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三一

有燭台切光忠,有長船刀派,又有伊達家的本丸,宴會當然不用擔心。呀!不能不提,有AWT48和江派的本丸,宴會節目自然也值得期待。何況,這次想獻技的刀劍比想像中多,今天大喊的「Battle」就是源出於此。


首先,打頭陣的是三条家的今劍和岩融。


「嗨~~~各位,我和岩融很久沒為大家表演呢!」今劍坐在岩融的肩膀上用力揮手:「雖然不少建議被否決,但我和岩融最終呢,想出一個超~~~~~級厲害,而且大家都很熟悉的表演喔!」


「咔哈哈哈哈!很久沒表演,希望不會悶到各位。」岩融大笑幾聲,望了見今劍後再開口:「準備OK?」


「是岩融的話,當然何時也OK!」今劍用雙手讓自己騰空,輕鬆翻了一個跟斗後站回原來位置:「就請各位欣賞我們的演出!」


貓咪用力地拍爪,喵,是久違的雙人雜技呢!


今劍和岩融默契十足地做出不同的動作,在岩融的輔助和配合下,今劍在岩融身上騰空翻跟斗、倒立,也做出單腳站在岩融掌上,或是在岩融的頭上,用單手支撐高速倒立地自轉。當然,「簡單」一點,像很普通的拋,再數個空翻再接住,或者用岩融的手臂當單槓,在上面做出一堆現世的體操選手的高難度動作當然也有。


動作輕盈、活潑,配以今劍特意換上的薙刀袖上衣,就像一隻鳥兒在枝頭飛舞


「很精彩,後起之秀着實承傳優良的力量和光芒。」主角之一的七星劍拍掌:「縱不是鳥,但亦有迦陵頻之意境。」


「哈哈哈,老爺爺很久沒看此等表演,精彩精彩。」主角之二的三日月宗近不但拍手,而且拉過小狐丸的耳朵,似乎一些嚇狐狸一跳的事,可惜看到小狐丸表情突變的刀劍沒幾個,貓?當然沒一隻。


「喵喵喵!喵喵喵呀喵!」至於審神喵嗎?在精湛的演出和她的BL腦補下,當然只能喵喵叫,直至……啪!「痛呀!藥研正壞刀!」


「噯呀……被孩子們搶先呢……不~要~緊……禮讓孩子們是美德。」下一個表演者小烏丸低吟:「就向大家展示真正的瑞鳥之舞吧。」


今劍輕巧地落回地面再鞠躬,代表他們的表演結束,接下來是審神喵完全意想不到的表演者。小鳥丸一身戰鬥服,慢慢地步上舞台,傳統的旋律隨之響起,在舞台中心的古老刀劍慢慢遞上手。


是一隻優雅的鳥兒之舞。


如果說今劍剛才的表演像小鳥,那就是像一隻清早在樹林間跳躍、唱歌的幼小、靈巧的鳥兒;小烏丸的表演如其名,是一隻如神明般讓人屏息,一舉手一投足讓人感受到他的「力量」的瑞鳥。


七星劍滿意地點頭:「果真是南都之子。」


早幾秒情緒仍然異常高漲的審神喵,瞬間安靜下來,安靜、專注地欣賞古老太刀的舞蹈。


最後的一個音符落下,優雅的鳥兒向大家行禮,大家像如夢初醒般不斷拍手。


輕柔、古典的舞蹈帶來的窒息感並沒讓表演的氣氛變冷,反而因為反差令大家的情緒可以再一次集中。接下來的表演就是猫丸的重頭戲,真真正正的歌舞battle!


趁拉下布幕,主持在說笑話逗大家的時候,幫忙的刀劍們向觀眾們派發應援棒。對本丸的大部分人來說,這枝東西已是非常熟悉,甚至不少連出場刀劍的代表色也有完全記住,但對新人來說卻是難以明白的事。經過簡單講解,以及台上的主持人帶領大家揮動應援棒、轉換不同顏色,總算多少明白「打call」的意義。


「好!接下來是AWT48和江的battle!」今天的主持是加州清光:「其實我也想表演啦,不過大變態,不是,主人的重要宴會竟然出現主持真空耶,那自然我這個可愛又重要的初始刀出來。」


「嘛,廢話就不說耶,大家先看他們的第一場battle,然後,就是我們最重要的中場休息時間!說起來呀,我的肚已經餓得咕咕叫呢。」


台下又一陣大笑。


「好!It's show time. Battle start!」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經過一番儀式,清洗(含物理意義)沾染在身上的一切「污穢」,再喝上笑面青江預先準備的熱呼呼的薑紅茶(可加糖),再換回乾爽,而且已淨化過的衣物,天保組兩刀回到房間時至少感到身體乾爽,精神還可以。不過,發生過的事,也不是一句「已淨化」可以帶過,他們仍然需要靜下來沉澱、慢慢消化,再整理自身的情緒和想法。 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回去第一件事,是互相抱緊,靠在對方身上感受對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