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七O

改動房間的申請立刻得到審神喵首肯,但因為正式的申請要待上面接納和排期,有可能需要一點時間。


「看來只有等待呢。」兩刀離開辦公室慢慢往回走,準備休息一會去大廣間看表演,路上遇上昨夜差點撞破自己行動的刀劍。未待源清麿反應過來,水心子正秀已往前踏出一步為昨夜之事向對方道歉:「昨夜之事是我失禮,請小龍大人原諒。」


小龍景光微微一笑回望兩刀,朝他們簡單行了一禮:「是我打擾兩位,希望兩位已和好。」


「謝謝小龍大人關心。昨夜是我沒有交待清楚下出門,結果連累水心子做出失禮小龍大人的舉動,感謝小龍大人理解。」源清麿以溫婉的聲線回答,手很自然往頸項遞上,簡單調整絲巾,小龍景光瞄到對方脖子上若隱若現的痕跡,收回予人感覺失禮的視線,簡單道別後先行離開。


「清麿,你不用把責任都扛到身上……」水心子正秀牽起源清麿的手繼續走,低聲抱怨幾句。沒走多遠的小龍景光悄悄回頭,看到他們只在爭辯誰人該為昨夜的事負責,而且瞄到背後沒整理好的絲巾下有更明顯的痕跡,最後一絲懷疑亦告消失。


隔了一天,審神喵在星期日早上喚源清麿和水心子正秀到辦公室,說希望和他們談改建房間的事。兩刀走到辦公室門外時卻聽到裡面發生爭執,近侍刀感到他們在門外後出去和他們道歉,說突然有家事要處理,請他們過十分鐘再過去。


「不要緊,可待主人有空再談。」源清麿不着痕跡地一邊回應,一邊細聽裡面的情況,內容大概是有刀難得以後補的方式預約到號稱夢幻的甜品店,希望今天出門,但家裡卻以今天是「主殿的直播聚會」為由,不出席為失禮去制止,結果罕有地為小事吵到審神喵面前。


聽到不是有人過去指證他早幾天,或是以前的事,源清麿總算放心下來,一臉沒關係地和水心子正秀手牽手離開。


他當時沒想過自己最後仍會和那事扯上關係。


事後審神喵再次請他們過去時輕聲道歉,因為態度過度客氣反而被源清麿提醒作為主君有在小事上偶爾傲慢的權力。


「權力嗎?貓不大喜歡這種說法喵。」審神喵搖搖頭,但看起來不大介意打刀的話:「因小事擺架子不是好事,約了他人卻臨時失約一定要道歉呢喵。」


「聽說好像為出門的事吵起來,如果主人要時間調解,我可以再等等,改裝房間的事不是甚麼急事。」


「沒事沒事喵,貓沒說過一定要出席直播欣賞會喵。」審神喵甩甩尾:「那天貓未回來也叫大家自己先看啊。難得可以後補方式去傳說中的甜品店,當然要把握機會喵,換了是貓也會衝出門。」


「似乎是很吸引的地方,反而引起我的興趣呢。」源清麿輕易讓審神喵順着他的話題:「改天可以請主人代我打聽嗎?我希望和水心子可以去沒到過的地方、餐廳約會,拜託喔。」


「有問,就是那家……」審神喵拿出電話來戳,把資料傳給源清麿:「食評要等他們回來才有……咦?貓記得是叫你們來談房間的事……」


「我對好吃的甜品的興趣較大呢,而且主人說過要等上面批准,所以過幾天談也可以。」


「已經批准了喵。」


「咦?」


「他們不知用了幾隻小雲雀的機動……」審神喵請近侍把目錄和文件遞給源清麿和水心子正秀:「如果今天下午五時前可以決定,明天可以立刻改裝。因為只是用上面公家的結界、靈力調整、改動,所以一至兩天就可以用,到時可能要麻煩你們先用客房。」


「若然主人願意批准水心子和我放兩天假,我們會更高興呢。」


「准,准啊喵,但要先選要的項目。如果只是簡單的改動不用花小判,因為基本房間配備本身是可以用現代型,最基本的洗浴、洗手間設備那款,佔地方亦是最小。」審神喵簡單解釋:「如果要用較好的設備,要自己付小判,基本配色不用付小判,特別配色要,而且特別項目要預算多花一至兩天時間,詳情麻煩自己看喵。」


「我想我們可以現在回覆……水心子,你怎樣看?」


「是清麿想改裝,這次應該到清麿選。」水心子正秀低聲拒絕:「床和床墊是我選,這次換清麿選,如果要小判我們一起付。」


「喵,反正快開始直播,目錄你們拿去看,下午四時前答覆,相信可以安排明天來改裝喵。」為免有刀妨礙自己追直播,審神喵開始「趕刀」:「貓要準備去拿點心,你們回去商量喵。」


「是,麻煩主人。」兩刀見直播時間快開始,直接帶目錄去大廣間,選一個角落的位置一面看表演一面快速看一遍目錄。


「清麿,選你想要的顏色、淋浴間尺寸,而不是猜我想要甚麼。」瞄到有刀偷看自己幾次,水心子正秀開口「提醒」:「清麿自己想要的設計,就是我會喜歡的設計。」


「不怕我胡來嗎?」因為怕打擾別人,源清麿壓低聲音。


「清麿做事很有分寸,我很放心。」水心子正秀察覺有人望向他們,立刻點頭示意會安靜。知道自己打擾別人的源清麿合上目錄,待直播結束後再挑選,並很快回覆貓咪。


「最簡單那種就可以?」審神喵瞪大眼:「不用太省呢……如果剛換傢具小判不足,預借下個月的人工,甚至我們補貼一點也可以喵。」


水心子正秀很想說幾句,但看到源清麿的溫和的笑容又說不出口。


「兩個山姥切改裝時比你們還捨得……」審神喵故意低聲吐槽:「至少要選可以更換花灑頭的花灑,然後……淋浴間安裝屏風,以免弄濕外面和房間……」


「不如請主人給予更多意見。」


「……水心子,領你那個回去。」即使可能有BL糧吃,審神喵不為所動,要水心子正秀帶源清麿回去重新商量:「太隨便貓會駁回。」


最後水心子正秀怎樣逼源清麿交出一份「及格」的申請無人知道,但可以確定明天會改裝他們的房間 = 他們可以放假兩天。


亦因為這個小小的「決定」,令他們「注定」要纏上那件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四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四 「青江,還好嗎?」看到笑面青江臉上的表情比出門前繃緊,石切丸迅即(以他的標準)上前關心對方。 「嗯,不過是差點被教訓呢。要說嘛……對手實力不足,不可能做出甚麼呢。」 「不用逞強,青江。相信你記得在我面前沒用。」 「……嘻……都被看得一清二楚,那請問我的御神刀大人有甚麼想法?」笑面青江勉強一笑,表情很快塌下成略帶失落的模樣:「無法問出更多,實在失算……」 「相信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三 「你剛才是否故意阻撓?」笑面青江送飯到蜂須賀虎徹的房間,還未進門便遭受長曾禰虎徹厲聲質問:「我們新選組的事,不到外人插手!」 「你這個贗品,笑面大人好心送飯來,你卻以怨報德,實在非常無禮!」蜂須賀虎徹「不愉快」的表情「完美地」畫在臉上,不過他現在的「首要」「任務」是控制長曾禰虎徹,以免失禮人前。 「蜂須賀,那是我們新選組的事!」 「你的意思是指我只是一個外人嗎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二 水心子正秀離開房間後,一再擔心地回頭,當他瞄到亂藤四郎握住源清麿,而他的妻子的眼神瞬間放鬆的時候,他明白現在回去只會壞事。 或者,要先找浦島虎徹…… 「上面,上面呢!」 唔? 水心子正秀聽到附近有聲音響起,但一時間無法確認位置,只能四周張望。 「都說是上面,上面呀!」水心子正秀循着聲音的方向抬頭,赫然看見他要找的刀劍在樹上踢着腳,然後朝他大幅度地揮手,示意他上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