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七O

改動房間的申請立刻得到審神喵首肯,但因為正式的申請要待上面接納和排期,有可能需要一點時間。

「看來只有等待呢。」兩刀離開辦公室慢慢往回走,準備休息一會去大廣間看表演,路上遇上昨夜差點撞破自己行動的刀劍。未待源清麿反應過來,水心子正秀已往前踏出一步為昨夜之事向對方道歉:「昨夜之事是我失禮,請小龍大人原諒。」

小龍景光微微一笑回望兩刀,朝他們簡單行了一禮:「是我打擾兩位,希望兩位已和好。」

「謝謝小龍大人關心。昨夜是我沒有交待清楚下出門,結果連累水心子做出失禮小龍大人的舉動,感謝小龍大人理解。」源清麿以溫婉的聲線回答,手很自然往頸項遞上,簡單調整絲巾,小龍景光瞄到對方脖子上若隱若現的痕跡,收回予人感覺失禮的視線,簡單道別後先行離開。

「清麿,你不用把責任都扛到身上……」水心子正秀牽起源清麿的手繼續走,低聲抱怨幾句。沒走多遠的小龍景光悄悄回頭,看到他們只在爭辯誰人該為昨夜的事負責,而且瞄到背後沒整理好的絲巾下有更明顯的痕跡,最後一絲懷疑亦告消失。

隔了一天,審神喵在星期日早上喚源清麿和水心子正秀到辦公室,說希望和他們談改建房間的事。兩刀走到辦公室門外時卻聽到裡面發生爭執,近侍刀感到他們在門外後出去和他們道歉,說突然有家事要處理,請他們過十分鐘再過去。

「不要緊,可待主人有空再談。」源清麿不着痕跡地一邊回應,一邊細聽裡面的情況,內容大概是有刀難得以後補的方式預約到號稱夢幻的甜品店,希望今天出門,但家裡卻以今天是「主殿的直播聚會」為由,不出席為失禮去制止,結果罕有地為小事吵到審神喵面前。

聽到不是有人過去指證他早幾天,或是以前的事,源清麿總算放心下來,一臉沒關係地和水心子正秀手牽手離開。

他當時沒想過自己最後仍會和那事扯上關係。

事後審神喵再次請他們過去時輕聲道歉,因為態度過度客氣反而被源清麿提醒作為主君有在小事上偶爾傲慢的權力。

「權力嗎?貓不大喜歡這種說法喵。」審神喵搖搖頭,但看起來不大介意打刀的話:「因小事擺架子不是好事,約了他人卻臨時失約一定要道歉呢喵。」

「聽說好像為出門的事吵起來,如果主人要時間調解,我可以再等等,改裝房間的事不是甚麼急事。」

「沒事沒事喵,貓沒說過一定要出席直播欣賞會喵。」審神喵甩甩尾:「那天貓未回來也叫大家自己先看啊。難得可以後補方式去傳說中的甜品店,當然要把握機會喵,換了是貓也會衝出門。」

「似乎是很吸引的地方,反而引起我的興趣呢。」源清麿輕易讓審神喵順着他的話題:「改天可以請主人代我打聽嗎?我希望和水心子可以去沒到過的地方、餐廳約會,拜託喔。」

「有問,就是那家……」審神喵拿出電話來戳,把資料傳給源清麿:「食評要等他們回來才有……咦?貓記得是叫你們來談房間的事……」

「我對好吃的甜品的興趣較大呢,而且主人說過要等上面批准,所以過幾天談也可以。」

「已經批准了喵。」

「咦?」

「他們不知用了幾隻小雲雀的機動……」審神喵請近侍把目錄和文件遞給源清麿和水心子正秀:「如果今天下午五時前可以決定,明天可以立刻改裝。因為只是用上面公家的結界、靈力調整、改動,所以一至兩天就可以用,到時可能要麻煩你們先用客房。」

「若然主人願意批准水心子和我放兩天假,我們會更高興呢。」

「准,准啊喵,但要先選要的項目。如果只是簡單的改動不用花小判,因為基本房間配備本身是可以用現代型,最基本的洗浴、洗手間設備那款,佔地方亦是最小。」審神喵簡單解釋:「如果要用較好的設備,要自己付小判,基本配色不用付小判,特別配色要,而且特別項目要預算多花一至兩天時間,詳情麻煩自己看喵。」

「我想我們可以現在回覆……水心子,你怎樣看?」

「是清麿想改裝,這次應該到清麿選。」水心子正秀低聲拒絕:「床和床墊是我選,這次換清麿選,如果要小判我們一起付。」

「喵,反正快開始直播,目錄你們拿去看,下午四時前答覆,相信可以安排明天來改裝喵。」為免有刀妨礙自己追直播,審神喵開始「趕刀」:「貓要準備去拿點心,你們回去商量喵。」

「是,麻煩主人。」兩刀見直播時間快開始,直接帶目錄去大廣間,選一個角落的位置一面看表演一面快速看一遍目錄。

「清麿,選你想要的顏色、淋浴間尺寸,而不是猜我想要甚麼。」瞄到有刀偷看自己幾次,水心子正秀開口「提醒」:「清麿自己想要的設計,就是我會喜歡的設計。」

「不怕我胡來嗎?」因為怕打擾別人,源清麿壓低聲音。

「清麿做事很有分寸,我很放心。」水心子正秀察覺有人望向他們,立刻點頭示意會安靜。知道自己打擾別人的源清麿合上目錄,待直播結束後再挑選,並很快回覆貓咪。

「最簡單那種就可以?」審神喵瞪大眼:「不用太省呢……如果剛換傢具小判不足,預借下個月的人工,甚至我們補貼一點也可以喵。」

水心子正秀很想說幾句,但看到源清麿的溫和的笑容又說不出口。

「兩個山姥切改裝時比你們還捨得……」審神喵故意低聲吐槽:「至少要選可以更換花灑頭的花灑,然後……淋浴間安裝屏風,以免弄濕外面和房間……」

「不如請主人給予更多意見。」

「……水心子,領你那個回去。」即使可能有BL糧吃,審神喵不為所動,要水心子正秀帶源清麿回去重新商量:「太隨便貓會駁回。」

最後水心子正秀怎樣逼源清麿交出一份「及格」的申請無人知道,但可以確定明天會改裝他們的房間 = 他們可以放假兩天。

亦因為這個小小的「決定」,令他們「注定」要纏上那件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到底嘛……」 「吶呢,源先生似乎有煩惱?」可愛的聲音響起,亂藤四郎探頭進天保組的房間,自從源清麿出事後,他已習慣每天來找他們最少一次。即使源清麿的身體已幾近完全復原,他每天,最多隔天,也會來找他們,尤其找源清麿聊天:「請問我可以進來嗎?」 「啊,是可愛的亂君,是你的話當然歡迎之至呢。」源清麿朝亂藤四郎招手:「剛剛小豆大人送來新造好的曲奇,要吃嗎?」 「要!」亂藤四郎高興地跳進房間,坐到源清麿對面

「嗚哇!實在太精彩,有看到嗎?大家有看到嗎?」有鶴搖鳥籠,因為他是極化太刀的關係,差點把籠搖翻:「我的同體很會唱歌!」 「小伽羅也是。」燭台切光忠把鳥籠推到角落:「鶴先生,在危險的地方不要亂動的事,希望你注意。」 「呀,光坊嘛,不要這樣嚴格好嘛。」有鶴想把困住自己的籠往外搖出去:「靠在牆邊甚麼也看不見,會無聊死。」 「嘻。」不遠處傳來冷笑聲,順着聲音的方向望,宗三左文字毫不掩飾自己的嘲諷眼神,輕飄

「表演表演看表演,喵!」海邊派對選在昨天是因為今天有直播!有隻壞貓咪又一次把午間和傍晚的場次全部到爪,所以代表這個周日整天!整天都在直播氣氛裡渡過。為了可以投入去看直播,某些事是必要呢。差不多睡飽飽的審神喵開開心心甩着尾去粟田口家,看看可不可要到應援棒:「喵?!」 好像……審判現場,喵。 一堆極短押着鶴丸國永,不用問都知有鶴搞事,但不問又不知他搞了甚麼事,因為鶴丸國永的驚嚇永遠花款繁多,難以猜忖。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