,看到江雪左文字難得在門外和太閤左文字一起曬太陽,簡單地跟他們揮揮爪(尾巴沒空)、點點頭打招呼後,繼續往前走:「喵喵喵喵喵……藥研,剛剛你看到多少振刀?」

「就江雪大人和太閤君兩個人,怎麼了,大將?」

「貓是問刀……剛剛好像看到三振……喵,算了,可能貓看錯。」審神喵很自然地拉開眼鏡揉揉眼,轉眼被拉住爪:「喲,大將,說過很多次,貓爪髒,不可以揉眼。」

「貓只是覺得自己眼花……藥研說得對呢,只有兩個人,不可能看到三振刀喵。」

「真是的。」雖然已走遠一段距離,但以藥研藤四郎這振極化短刀的偵察,要回頭數清楚有多振刀絕不是難事:「我看看……咦?大將,妳的眼很正常,呀,我的意思是妳沒看錯。」

「喵?」一貓一刀頓住,彼此對望後一起踏踏踏地往回走。

江雪左文字的本體在他身側的走廊上,大閣左文字的本體就在他腰間。雖然前者一直不大喜歡戰鬥,但本丸受襲的事讓他認定本體隨身是最重要的事。然後……

江雪左文字的懷裡,被他的袈裟如孩子般包裹的刀……

「喵……那刀柄的樣子……」因為只看到一小部分,所以審神喵一時間不敢肯定:「尺寸是打刀?到底……」

「不好意思,江雪大人,已經不要緊。讓主人看到此模樣,實在太失禮。」太刀懷裡的打刀現回人形,本要站起來,但江雪左文字似乎刻意收緊讓他難以如願,審神喵眼前就是一振乖巧的打刀被太刀乖乖抱住,包在他的袈裟內的模樣:「抱歉主人,萬分失禮,一切只是吾修行未到家,至受他人之言所迷惑。」

探出頭的打刀被按回去,從審神喵的角度看,就像地藏行平親暱地依偎在江雪左文字的懷裡撒嬌一樣,在BL腦發作前,耳畔響起江雪左文字淡薄的嗓音:「被大家看到會找過來。」

「可是……」地藏行平的身體縮起來,與此同時,審神喵「喵」了一聲,不解為甚麼會有「大家看到會找過來」這句話。

要找的刀,不應是大家仍然想教訓他的三日月宗近嗎?

可能聽到審神喵的那聲「喵」,所以地藏行平又想鑽出頭來,但又一次被江雪左文字按回去,大閤左文字突然一動,低聲說:「好像有人來這邊,快點,行平哥哥,噗哧!」

打刀慌張地瞄了審神喵一眼,貓咪揚揚爪叫他快變回刀,然後看着江雪左文字用袈裟把整振刀蓋起來。路過的刀劍是包丁藤四郎和古今傳授之太刀,距離有點遠,似乎沒打算走過來,遠遠和審神喵等「人」打招呼後,又聽到他們一面聊着和那套重播中的表演的話題,隱約聽到「人妻」這字眼……

審神喵隱約猜到地藏行平要變回刀躲大家的理由。

這兩天去看一點重播(因為要回現世上班,只能在下班後看一會兒)時,偶爾聽到他們的「評論」。和上次以另一形式演出時比較集中在地藏行平那形同叛變的行為上,這一次嗎?比較着眼在讓地藏行平會叛變的理由。簡單來說,就是伽羅奢大人實在太有魅力,包丁藤四郎會毫不客氣,也不怕死地在戀人面前提「人妻」,相信那位「人妻」是古今傳授之太刀熟悉,而且樂於討論的人;其他刀劍相若,不少為舞台上的伽羅奢大人所傾倒,進而討論如何向地藏行平打聽更多。

「噗哧,他們呀。」太閤左文字嘟起嘴:「這幾天追着行平哥哥問東問西不放,不說又失禮,說又像在背後談前主……而且……呃……」

「吾沒事,請盡管說。」被布包圍的打刀本體開口:「不好意思,讓主人見笑。」

「他們似乎有點過份呢……平日大家很少談他人的前主,偶爾吵吵誰厲害誰聰明或會聽過,但……看來打聽的事並不簡單喵。」

「當然喔,噗哧。」太閤左文字露出鄙視的眼神:「是問真正,或者在那個世界的伽羅奢大人和舞台表演的演員誰漂亮,誰的聲音較甜美,有沒有牽手……總之都是亂七八糟的問題哧。」

「這……已是騷擾……」審神喵傻眼,她記得有聽說有些刀劍在表演後,不但理解地藏行平當日的心情,而且……羨慕他,強勢又溫柔美麗的「姊姊大人」,說換了是他會有相同決定。審神喵嘆一口氣,再次揚揚爪:「沒關係,這幾天你繼續當刀也可以,過幾天有新的消息,或者新的有趣的事,大家就會轉去新東西上喵。」

「感謝主人諒解。」露出刀柄的地藏行平悶聲回應,聽起來似乎很疲倦,審神喵甩甩尾示意沒關係後,又勾回近侍短刀繼續往大廣間走去,開始假裝待機,但實際上看劇怠工的一天。

P,S.1:事情當然不會就此完結。在過去大廣間的路上,一振白色的太刀突然「飛」出來,旋被袑近侍刀打到地上再狂踩,然後就遵照審神喵的命令將「它」綁起在吊到樹上供大家欣賞。

P.S.2:審神喵當然不會讓地藏行平繼續被「欺負」。就趁大家看重播,又再不斷讚美伽羅奢大人,說非常羨慕時,幽幽地說為自己是貓咪,所以無法讓大家有美麗的女主人感抱歉,把大家嚇得半死,連忙向她道歉,相信短期內他們不敢重提,也不會隨便過去騷擾地藏行平。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你們的事我和浦島會保密,其他人的事我早知道,一直不會說的事之後也不會說。」 「會議」結束後,除了預訂房間的兩個山姥切留在原本的酒店外,其他人都先後離開。山姥切s拒絕他們合資改訂房間而導致費用增加的部分的要求,所以在道謝和承諾互不侵犯後離開。至於亂藤四郎和浦島虎徹因為擔心白山吉光的身體狀況,所以不但多留個多小時,而且不准信濃藤四郎他們今天回本丸。現在換亂藤四郎訂一個可以供四個人休息的房間,方便他們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下午直播前再次聽到粟田口家有刀嘀咕說有刀一出門就放飛,直接說會去玩,今晚不回來時,源清麿只是瞄了一眼,看到白山吉光似乎不在場後,繼續和水心子正秀一起邊聊天邊等直播。 然後,就是值得期待由改裝房間而來的兩天假期。 原定是這樣。 源清麿萬萬想不到會變成那個局面。 事情的「近因」,或者要回溯昨天的爭吵,吵鬧要出門去甜品店的刀劍不是愛甜食如命的包丁藤四郎,而是令大家意外的信濃藤四郎,而且會出席兩人份預約的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