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三二

「呀……地下城、小判……」清早的本丸又一次響起怪聲。

「喵喵喵……」被吵醒心情很差的審神喵想咬刀,可是因為時間緊逼,只能在被飛出門時瞪「兇手」一眼。

「喂,吵夠就閉嘴。」藥研藤四郎丟貓回程時,順手重重敲了肇事刀的頭一拳。

「嗚!好痛!藥研哥哥欺負人!」博多藤四郎扁起嘴:「小判的數量遠遠未回到之前的水平啦!悲嘆一下不可以嗎?」

「太吵。」藥研藤四郎佯裝要再敲,博多藤四郎慘叫一聲用手護着頭很退,見弟弟知道怕,哥哥順便補句警告:「雖然要提醒大將上班,但吵醒她是不可原諒。」

「反正都要起床嘛……」博多藤四郎低聲反駁,自然逃不過藥研藤四郎的耳朵,正想要送他一鎚時,御手杵終於趕到,笑着擋在近侍刀的面前:「呀,師父不是說今天有重要的消息公布,要留意那家甚麼……甚麼甚麼公司的公告嗎?」

御手杵,你額上的汗出賣你喔!

不過藥研藤四郎懶得揭穿御手杵的謊話,任由他拖走弟弟,心裡除了想着要如何「提醒」另一邊的另一個人外,也禁不住去想這一高一……咳兩個人到底是怎樣一回事。

被那隻壞貓咪帶壞呢,還是正事要緊。

下一個拳頭輕輕打在籠手切江的胸膛:「我知道新人是你的前輩很值得興奮,但事先提醒,大將已回到正常上班時間,難以如之前般快速完成要求。」

「不要緊,我相信主人一定讓我和前輩見面!」籠手切江意志堅定,而且行動力驚人:「我要去準備迎接前輩的歌和舞蹈!」

「不好意思,籠手江似乎太興奮,如果有打擾主人的地方,我可以和他談談。」豐前江看到他們聊天所以走過去,多少聽到剛才的對話:「若然主人不方便,我會向他轉告。」

「這點要看大將安排,她一向盡力而為,只是怕她過累。」

「最近主人的身體比早陣子稍好一點,希望可以繼續越來越健康。」豐前江突然想到一個「好」方法:「我可以帶主人去散步,在山上呼吸新鮮空氣有提醒、放鬆的作用,相信對之後的出陣有幫助,嘿。」

「你應該知道大將的體力……」藥研藤四郎看到他拍拍自己的鐵騎,臉色一變:「我不會批准。」

「哈,果然如此。」豐前江大笑,絲毫不介意:「那請近侍大人親自帶主人去走走,這傢伙雖然不能借你,但馬廓的大傢伙應該可以讓你們兩人共乘。」

「……以大將的體重只會壓扁……甚麼事也沒有。」機動再高也來不及收回那句話,藥研藤四郎只好默默接受豐前江的拍頭安撫,目送他駕著愛駒出門。

話說回來,剛剛的建議不像是建議,更像是催促。

藥研藤四郎深深明白,江派對迎接他們同伴的決心和堅持,看來得請那隻貓咪加油。

既然是他。

又確是難以拒絕。

惟有加油呢。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第二天,大家仍是未能為家規被打破的事,或是白山吉光受到咒術束縛的事找誰幫忙等事得到一致的看法,擔心家裡過度反應,更擔心可能分成兩派的兄弟們吵起來……不,若然被他們知道咒的事,會否集體暗墮也是未知之數。 最後由浦島虎徹提出「先告知主人有關咒術的事」的想法,因為當事人沒反對,而且涉及出陣時大家的安危,所以確為最重要,也最緊急的事,之後嘛,大概見步走步。 照「預計」、「推算」是這樣沒錯啦,會一樣才奇怪。

「你們的事我和浦島會保密,其他人的事我早知道,一直不會說的事之後也不會說。」 「會議」結束後,除了預訂房間的兩個山姥切留在原本的酒店外,其他人都先後離開。山姥切s拒絕他們合資改訂房間而導致費用增加的部分的要求,所以在道謝和承諾互不侵犯後離開。至於亂藤四郎和浦島虎徹因為擔心白山吉光的身體狀況,所以不但多留個多小時,而且不准信濃藤四郎他們今天回本丸。現在換亂藤四郎訂一個可以供四個人休息的房間,方便他們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