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七八‧五

「清麿,我們已經回到房間。」勉強忍耐至茶會結束,源清麿在回程的途中已忍不住要埋臉到水心子正秀的身上,水心子正秀只好拉起披風的衣領,再「變出」帽子蓋到他頭上,直接抱他回去。


關上門,總算回到「安全的」空間。


「清麿,你先坐好休息一會,我去拿衣服給你去洗澡。」水心子正秀不知是否讓感謝當日決定在房間增建浴室的決定,若不是那個決定,源清麿不會遇上「那個意外」,但,同樣地,如果沒有這個小小的淋浴間,現在無力到浴場梳洗的他,根本連這種簡單放鬆自己的機會也失去。


從披風底下探出的手,緊緊捉住水心子正秀的外衣。


「……可以……一起洗嗎?」從披風裡伸出頭的源清麿,失卻平日控制表情的能力,臉上寫滿不安和恐懼。


「可以,當然可以。」水心子正秀心痛地緊抱對方,默念着若讓他知道誰害得「他的源清麿」如此痛苦,他一定會加倍奉還。


「不要想着報仇……」明明埋臉在自己身上,卻能猜想到自己的想法並制止,水心子正秀聽到源清麿的話只覺很氣,心更痛:「清麿不要替他們說話!」


「不是……我恨不得把他們毀掉,沒證據……他們太強大……不可以讓水心子有機會成為他們下一個目標。」源清麿的身體在顫抖,像受到傷害的小狗的模樣實在叫水心子正秀難以再教訓他。他很清楚源清麿不是坐以待斃的人,會逼得他放棄報仇,甚至會阻止自己有那種想法,大概是代表他已被折磨得不得不承認自己無能為力。之前他那種輕描淡寫地說可能會被政府暗中「處理掉」的話,可能就是他的親身經歷。


如果對手是他們,確會感到無力。


幸好,「他的清麿」仍然活着,仍然可以留在自己身邊。


水心子正秀忍不住收緊手臂,盡量「包圍」源清麿到自己懷裡:「清麿說不要就不要……我們先洗澡休息。」


「嗯。」


沒有任何性的想法、感覺,除了洗澡外,兩人一再擁抱彼此,水聲裡偶爾夾集源清麿的啜泣聲,水心子正秀不敢關上水掣,以免難得願意發洩情緒的未婚伴侶因顧忌而再度壓抑自己。


用比平日長超過一倍時間洗澡後,水心子正秀主動要求想替源清麿吹乾頭髮,沒想到這件簡單的事如比想像中困難。


「……可以到我前面嗎?」無法看到背後的情況,即使知道後面的人是水心子正秀,源清麿難得會繃緊身體,很快意識到原因的紫髮打刀提出自己的想法。


「當然。」看得到臉後,源清麿終於可以放鬆下來,背後的頭髮比較難用風筒吹乾,水心子正秀輕壓源清麿的頭到自己身上,細心地吹乾後腦的髮絲。


「可以讓我枕一會嗎?」


「當然。」水心子正秀趁源清麿枕在自己身上休息的時間吹乾自己的頭髮,然後默默輕抱對方。


「想要水心子,可以做嗎?」


「嗯,當然。」不理會快到晚飯時間,亦不管求愛的背後原因是甚麼,只要是源清麿的「願望」,水心子正秀都願意為他「實現」,無論到時嚐到的苦澀味遠遠多於甜蜜的味道。


「明天……明天我會和平日一樣。」沒有早幾天的連續性愛,一場較為激烈的性事結束後,身心俱疲的源清麿倚在水心子正秀的肩膀輕聲為自己的「放肆」定下時限。


「至少一星期。」


「……超過一天,大家會懷疑。最近我做的事已夠全本丸懷疑我的身份和目的,再下去會連累水心子。」


「老實回答。」原來生氣到極點會無法生氣,水心子正秀覺得自己此刻冷靜得不可思議:「清麿,你能百分百保證不會出現今早的事嗎?」


源清麿低頭不敢回答。


「一星期後再說,相信清麿比我更清楚你現在不適合和外人接觸,尤其是外貌明顯是男性的人。」


紫色打刀點頭的動作微細得幾乎看不到。


「我去看看有沒有晚飯,沒有會到廚房煮。」時間已經很晚,水心子正秀想起今天突然沒有去吃飯,明天得跟燭台切光忠道歉,但現在優先要解決肚餓問題。


「水心子會煮飯?」


「清麿忘記我們有學……呃。」水心子正秀搖搖頭,知道不小心說出會勾起對方舊事的字眼,所以自覺止住話,頓了頓才換個說法:「多少總會懂。」


「……嗯。」早已聽出來的源清麿心裡暗暗感謝對方的細心:「那拜託水心子。」


精緻的餐盒放在障子屏風外的餐桌上,為防有刀看不到晚飯,房門外拉起一條掛有「請看餐桌」的布條。


短刀果然是夜戰中最強刀種。看着署名亂藤四郎,請他們安心休息,把用完的餐具放到房間外的字條,水心子正秀盤算是否要老實跟對方說晚餐來歷。未料還沒決定已聽到未婚伴侶的聲音:「如果是亂君放下的晚餐,可以放心吃。」


「為甚麼清麿會知道?」


「有一剎以為自己聽錯外面的雜音,極化短刀果然讓人意外呢……外面沒關燈,正常這邊沒燈光會看到人影。」源清麿的聲音聽起來有一絲擔憂:「若有意傷害我們,相信我們都早已折刀呢。」


「是我沒注意外面,下次會小心。」水心子正秀捧回餐盒低聲應道:「確是亂君留下,上面的是他的字跡。」


「確是他的字跡呢……心思很細膩,難怪深得大家喜愛。」源清麿打開餐盒:「飯團和漬物,很適合現在吃。先去簡單沖洗一下身體再吃?」


「嗯。」


既然對方是暫時不會對自己有威脅的人,暫時放下疑心亦未嘗不可。無論是水心子正秀,還是源清麿都清楚明白,現在最重要是用任何辦法都要先穩定情緒起伏,在事情擴大得無法收拾前再次隱藏各種不安、恐懼,以免再惹來更多「人」懷疑。其他事就留待日後再想再說,甚至不再碰觸也可以。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七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七五 「嘛,說的時候就是不錯。不過嘛……」加州清光戳戳他的耳環:「雖然我知道大變態一向會在聖誕節送點甚麼,但,現在送的話,外面大概又會瘋起來。」 「送的禮物似乎不易設計。」歌仙兼定點頭:「男性可用的飾品有太大差別,代表不同的心情。」 「吶,不用擔心耶。」亂藤四郎笑起來:「主人不是很會做小小的東西嗎?那個笨蛋哥哥沒少收過,質素,還有適合男性作飾物等,我絕對相信有一定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五 第二回合,是首飾,或者是任何可以用上那些玻璃珠、一大堆晶石的飾物。 導師當然不只一位,不過嘛,審神喵一秒「黏」過去就只有一位。 「喵,源也來了呢,教教貓嘛~~~~~」有貓撒嬌模式全開,輕搖着尾巴坐到源清麿旁邊。自一開始已坐在一旁的水心子正秀瞬間彈起來,惟片刻因為源清麿的笑容和微微點頭的動作而坐回梳化上,向源清麿點頭作回應。審神喵當然沒錯過這段小小的BL福利時間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二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二五 參加人數遠遠比想像中少這點,叫亂藤四郎感意外。 或者說,除了「參觀」布料時還多少混着看熱鬧、好奇的刀劍男士外,到正式報名參加「面試」時,很自然已只「剩下」不用「面試」都會知道是高手的幾個。 省很多時間呢。 同樣也代表要準備各種比賽、派對的另一邊,是各刀劍男士是自願到那邊幫忙準備,而且,在不知是誰的「宣傳」下,比平日更用心,好像說要為努力「清減」存貨,辛苦製作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