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三六

「喲~~」藥研藤四郎奸笑:「調教亂花錢的貓咪的時間呢~~」

「喵!」審神喵炸毛,全身那種。

「看妳還能逃到哪兒,嘿。」邊說像是壞蛋首領的話,藥研藤四郎一邊把意圖逃跑的審神喵困在他的兩手之間,咳,就是咚在牆上啦。短刀的笑容燦爛,顯然已想到一堆「欺負」貓咪的方法:「整天說沒錢吃飯,但買東西絕不爪軟,現在要加一項訂直播不會留情?」

「喵!」有貓似乎已無法說人話。

「嘿,我的壞貓咪,要老實說買了多少場直播嗎?」藥研藤四郎開心地玩貓,知對方不會逃走(機動關係想逃也逃不掉),騰出一隻手戳貓臉:「不說沒關係,我懂得數。」

「喵!」看來這隻貓咪已變成真正的貓咪(誤)。

「口硬呢。」藥研藤四郎半瞇眼,思索要怎樣逗貓:「反正明天妳這隻壞貓不用上班,可以考慮困妳在房間內直至重播結束,順道讓妳早點休息準備上班……」

「不要!」終於說回話呢(笑)。

「那請夫人老實交待。」

「不知道~~~喵~~」

「咦?」還以為可以數購買數去捉弄對方的短刀,剎那間因貓咪的答案而嚇一跳,不過他很快回過神輕笑:「喲,果然是一隻不聽話的壞貓,請問想要甚麼懲罰?」

「不要!貓只是不知道,喵!」審神喵甩尾和出動貓貓拳,試圖為自己多爭取一點「生存時間」:「喜歡,買,價錢ok不會管買多少,喵!」

這是甚麼鬼有錢人,呃,富喵發言?

「好……」藥研藤四郎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和收拾吃驚的表情,低下頭壓低聲音道:「明白,大將現在很富有,所以接下來兩個月不用請燭台切先生為大將準備便當帶回公司吃去省錢。」

「喵~~~不要呀喵!」似乎某喵是因為仗着有人做午飯,把兩個月的飯錢都拿去買直播。

「那請大將接受教訓……」短刀把貓咪扛起再丟床上,然後?不好意思,不是傳說中的霸道甚麼鬼的懲罰,而是更可怕的搔癢:「亂花錢,壞貓咪,亂花錢……」

「哈哈哈哈……喵呀~~放過貓呀……哈哈哈……」審神喵瘋狂掙扎,可惜敵不過短刀的力量,所以只能繼續被搔癢:「等等……喵,等等……貓,肚肚痛……」

「喲,壞貓咪,不要胡亂找個理由逃走喔~~~」話雖如此,藥研藤四郎立刻停手放開審神喵,下秒,貓咪捧着胖肚肚往洗手間兼迷你浴室跑去。

嗯,味道嘛……

「啊喂,沒事嗎?」藥研藤四郎往裡面喊。

「沒……」然後裡面又傳出噗噗噗的聲音,審神喵最後捂着肚肚從裡面「爬」出來:「早知道不應那隻鶴的挑戰吃加辣麵……」

「妳說甚麼?」

「只是自己調味的加辣麵……喵,藥研?」看到自己的護身刀衝出房間,審神喵知道是時候為鶴丸國永祈求冥福。

而這隻不乖的貓咪,第二天就只能像短刀所說般乖乖留在房間休息,不過,重播開始時倒是有批准她下樓欣賞表演。

不乖就要接受教訓,知道嗎?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到底嘛……」 「吶呢,源先生似乎有煩惱?」可愛的聲音響起,亂藤四郎探頭進天保組的房間,自從源清麿出事後,他已習慣每天來找他們最少一次。即使源清麿的身體已幾近完全復原,他每天,最多隔天,也會來找他們,尤其找源清麿聊天:「請問我可以進來嗎?」 「啊,是可愛的亂君,是你的話當然歡迎之至呢。」源清麿朝亂藤四郎招手:「剛剛小豆大人送來新造好的曲奇,要吃嗎?」 「要!」亂藤四郎高興地跳進房間,坐到源清麿對面

「嗚哇!實在太精彩,有看到嗎?大家有看到嗎?」有鶴搖鳥籠,因為他是極化太刀的關係,差點把籠搖翻:「我的同體很會唱歌!」 「小伽羅也是。」燭台切光忠把鳥籠推到角落:「鶴先生,在危險的地方不要亂動的事,希望你注意。」 「呀,光坊嘛,不要這樣嚴格好嘛。」有鶴想把困住自己的籠往外搖出去:「靠在牆邊甚麼也看不見,會無聊死。」 「嘻。」不遠處傳來冷笑聲,順着聲音的方向望,宗三左文字毫不掩飾自己的嘲諷眼神,輕飄

「表演表演看表演,喵!」海邊派對選在昨天是因為今天有直播!有隻壞貓咪又一次把午間和傍晚的場次全部到爪,所以代表這個周日整天!整天都在直播氣氛裡渡過。為了可以投入去看直播,某些事是必要呢。差不多睡飽飽的審神喵開開心心甩着尾去粟田口家,看看可不可要到應援棒:「喵?!」 好像……審判現場,喵。 一堆極短押着鶴丸國永,不用問都知有鶴搞事,但不問又不知他搞了甚麼事,因為鶴丸國永的驚嚇永遠花款繁多,難以猜忖。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