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三O

「喵喵喵喵喵,喵呀!」審神喵從現世下班回本丸後,乖乖梳洗吃飯,之後安排出陣,除了有點疲態外,原本一切正常。突然,在指揮出陣途中發出貓咪怪叫。


「喲,大將,又喵喵叫嗎?」藥研藤四郎挑挑眉,斜眼望向爪忙尾亂的貓咪。


「喵喵!喵喵呀!喵喵喵喵喵呀喵!」


「人話呢?大將。」雖然那隻貓咪看上去很緊張,但熟知她個性的短刀了解那一定不是真正緊急的事,所以她才會有空喵喵喵地裝萌:「我可聽不到貓語。」


「喵呀!」審神喵大叫一聲後自動說回人話:「宴會!宴會呀喵!新人的宴會,三日月修行成功的宴會,忘記提醒呀喵!」


「嗚呀~~~不要呀~~~」現在換通訊器那邊傳來慘叫,即使不聽出是誰的聲線,也可以猜到那振刀一定是博多藤四郎:「小判還沒回到之前的存量,不要又花錢呀~~~」


「所以……」審神喵故意停頓幾秒,再壓低聲音問:「博多是認為現在正在幫忙挖寶箱之餘,還讓你高速升級的新同事不值得有一個宴會?」


愛錢的短刀額上不斷冒汗,呃,是汗如瀑布下。


「還有喵,被攻擊後平安回到本丸,然後順利去修行回來的三日月大人,也不值得慶祝喵?」


博多藤四郎就算不用偵察都能感受到背後的可怕視線,更何況他已是超過90級的極短呢?這下顧不上身在何處,立刻朝鏡頭的方向土下座:「主人要小判辦宴會,在下一定支持!」


藥研藤四郎很想同情一下他的弟弟,但一不想惹貓咪生氣,二認為本丸的財政未至於要做出這種不公平的決定,所以決定在一旁看戲。再說,三条家本身不適宜得罪,而新人可算是日本刀劍的始祖之一,應該有的禮數都要有,同時不希望因為缺少一場宴會,讓大家過度擔憂本丸的情況。


「藥研哥哥,求你說句話好嘛……」


「你已答應大將,我還能說甚麼?不如你告訴我。」藥研藤四郎故意裝傻,順便捉弄弟弟:「請放心,我一會兒會請燭台切先生準備宴會,相信明天或者後天可以舉行。博多,出陣回來後,調撥小判的事就請麻煩你喔。」


如果不是正在出陣,相信博多藤四郎已經哭出來。


「明天或者後天,那……出陣的事……」


「自然是至少半天。」藥研藤四郎從容不迫地回應:「七星劍大人自在本丸顯現以來,並未有靜下來休息的機會,藉此機會放鬆和休息,未嘗不是好事。」


「哈哈哈,老爺爺最近辛苦出陣,看來有回報,甚好甚好。」聽到背後的三日月宗近的話,博多藤四郎頓覺前途一片灰暗。


至於另一位主角,似乎希望有一個載歌載舞的宴會,審神喵請他放心,因為本丸有的是偶像!


看來,宴會的主題已經決定,值得期待(樂)。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七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七五 「嘛,說的時候就是不錯。不過嘛……」加州清光戳戳他的耳環:「雖然我知道大變態一向會在聖誕節送點甚麼,但,現在送的話,外面大概又會瘋起來。」 「送的禮物似乎不易設計。」歌仙兼定點頭:「男性可用的飾品有太大差別,代表不同的心情。」 「吶,不用擔心耶。」亂藤四郎笑起來:「主人不是很會做小小的東西嗎?那個笨蛋哥哥沒少收過,質素,還有適合男性作飾物等,我絕對相信有一定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五 第二回合,是首飾,或者是任何可以用上那些玻璃珠、一大堆晶石的飾物。 導師當然不只一位,不過嘛,審神喵一秒「黏」過去就只有一位。 「喵,源也來了呢,教教貓嘛~~~~~」有貓撒嬌模式全開,輕搖着尾巴坐到源清麿旁邊。自一開始已坐在一旁的水心子正秀瞬間彈起來,惟片刻因為源清麿的笑容和微微點頭的動作而坐回梳化上,向源清麿點頭作回應。審神喵當然沒錯過這段小小的BL福利時間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二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二五 參加人數遠遠比想像中少這點,叫亂藤四郎感意外。 或者說,除了「參觀」布料時還多少混着看熱鬧、好奇的刀劍男士外,到正式報名參加「面試」時,很自然已只「剩下」不用「面試」都會知道是高手的幾個。 省很多時間呢。 同樣也代表要準備各種比賽、派對的另一邊,是各刀劍男士是自願到那邊幫忙準備,而且,在不知是誰的「宣傳」下,比平日更用心,好像說要為努力「清減」存貨,辛苦製作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