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七四‧五

「家事我管的約定妳難道忘了?大將答應過的事,請不要食言!」

「願意放下貓的晚飯了嗎?」審神喵冷冷地回:「藥研應該記得貓今天命令你和孩子們到飯廳吃飯。」

「妳……」

「要抗命不是現在,貓記得已說今天內,若沒命令或批准其他人見貓,就不會見你以外的其他人。」審神喵並沒收回在粟田口家時的態度:「如果你想貓連你都趕出去,或者請其他人來商討一個夜晚,藥研可以儘管發脾氣和抗命。」

啪!砰!

藥研藤四郎用力放下晚飯後甩頭離開,出門時毫不客氣甩門,審神喵待他走遠(估計),才敢輕聲嘆一口氣。

這次不管不行好嗎?

竟然被上面踩到頭上,就算是白山吉光選了不是粟田口家的人,要面對的麻煩總要面對,現在最重要的事可是咒術好嘛。

「嘛,我是有聽到我們的大變態不會見人,只要不見面應該算沒犯規。」當審神喵隨便扒完碗裡的飯菜,外面就傳來熟悉的聲音:「沒事嗎?妳那個小子在小主人們面前差點發脾氣,幸好妍小姐哄回他。」

「……暫時不能說喵。」

「就算我是大變態的初始刀也不能說嗎?」

「貓還不知道要怎樣說……」很想找人談,但絕對不能找自己的護身刀,貓咪慶幸自己的初始刀在這方面很聰明:「連藥研也不知……不,根本不能在他生氣時讓他知道,更怕傳出去。」

「嗯。」加州清光明白地點頭,一貓一刀隔着一扇門對話:「不要緊呢,等大變態整理想法後,再慢慢告訴我也可以。」

「喵,清光……」

「是~」

「不怕藥研上來罵你嗎?」

「我的本體在安定處,他會通風報訊啦。而且呀,妳那個小子能吵贏我再說。腦袋雖然不錯,但古板得要死,要跟我吵嘴只會輸得很難看喔。」

「嘻,不愧是清光。」

「有好一點嗎?」

「說笑話哄貓原來有目的……」審神喵佯裝不滿,隨即嘆氣:「兩件事都是麻煩事,兩件事都是粟田口家的家事,其中一件貓勉強可以當作公事主動處理……可是喵,兩件事太息息相關……不能丟下另一邊。藥研一定氣貓破壞不碰粟田口家家事的約定。」

「拜託,兩夫妻要分得這樣仔細嗎?我和安定再鬥氣,很多時也會默默互相幫忙。」

「不可能公私不分,上次放他們出門,藥研已是遷就貓,把家事說成公事。」審神喵嘆氣:「清光,幫貓守住軍議那邊,拜託你。」

「喂!不要說得像交待後事那樣!」

「如果是交待後事,反而不用煩惱呢喵……」審神喵苦笑:「不要讓他們知道。」

「甚麼?」加州清光以為自己聽錯:「不要?是『不要讓他們知道』?發生大事,不是應該讓他們知道嗎?」

「對,確是不要讓他們知道。」審神喵低聲道:「尤其是三日月和小烏丸。」

無法現在言明的原因很明顯,加州清光不再逼迫:「我會的了,完全大變態交託的工作才能突出自己可愛的一面喔,不過嘛……」

「大變態,鬥嘴的事,自己躲起來的事不能過火。」

「那小子我雖然看不順眼,但他一直擔心、照顧大變態的所有事,我一直有看在眼裡。為了那些討厭的傢伙而令關係變差,一點也不可愛,而且,絕對不值得呢。」

「貓知道……謝謝清光,貓一定會給大家一個交待。」

「我要先回去了,否則會被追殺,現在是夜晚,會比較危險呢。」加州清光偷瞄走廊不遠處一眼,自短刀離開飯廳開始,他已經開始倒數他來趕走自己的時間,意外地發現他默默地站在遠處等待:「要早點休息,不要吵架喔……吃飯前你們吵架的聲音嚇壞我呢。」

「嗯。」

「晚安呢,大變態,想改變心情下樓偷聽,我今天會放過妳當不知道。」

「貓不要被安定追殺,今天會放過清光,晚安。」

初始刀大人原路往走,經過近侍刀身邊拍拍對方的肩膀:「不要吵架,大變態怕得連我也不敢說,只知道是上面的麻煩事……遷就她一下,希望她至少對你鬆口。」

「她是我們的大將,不用你這小鬼教。」嘴巴上雖然不饒人,但藥研藤四郎有揚揚手表示明白。

事情似乎比想像中麻煩,惟有先休戰。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到底嘛……」 「吶呢,源先生似乎有煩惱?」可愛的聲音響起,亂藤四郎探頭進天保組的房間,自從源清麿出事後,他已習慣每天來找他們最少一次。即使源清麿的身體已幾近完全復原,他每天,最多隔天,也會來找他們,尤其找源清麿聊天:「請問我可以進來嗎?」 「啊,是可愛的亂君,是你的話當然歡迎之至呢。」源清麿朝亂藤四郎招手:「剛剛小豆大人送來新造好的曲奇,要吃嗎?」 「要!」亂藤四郎高興地跳進房間,坐到源清麿對面

「嗚哇!實在太精彩,有看到嗎?大家有看到嗎?」有鶴搖鳥籠,因為他是極化太刀的關係,差點把籠搖翻:「我的同體很會唱歌!」 「小伽羅也是。」燭台切光忠把鳥籠推到角落:「鶴先生,在危險的地方不要亂動的事,希望你注意。」 「呀,光坊嘛,不要這樣嚴格好嘛。」有鶴想把困住自己的籠往外搖出去:「靠在牆邊甚麼也看不見,會無聊死。」 「嘻。」不遠處傳來冷笑聲,順着聲音的方向望,宗三左文字毫不掩飾自己的嘲諷眼神,輕飄

「表演表演看表演,喵!」海邊派對選在昨天是因為今天有直播!有隻壞貓咪又一次把午間和傍晚的場次全部到爪,所以代表這個周日整天!整天都在直播氣氛裡渡過。為了可以投入去看直播,某些事是必要呢。差不多睡飽飽的審神喵開開心心甩着尾去粟田口家,看看可不可要到應援棒:「喵?!」 好像……審判現場,喵。 一堆極短押着鶴丸國永,不用問都知有鶴搞事,但不問又不知他搞了甚麼事,因為鶴丸國永的驚嚇永遠花款繁多,難以猜忖。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