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三一‧五

在真正的battle開始前,審神喵仍然不大明白為甚麼這次會有中場休息,但看到他們的流程設計後,深深感謝他們的細心,讓新人可以適應本丸的「特色」活動。

主持所說的第一部分battle,嚴格來說是自我介紹和應援教學。AWT48和江派首先一起到舞台上向大家打招呼,每「隊」各派一位成員到台前介紹自己和輪流介紹成員。

「吶呢,先來自我介紹~~~我就是AWT48重要的服裝指導,也是人見人愛的亂藤四郎呢!代表色~~」亂藤四郎手腕一轉,應援棒立刻亮起:「是同樣人見人愛的桃色,請大家今天為我打氣~~~」甜美的笑容,適時送出的飛吻讓大家禁不住歡呼,台下早已習慣的刀劍們整齊地亮起桃色的光芒,嗯,只限已習慣的觀眾。

七星劍看來完全不明白大家正在做的事,更不懂如何「點燈」。在台上的亂藤四郎當然坐在前排那黯淡的「一點」,正想找兄弟去提醒,在台側的小狐狸立刻甩甩尾表示由他去教。

「呀呀~~~七星劍大人,開關掣在這兒呢!」三根尾巴很努力集中指向一個位置,總算讓七星劍明白開關、轉顏色的按鈕位置和用法,遲來的桃色在台下亮起。

籠手切江自我紹時,台下那一點變了好幾隻色後,總算停在綠色。

接下來的介紹,七星劍逐步掌握轉顏色的技巧,到他了解「表演」和「燈」的關係時,已是中場休息。

亂藤四郎立刻過去細心教他轉顏色的前後次序,並且送上一張顏色順序表方便他跟上。

燭台切光忠則為七星劍送上晚飯,然後告訴他可以像午餐時那樣到旁邊自己選前菜、小食,或者甜品吃,主菜的份量不多,目的是希望大家一會兒可以以美味的小食和甜品作為「配菜」去欣賞精彩的表演。

「一如午膳般?」

「是。」

對七星劍來說,自由地選擇自己喜歡的食物,是「規定」的用膳方式,就算已非第一次,仍是一件很新鮮的事。晚飯時間對七星劍來說,除了學習挑選很多沒見過的食物外,還要練習用應援棒的技巧。

「吶呢,記住顏色次序就會很簡單呢!」

「亂,這樣教會讓七星劍大人困擾。」

「厚哥哥,你亂教他準備一堆不同顏色已亮燈的應援棒到時舉起會騷擾其他人耶,忘記主人之前怎樣懲罰南海太郎先生嗎?」

「不過,靈活調配很重要!」

「呀,真是呢!既然是祭典,當然投入地玩才好!不要當成兵法實驗好嘛,主人說過,又快又準地切換顏色是祭典的靈魂呀!」

看來,新人需要練習,但今天是他做主角,過於辛苦他好像不大適合。

審神喵走過去建議可以找一塊黑布蓋住遮住其他應援棒的光,用的時候再拿出來,但被七星劍婉拒,因為他認為難得可以欣賞後起之秀們的表演,希望可以以合禮數的方式回應。

之後到真正battle的時候,大家都偷偷望看七星劍……

嗯,果然手忙腳亂呢,尤其是AWT48和江對唱鬥舞battle時,他完全呆住。

很有趣(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藥研藤四郎努力去隱瞞天保組的情況,但要知道總會知道。 「那(嗶~~~~)的傢伙竟然要找他們麻煩,藥研知道卻不告訴貓?!」貓爪揪住短刀的領帶,貓尾勒住短刀的脖子,審神喵氣勢如虹地「拷問」她的近侍:「很會隱瞞喵!不是跟清光鬥嘴嗎?現在學會合作隱住貓,你很好喔喵!」 會知道的原因無他,是一文字則宗自己找上門。 「噯呀,我們的貓咪主人。」一文字則宗從被封閉的世界回來後,沒有立刻像其他刀劍般回去梳洗和休息,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