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三四

審神喵「出走」後翌日中午,籠手切江戰戰兢兢地去找近侍刀。

「呃,那個嘛,近侍大人……」原本一副下決心的模樣去敲門的脇差,對上短刀的眼神後又變回平日可愛的偶像之卵的模樣:「不好意思,沒催催促主人的意思,可是……」脇差深吸一口氣再開口:「如果今天是主人的休息日,可否請近侍大人請主人適時安排出陣。」

「啊?」藥研藤四郎挑眉:「看來籠手切認定今天是大將的休息日,為甚麼?」

「因為今天沒看到近侍大人丟經理人。」

藥研藤四郎心裡翻了個白眼,到底想喊她做主人還是經理人,可不可以一致?大概是猜到近侍刀的想法,籠手切江不用他問就自己補充:「主人是主人,必須尊重,所以不能丟;經理人多少是有合作關係,勉強可以丟出門。」

好的,謝謝,麻煩你。

「大將的確在休息,因為昨天現世的工作是外務和要加班,所以早已申請一天假期睡覺。今天確是睡得較晚,我一會兒上去看看,必要時會冒險叫醒她。」

「不,不用!」籠手切江立刻揮手搖頭,說話的速度剎那間變快:「真的不用,主人未睡醒就請讓她休息,不用,不用催促!」

吵醒貓咪主人會有可怕後果,因此,「嚴禁吵醒審神喵(上班日時近侍除外)」是猫丸不成文規定的第二條。

第一條?很簡單:「不能灌貓咪喝酒,否則後果自負」。

平日好像很難惹她生氣,大致上和大家像是朋友般平等相處的審神喵,在某些情況下絕對不能惹,較明顯的是不能讓她喝到某一份量的酒,一旦超過,就會收獲一隻惡貓。她不會發難或者攻擊他人(咳,就算她會打人,對手是一群刀劍男士,最多視為可愛的喵喵拳),但偏偏那隻貓咪會突然全身上下散發出一種可怕的氣息,一個眼神已叫大家不敢亂動和說話。

呀呀,就是那種,明明是萌萌的圓球貓模樣,但卻有一種比不少遡行軍還可怕的壓迫感。

另一條就……嗯,真的不要惹,曾試過因為庭院太嘈吵,在確定近侍刀不在房間的情況下,仍會出現雜物從她的房間內飛出外,逐一砸中吵鬧的刀劍(若未完全吵醒,而近侍在房間內,丟東西砸人的「人」就會是近侍刀),聽說她是以半睡半醒,身在床上未睜眼的情況做出這種可怕的事。

不會怎樣受傷,但,感覺很恐怖。

籠手切江的「客氣」不是沒理由,畢竟沒刀想成為叫醒貓咪主人的原因。

「我不會說是你找大將,快到午飯時間,早飯偶爾不吃沒關係,但連午飯也不吃會影響身體。」藥研藤四郎望了一眼手錶確認時間:「籠手切,請你先回去做自己的事,五至十分鐘後我會上樓叫醒大將。」

說得如此明顯,籠手切江當然先溜為敬。

幸好藥研藤四郎不需要冒險吵醒審神喵,到他去到房間的時候,已是一隻已睡醒,但死賴在床上滾動的貓咪。

對假日醒來但賴床的貓咪不用客氣,因為攻擊力和攻擊準繩度會大跌,強行拉下床再丟去小型浴室梳洗後幫忙換皮就可以。

下午將會是瘋狂的出陣時間,短刀趁貓咪仍在慢吞吞整理時偷瞄窗,見有「小鬼」正準備今天用的打氣用品,即使有點不滿,但認同是非常有效逼那隻懶貓努力工作的方法。

江的新同伴,由江的刀劍去催促非常合理(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今天的結界維護時間也夠久喵。」清早爬起來再次確認通告內容,審神喵肯定自己昨天看到的資料並不是因為過勞而出現幻覺。 「大將,多久也不要緊,妳今天要上班。」近侍刀在說話的同時不忘鬆鬆手腕,準備隨時扛貓去丟。 「藥研不會懷疑……嗚呀喵!」 咻咻~~~呼~~~嗯?沒啪一聲?因為丟很遠嘛(笑)。 「懷疑嗎?」藥研藤四郎拖長音節,不着痕跡往後瞄,再輕笑一聲:「呀……公務員的效率從來不需要懷疑不是嗎?花比一般

「喵,你的分體。」召集一文字刀派的刀劍後,審神喵當面「賞賜」「意料之外」的分體:「自己拿去集合。」 「感激之至。」日光一文字恭敬地接下,並沒立即離開,只是倒退幾步聽候審神喵或山鳥毛的指示。 「感謝小鳥不計前嫌,特意為我的左手再帶一振分體。」山鳥毛向審神喵行禮:「日光,請再次向主人道謝,以後請不要再有恫嚇主人的言詞。」 「明白。」即使心裡偷偷自辯「每次只是罵那隻流浪貓」,但仍臉色無改,再次以感恩的心

傍晚,審神喵如她所說抱着一個小小的陶罐回到本丸。開門的刀劍是壓切長谷部,他身穿正裝必恭必敬地朝貓咪行禮,接過她手上的陶罐。藥研藤四郎盡力攔住小刀靈以免他們衝上去,而岩融則抱住小剪刀靈,理由同上。 「我們拿就可以!很想他!」因為極大的身高差,所以小小的模造刀們無法碰到陶罐,急得快要哭出來。藥研藤四郎抱抱貓咪後回去安撫他們:「長谷部先生是希望幫忙抱鳥爺爺回房間,你們不是準備好食物嗎?可以去請燭台切哥哥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