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三五

「加油!主人加油!」籠手切江請南海太郎朝尊做了一個簡單又通風清涼,而且足夠遮光的臨時表演,再請陸奧守吉行把虛擬戰場的情況投射到螢幕上,讓身處裡面的人都如置身戰場之中。由於是虛擬戰的關係,可以稍為輕鬆一點去觀戰:

「Hey~Hey,最高點數要選哪一張?」

「喵!」貓爪用力拍。

「Bingo!」籠手切江拍拍手:「就請主人看看我的閃閃亮亮的應援表演!」

「喵喵喵!」

「再來,請問怎樣才會有最高點數?」

「喵!」貓爪又一拍。

「噢……」籠手切江搖搖頭:「不好意思呢,在政府的規則下,閃閃發光那張札雖然是最普通的牌,但相比仍未湊出役的青短值得先取呢。」

「喵……」有貓失望得低頭不理人。

「主人不用失望,我來為主人打氣!」

在看戲的「人」不只是把文件拿過去,坐在一角以防燈光干擾「表演」的近侍(旁邊放着一盤某刀新試驗作:調味爆谷),還有出陣的刀劍們,虛擬訓練最大的好處是像遊戲機過關般,只要完成一回合,就可以稍事休息,待審神喵發出指示才繼續戰鬥。

「主人,儘管選沒關係,有我這個帥氣的刀存在,即使是成績不好,我也可以快速再次進攻彌補!」

「哼,這話是侮辱主上的智慧,像是說主上一定出錯。」

「嘿嘿,你敢老實地讚主人的運氣和湊役能力嗎?」和泉守兼定挑眉,向壓切長谷部下戰書。

「怎不能……呃……」

「都說嘛,哈哈!」和泉守兼定用力拍打壓切長谷部的肩膀:「事實不怕承認!」

「喂!」

「反正多看幾次那小子的表演也沒壞……說起來,這次選札的時間也太長,主人睡着……沒有耶。」

審神喵現在對着兩張光牌,一張發光札在發呆,即使籠手切江一再鼓勵也挑不下爪。

「大將,選芒上月。」藥研藤四郎終於出聲提醒:「點數雖不是最高,但已到可以選的最後一步,前面已有三張光牌和菊上盃,選它可以讓大家回復一點體力外,可以保證下局可以增加一級難度。」

「但……點數……」

「我已解釋,反正剛剛好像聽到有聲音說點數不是最多不要緊,可以多打幾場,就成全他。」

「只要是主上的選擇,長谷部一定接受。」

審神喵「喵」一聲抱頭慘叫,因為某刀的話似乎說她一定會選錯。

「長谷部,你回來後和我手合。」近侍刀簡短明確地說出要求。

「為何?」

「你嚇壞我的貓咪。」

「嘖……」

最後這回合是近侍走過去,捉住貓爪往「芒上月」按。

「喵……這回合不是貓選,不要怪貓。」審神喵抱頭:「藥研,一會兒打長谷部不要太用力,他還要出陣喵。」

幾秒前因為無理要求而生悶氣的打氣立刻噴出櫻暴雪,飛快接連打爆兩回合的虛擬敵人,笑着回來「聽候指教」。

現在換審神喵一面吃爆谷一面看他們手合:「喵,要打要快點,貓已請籠手切去準備最遲明天會出現的新人的歡迎宴會喔喵。」

「啊……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今天的結界維護時間也夠久喵。」清早爬起來再次確認通告內容,審神喵肯定自己昨天看到的資料並不是因為過勞而出現幻覺。 「大將,多久也不要緊,妳今天要上班。」近侍刀在說話的同時不忘鬆鬆手腕,準備隨時扛貓去丟。 「藥研不會懷疑……嗚呀喵!」 咻咻~~~呼~~~嗯?沒啪一聲?因為丟很遠嘛(笑)。 「懷疑嗎?」藥研藤四郎拖長音節,不着痕跡往後瞄,再輕笑一聲:「呀……公務員的效率從來不需要懷疑不是嗎?花比一般

「喵,你的分體。」召集一文字刀派的刀劍後,審神喵當面「賞賜」「意料之外」的分體:「自己拿去集合。」 「感激之至。」日光一文字恭敬地接下,並沒立即離開,只是倒退幾步聽候審神喵或山鳥毛的指示。 「感謝小鳥不計前嫌,特意為我的左手再帶一振分體。」山鳥毛向審神喵行禮:「日光,請再次向主人道謝,以後請不要再有恫嚇主人的言詞。」 「明白。」即使心裡偷偷自辯「每次只是罵那隻流浪貓」,但仍臉色無改,再次以感恩的心

傍晚,審神喵如她所說抱着一個小小的陶罐回到本丸。開門的刀劍是壓切長谷部,他身穿正裝必恭必敬地朝貓咪行禮,接過她手上的陶罐。藥研藤四郎盡力攔住小刀靈以免他們衝上去,而岩融則抱住小剪刀靈,理由同上。 「我們拿就可以!很想他!」因為極大的身高差,所以小小的模造刀們無法碰到陶罐,急得快要哭出來。藥研藤四郎抱抱貓咪後回去安撫他們:「長谷部先生是希望幫忙抱鳥爺爺回房間,你們不是準備好食物嗎?可以去請燭台切哥哥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