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九七‧二

「問卷?」有貓咪雙眼發亮,但半秒後大失所望:「貓要大家已填的問卷,不是空白的問卷呀喵~~~」

「吶呢,主人~~」亂藤四郎佻皮地wink了一下:「我好像沒答應過回禮是大家填好的問卷呢,而且,主人是除浦島外第一個拿到的,大家都未有喲~~」

「貓是第一個喵?」貓咪眨眨眼,完全不懂可愛的乾女兒的意思:「為甚麼喵?」

「因為要給主人審閱後再給其他人。」

「喵,那之後的答案會給貓?」

「不~~行~~~」亂藤四郎做了個大交叉的手勢:「不可以呢,因為是大家的私隱,而且,問卷有很重要的目的,所以要多點人參與,令真正想問的人的問題可以混在裡面。」

「喵喵喵?」

「源先生的心情似乎比之前好呢,開始在想為水心子先生多做一點他喜歡的事……」亂藤四郎柔聲解釋,再強調一次這次的問卷答案不會交給貓咪。

「……如果是給他們喵。」貓咪爪尾並用指住一條題目:「請亂刪掉這題,最好連上一題也刪掉,既然亂要貓審閱,貓有權修改對嗎?」

「……怎麼和浦島說同樣的事?」亂藤四郎取回問卷:「主人不會說因為我們在本丸裡才真正顯現,所以不用問?」

「前一題貓覺得源和水心子答不會有問題,但……拜託,取消下一題。」審神喵沒說原因:「就算不談他們,不要這兩道題對大家比較好呢喵。就算關係很親密,也不應隨便打聽過去啊。」

「題目沒說一定要全部回答,還是我加回之前和浦島討論後刪掉的『不回答』的選項?」

「這是此地無銀喵。」貓咪用力搖頭:「刪掉,要刪掉喵。太乖的孩子會不顧自己的感受回答所有題目,而且,不回答很容易被人視為心虛喔喵!」

「是,我刪就是……真的不懂呢……如果會因為那些事而生氣,不是可以看清那個人嗎?」亂藤四郎鼓起腮:「對方是否值得繼續在一起,要看這些細節耶。」

「不一定是因為怕另一個會看到答案的人在意。」審神喵搖搖頭,努力斟酌用字:「有時是當事人不想說,因為會觸碰到傷口。」

亂藤四郎想起兩個哥哥的情況後點頭,答應回去後會刪掉那兩條題目,並請審神喵幫忙看看問卷裡有沒有還需要修改的地方。

「貓很喜歡後面的問題呢……惟一是擔心大家不懂回答。」審神喵指着要求說出自己喜歡的體位、play,有甚麼特別的事想嘗試那幾題:「如果是亂,或者像青江那種個性,貓相信會懂得寫自己想要的事,可是嘛……不要說其他喵,浦島試做過了嗎?」

亂藤四郎不好意思地笑起來:「吶呢,主人發現呢。浦島只能說一些打扮、房間主題那種事,而且要我引導呢。我相信要浦島自己一個作答大概會留空耶。」

「貓建議貼一個相關教學網站的QR code喵,不用太刺激那種,一本正經介紹那類也可以。不過,不要問貓,貓只愛看本子,所以不會有正經的東西和知識,喵~~」

「這個我可以做到呢!」聽到意料之外的意見和讚賞,亂藤四郎開心地點頭:「我保證會找到非常厲害的教學網站給大家參考呢~~」

「拜託了喵。」審神喵拍拍爪裡的問卷:「對了,亂這張要收回去改嗎?貓想多看一會。」

「主人要修改的地方我記住呢,所以可以給主人慢慢看喲。」亂藤四郎再放下一份:「多留一份空白的給主人看吧,本來還想多問一、兩個人,但主人說要修改,所以已經不能用呢。」

「謝謝喵~~~」

「吶呢~~~主人~~~我可以請兩至三天假嗎?我答應浦島和他出去小住幾天。」

「可以,可以喔喵。」有貓雙眼立刻閃閃發亮:「報告……喵!對了,Love Hotel聽說因為疫情有很多房間也有優惠,貓想知!貓想知有甚麼新房間,雖然藥研不會去,但,貓想知,喵!」

「嘻,好,好~~~我會告訴主人,不過我更希望我那個笨蛋哥哥懂得帶主人去玩呢。」

「要藥研懂情趣是不可能喵。」

「嘻,我先去改問卷和派給大家,之後和浦島去玩。回來報告後,若那個笨蛋哥哥繼續當笨蛋,就會幫主人教訓他。」

「一切拜託喵~~」

「不用客氣,先走喔,為了可以早點和浦島出門。」

亂藤四郎走出房間沒幾分鐘,貓咪爪裡的問卷就被搶去:「喲,我的壞貓咪在看甚麼?好像看到有貓填了很有趣的答案呢……」

極短的偵察和隱蔽,不是一隻貓咪可以勝過啊。藥研藤四郎瞇眼認真細看填了問卷,然後拿走空白那份飛快填寫:「未知大將會否實現我的要求?」

貓咪戰戰兢兢地望看短刀的問卷,下秒用力甩尾:「甚麼一星期五次呀喵?甚麼騎乘位呀喵!你這個笨蛋最近沒做過,說甚麼要增加次數,喵!」

「聽起來,大將似乎欲求不滿。」某短刀挑眉。

「貓不是,貓沒有,藥研你聽錯呀喵!」審神喵瘋狂揮爪甩尾,但在極短面前毫無作用。藥研藤四郎輕易擋下貓咪所有「攻擊」,順手咚她到床上,舔舔嘴唇,拿着問卷笑問:「請問夫人在上面標註『藥研最近不理貓,寫了也沒用』是甚麼意思?」

「藥研不懂可以查字典,喵!」

「看來有貓咪喜歡喵喵叫……到底要怎樣才可以令她乖乖說話?」藥研藤四郎壓下身體,換來審神喵的「喵喵喵喵喵喵」和肉球拍拍,逗得他非常高興,附到她的耳道問:「現在?」

「不要,快吃飯,貓肚餓。」

「……那今晚?」

「不要,明天要上班,喵!」貓咪繼續拒絕,原本興致滿滿的短刀很快洩氣悶聲回:「那請大、將不要再說我不做。」

「喵!」

「雖然我有顧慮大將的身體,所以沒提出要求,但現在是大將拒絕我。」

「藥研不看看時間,貓當然不會答應,喵!」審神喵鼓起腮:「貓要叫亂增加一欄,問甚麼日子比較適合。快下來,貓要給亂發訊息,喵!」

「又在我面前提其他男人……」

「藥研敢吃你弟弟,貓寶貝的乾女兒的醋的話……」貓咪甩尾:「貓不客氣喔喵!」

「……我反而想知為甚麼兩個孩子不會吃亂的醋……『媽媽』看起來比較疼他。」

「才沒有,喵!」貓咪用力甩尾:「而且,亂和他們很親近,經常和他們一起玩,又會替妍打扮得漂漂亮亮,然後和浦島一起,跟小藥玩遊戲,他們超喜歡亂哥哥,喵!藥研吃醋不要拖孩子們落水,再說貓咬咬!」

「是,是~~」藥研藤四郎故意拖長尾音,可惜有貓就是不理他,「重獲自由」後立刻去傳訊息,所有不服氣短刀同樣拿起電話向亂藤四郎傳另一個訊息:「麻煩加一題:跟對方說的話,拜託。現在有貓只管和你談不理我。」

看着兩道訊息的亂藤四郎很想笑,心忖問卷似乎很意想不到的作用,值得推廣(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