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三一

有燭台切光忠,有長船刀派,又有伊達家的本丸,宴會當然不用擔心。呀!不能不提,有AWT48和江派的本丸,宴會節目自然也值得期待。何況,這次想獻技的刀劍比想像中多,今天大喊的「Battle」就是源出於此。

首先,打頭陣的是三条家的今劍和岩融。

「嗨~~~各位,我和岩融很久沒為大家表演呢!」今劍坐在岩融的肩膀上用力揮手:「雖然不少建議被否決,但我和岩融最終呢,想出一個超~~~~~級厲害,而且大家都很熟悉的表演喔!」

「咔哈哈哈哈!很久沒表演,希望不會悶到各位。」岩融大笑幾聲,望了見今劍後再開口:「準備OK?」

「是岩融的話,當然何時也OK!」今劍用雙手讓自己騰空,輕鬆翻了一個跟斗後站回原來位置:「就請各位欣賞我們的演出!」

貓咪用力地拍爪,喵,是久違的雙人雜技呢!

今劍和岩融默契十足地做出不同的動作,在岩融的輔助和配合下,今劍在岩融身上騰空翻跟斗、倒立,也做出單腳站在岩融掌上,或是在岩融的頭上,用單手支撐高速倒立地自轉。當然,「簡單」一點,像很普通的拋,再數個空翻再接住,或者用岩融的手臂當單槓,在上面做出一堆現世的體操選手的高難度動作當然也有。

動作輕盈、活潑,配以今劍特意換上的薙刀袖上衣,就像一隻鳥兒在枝頭飛舞

「很精彩,後起之秀着實承傳優良的力量和光芒。」主角之一的七星劍拍掌:「縱不是鳥,但亦有迦陵頻之意境。」

「哈哈哈,老爺爺很久沒看此等表演,精彩精彩。」主角之二的三日月宗近不但拍手,而且拉過小狐丸的耳朵,似乎一些嚇狐狸一跳的事,可惜看到小狐丸表情突變的刀劍沒幾個,貓?當然沒一隻。

「喵喵喵!喵喵喵呀喵!」至於審神喵嗎?在精湛的演出和她的BL腦補下,當然只能喵喵叫,直至……啪!「痛呀!藥研正壞刀!」

「噯呀……被孩子們搶先呢……不~要~緊……禮讓孩子們是美德。」下一個表演者小烏丸低吟:「就向大家展示真正的瑞鳥之舞吧。」

今劍輕巧地落回地面再鞠躬,代表他們的表演結束,接下來是審神喵完全意想不到的表演者。小鳥丸一身戰鬥服,慢慢地步上舞台,傳統的旋律隨之響起,在舞台中心的古老刀劍慢慢遞上手。

是一隻優雅的鳥兒之舞。

如果說今劍剛才的表演像小鳥,那就是像一隻清早在樹林間跳躍、唱歌的幼小、靈巧的鳥兒;小烏丸的表演如其名,是一隻如神明般讓人屏息,一舉手一投足讓人感受到他的「力量」的瑞鳥。

七星劍滿意地點頭:「果真是南都之子。」

早幾秒情緒仍然異常高漲的審神喵,瞬間安靜下來,安靜、專注地欣賞古老太刀的舞蹈。

最後的一個音符落下,優雅的鳥兒向大家行禮,大家像如夢初醒般不斷拍手。

輕柔、古典的舞蹈帶來的窒息感並沒讓表演的氣氛變冷,反而因為反差令大家的情緒可以再一次集中。接下來的表演就是猫丸的重頭戲,真真正正的歌舞battle!

趁拉下布幕,主持在說笑話逗大家的時候,幫忙的刀劍們向觀眾們派發應援棒。對本丸的大部分人來說,這枝東西已是非常熟悉,甚至不少連出場刀劍的代表色也有完全記住,但對新人來說卻是難以明白的事。經過簡單講解,以及台上的主持人帶領大家揮動應援棒、轉換不同顏色,總算多少明白「打call」的意義。

「好!接下來是AWT48和江的battle!」今天的主持是加州清光:「其實我也想表演啦,不過大變態,不是,主人的重要宴會竟然出現主持真空耶,那自然我這個可愛又重要的初始刀出來。」

「嘛,廢話就不說耶,大家先看他們的第一場battle,然後,就是我們最重要的中場休息時間!說起來呀,我的肚已經餓得咕咕叫呢。」

台下又一陣大笑。

「好!It's show time. Battle start!」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第二天,大家仍是未能為家規被打破的事,或是白山吉光受到咒術束縛的事找誰幫忙等事得到一致的看法,擔心家裡過度反應,更擔心可能分成兩派的兄弟們吵起來……不,若然被他們知道咒的事,會否集體暗墮也是未知之數。 最後由浦島虎徹提出「先告知主人有關咒術的事」的想法,因為當事人沒反對,而且涉及出陣時大家的安危,所以確為最重要,也最緊急的事,之後嘛,大概見步走步。 照「預計」、「推算」是這樣沒錯啦,會一樣才奇怪。

「你們的事我和浦島會保密,其他人的事我早知道,一直不會說的事之後也不會說。」 「會議」結束後,除了預訂房間的兩個山姥切留在原本的酒店外,其他人都先後離開。山姥切s拒絕他們合資改訂房間而導致費用增加的部分的要求,所以在道謝和承諾互不侵犯後離開。至於亂藤四郎和浦島虎徹因為擔心白山吉光的身體狀況,所以不但多留個多小時,而且不准信濃藤四郎他們今天回本丸。現在換亂藤四郎訂一個可以供四個人休息的房間,方便他們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