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三六

「喲~~」藥研藤四郎奸笑:「調教亂花錢的貓咪的時間呢~~」

「喵!」審神喵炸毛,全身那種。

「看妳還能逃到哪兒,嘿。」邊說像是壞蛋首領的話,藥研藤四郎一邊把意圖逃跑的審神喵困在他的兩手之間,咳,就是咚在牆上啦。短刀的笑容燦爛,顯然已想到一堆「欺負」貓咪的方法:「整天說沒錢吃飯,但買東西絕不爪軟,現在要加一項訂直播不會留情?」

「喵!」有貓似乎已無法說人話。

「嘿,我的壞貓咪,要老實說買了多少場直播嗎?」藥研藤四郎開心地玩貓,知對方不會逃走(機動關係想逃也逃不掉),騰出一隻手戳貓臉:「不說沒關係,我懂得數。」

「喵!」看來這隻貓咪已變成真正的貓咪(誤)。

「口硬呢。」藥研藤四郎半瞇眼,思索要怎樣逗貓:「反正明天妳這隻壞貓不用上班,可以考慮困妳在房間內直至重播結束,順道讓妳早點休息準備上班……」

「不要!」終於說回話呢(笑)。

「那請夫人老實交待。」

「不知道~~~喵~~」

「咦?」還以為可以數購買數去捉弄對方的短刀,剎那間因貓咪的答案而嚇一跳,不過他很快回過神輕笑:「喲,果然是一隻不聽話的壞貓,請問想要甚麼懲罰?」

「不要!貓只是不知道,喵!」審神喵甩尾和出動貓貓拳,試圖為自己多爭取一點「生存時間」:「喜歡,買,價錢ok不會管買多少,喵!」

這是甚麼鬼有錢人,呃,富喵發言?

「好……」藥研藤四郎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和收拾吃驚的表情,低下頭壓低聲音道:「明白,大將現在很富有,所以接下來兩個月不用請燭台切先生為大將準備便當帶回公司吃去省錢。」

「喵~~~不要呀喵!」似乎某喵是因為仗着有人做午飯,把兩個月的飯錢都拿去買直播。

「那請大將接受教訓……」短刀把貓咪扛起再丟床上,然後?不好意思,不是傳說中的霸道甚麼鬼的懲罰,而是更可怕的搔癢:「亂花錢,壞貓咪,亂花錢……」

「哈哈哈哈……喵呀~~放過貓呀……哈哈哈……」審神喵瘋狂掙扎,可惜敵不過短刀的力量,所以只能繼續被搔癢:「等等……喵,等等……貓,肚肚痛……」

「喲,壞貓咪,不要胡亂找個理由逃走喔~~~」話雖如此,藥研藤四郎立刻停手放開審神喵,下秒,貓咪捧着胖肚肚往洗手間兼迷你浴室跑去。

嗯,味道嘛……

「啊喂,沒事嗎?」藥研藤四郎往裡面喊。

「沒……」然後裡面又傳出噗噗噗的聲音,審神喵最後捂着肚肚從裡面「爬」出來:「早知道不應那隻鶴的挑戰吃加辣麵……」

「妳說甚麼?」

「只是自己調味的加辣麵……喵,藥研?」看到自己的護身刀衝出房間,審神喵知道是時候為鶴丸國永祈求冥福。

而這隻不乖的貓咪,第二天就只能像短刀所說般乖乖留在房間休息,不過,重播開始時倒是有批准她下樓欣賞表演。

不乖就要接受教訓,知道嗎?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