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三四

審神喵「出走」後翌日中午,籠手切江戰戰兢兢地去找近侍刀。


「呃,那個嘛,近侍大人……」原本一副下決心的模樣去敲門的脇差,對上短刀的眼神後又變回平日可愛的偶像之卵的模樣:「不好意思,沒催催促主人的意思,可是……」脇差深吸一口氣再開口:「如果今天是主人的休息日,可否請近侍大人請主人適時安排出陣。」


「啊?」藥研藤四郎挑眉:「看來籠手切認定今天是大將的休息日,為甚麼?」


「因為今天沒看到近侍大人丟經理人。」


藥研藤四郎心裡翻了個白眼,到底想喊她做主人還是經理人,可不可以一致?大概是猜到近侍刀的想法,籠手切江不用他問就自己補充:「主人是主人,必須尊重,所以不能丟;經理人多少是有合作關係,勉強可以丟出門。」


好的,謝謝,麻煩你。


「大將的確在休息,因為昨天現世的工作是外務和要加班,所以早已申請一天假期睡覺。今天確是睡得較晚,我一會兒上去看看,必要時會冒險叫醒她。」


「不,不用!」籠手切江立刻揮手搖頭,說話的速度剎那間變快:「真的不用,主人未睡醒就請讓她休息,不用,不用催促!」


吵醒貓咪主人會有可怕後果,因此,「嚴禁吵醒審神喵(上班日時近侍除外)」是猫丸不成文規定的第二條。


第一條?很簡單:「不能灌貓咪喝酒,否則後果自負」。


平日好像很難惹她生氣,大致上和大家像是朋友般平等相處的審神喵,在某些情況下絕對不能惹,較明顯的是不能讓她喝到某一份量的酒,一旦超過,就會收獲一隻惡貓。她不會發難或者攻擊他人(咳,就算她會打人,對手是一群刀劍男士,最多視為可愛的喵喵拳),但偏偏那隻貓咪會突然全身上下散發出一種可怕的氣息,一個眼神已叫大家不敢亂動和說話。


呀呀,就是那種,明明是萌萌的圓球貓模樣,但卻有一種比不少遡行軍還可怕的壓迫感。


另一條就……嗯,真的不要惹,曾試過因為庭院太嘈吵,在確定近侍刀不在房間的情況下,仍會出現雜物從她的房間內飛出外,逐一砸中吵鬧的刀劍(若未完全吵醒,而近侍在房間內,丟東西砸人的「人」就會是近侍刀),聽說她是以半睡半醒,身在床上未睜眼的情況做出這種可怕的事。


不會怎樣受傷,但,感覺很恐怖。


籠手切江的「客氣」不是沒理由,畢竟沒刀想成為叫醒貓咪主人的原因。


「我不會說是你找大將,快到午飯時間,早飯偶爾不吃沒關係,但連午飯也不吃會影響身體。」藥研藤四郎望了一眼手錶確認時間:「籠手切,請你先回去做自己的事,五至十分鐘後我會上樓叫醒大將。」


說得如此明顯,籠手切江當然先溜為敬。


幸好藥研藤四郎不需要冒險吵醒審神喵,到他去到房間的時候,已是一隻已睡醒,但死賴在床上滾動的貓咪。


對假日醒來但賴床的貓咪不用客氣,因為攻擊力和攻擊準繩度會大跌,強行拉下床再丟去小型浴室梳洗後幫忙換皮就可以。


下午將會是瘋狂的出陣時間,短刀趁貓咪仍在慢吞吞整理時偷瞄窗,見有「小鬼」正準備今天用的打氣用品,即使有點不滿,但認同是非常有效逼那隻懶貓努力工作的方法。


江的新同伴,由江的刀劍去催促非常合理(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 「你們先去洗個熱水澡。」一踏出傳送陣,加州清光立刻對天保組說出他的「要求」,並和大和守安定一起「押送」他們回房間拿替換衣物。長曾禰虎徹有意跟上去,但被蜂須賀虎徹制止。 「那個,請問可以請蜂須賀先生幫忙在小茶室準備茶和點心嗎?」負責「押送」源清麿的大和守安定馬上代加州清光說出他未出口的想法,長曾禰虎徹立刻拍拍胸膛說交給他也可以,可惜加州清光搖搖頭:「嘛……大哥,不要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