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七八

「PTSD是甚麼意思?」

「問人問題沒有『請』字嗎?蠢材。」山姥切長義白了山姥切國廣一眼,毫不客氣地教訓他:「今次不要以為我在引誘你,我的心情非常差。」

「因為源先生做出失禮的事?」一個拳頭往山姥切國廣的胸膛招呼,雖不至於會打傷,但力度不輕,身上或至少留個紅印。山姥切長義立刻罵道:「我像那些不分事情輕重的人嗎?源會有那種反應肯定時當年在政府裡留下來,到底上面的人做了多少可怕的事,不是對付喪神下咒,就是逼得像源那種強大的刀劍男士差點發瘋,我現在對我仍被迫是他們一員的事感到羞恥!」

「罵出來心情有變好嗎?」

「混蛋!有可能會……你這個笨蛋偽物……真有你的。」條件反射又送上一拳的山姥切長義總算願意笑了笑:「心情不可能真的可以好起來,但,罵出來的確比較舒服,謝謝。」

「會說謝謝的本歌大人實在叫人擔心。」

「喂!我會說謝謝不是奇怪事!」又一拳,山姥切長義的笑容終於比較真實:「你這傢伙是抖M的話,下次直接說樂意做我的沙包。」

「沙包怕被打扁,當靠枕倒是可以。」山姥切國廣淡然地回應:「不過,本歌大人要到道場手合,我倒樂意做本歌大人的對手。」

「想反抗可以直說。」山姥切長義沒掩飾輕敵的神態,按捺不住在扳動手腕:「我正需要一個會動的沙包。」

晚飯前道場一般不會有人練習,再愛訓練的刀劍男士都需要收拾物品和梳洗,換回一身清爽再去吃飯,令自己感到舒適的同時,亦不會失禮他人。

因此,亦是最好的私人手合時間。

木刀和木刀的激烈碰撞,夾雜身體碰撞的響聲,兩振山姥切沒有留手,使用渾身解數攻擊對方,或者化解、扺擋對方的攻擊。

嗄……嗄……

凌亂的呼吸聲中,已分不出是誰的喘氣聲。相同的是,兩刀稍稍歇息又再度同時舉起刀「廝殺」,直至一起力竭倒下。

「不愧是我的仿作……嘿……實力不錯……」

「長義也是……嗄……」

「……怎麼了……喘氣了?」

「你不又……一樣。」

兩刀背靠背坐在道場的地板上,木刀隨意放在身旁。兩邊的手都緊緊牽上另一人。

「喂,偽物,你認為我們今晚有沒有飯吃?如果沒有,一定怪你不肯投降。」

「呀,最多給你煮。」

「說了可不得反悔,否則會判定不可。」

「嘿。看來我的本歌的心情回復不少,還要再來一次嗎?」

「不……你這笨蛋。」山姥切長義站起來,轉身伸手拉起他的仿作:「回去梳洗吧,晚飯相信要拜託我的仿作。你想問的事,待吃飽再談。」

沒有意料中的「沒飯吃」,他們的房間外多了一張細小的茶几,上面放着兩人的晚飯,餐盤上夾有笑面青江留下的字條,告知他們若需要休息,可以把用完的碗筷放到門外待他晚點來收。

「還以為可以嚐到仿作的手藝。」

「長義想吃,改天可以煮,只要你不要說難吃就好。」

「我沒有自虐傾向,難吃的東西不要端給我。」山姥切長義放回字條捧起餐盤:「快回去梳洗,我不想聞到你的汗臭味……不知他到底知道多少,這下麻煩。」

「吃飽再想。」山姥切國廣故意哄到山姥切長義的身邊。

「快洗澡!很臭!」

「PTSD簡單說是受過嚴重創傷、壓力的後遺症……」飯後,山姥切國廣打算拿餐具到廚房清洗卻中途被笑面青江攔下「搶走」,所以可以「提早」回去聽今天下午提出的問題的解答。山姥切長義沒說完定義已被山姥切國義打斷:「源先生在本丸已有一段日子。」

「不要打斷我的話!」山姥切長義立刻責備對方,但仍有解答:「面對相似事件有可能勾起記憶,亦即帶給他創傷的傢伙……」

「就是政府本身。」

「你偏要打斷我的話嗎?」山姥切長義撲倒山姥切國廣佯裝要揍他,不過旋即拉他起來,低聲在他耳邊道:「去見主人那天源有提過,但他不願繼續說,而且請求立刻離開。若我當時夠警覺,不會拖至今天他情緒失控時才發現他最近的失常和以前的事、還有上面有關。」

「有辦法解決嗎?以他的實力,隨時會對大家造成危險。」

「不是沒有,但可能要靠水心子,至少短期內只能依賴他。」山姥切長義搖搖頭,然後又點一下頭:「忍耐幾天,還要受到刺激才失控,之後立刻收手,不愧是傳聞中的精英。嘿,實在無法理解評價優和不可同時出現的情況。要減少受害範圍,大概就只有請源暫時不見人……以他的頭腦,根本不用我們教。」

「你對他的評價很高。」

「他值得有那個評價,包括在今天的事裡。」山姥切長義嘖了聲:「幸好他現在算是隸屬本丸,事情可以在這邊私下處理,若他仍在那邊……真的不敢說。」

「刀解?」

「若果只是刀解,源沒機會被逼瘋。」山姥切長義搖頭:「肯定是比刀解、碎刀更可怕的事。」

「有可能和長義以前提到,被革職、評核不及格的付喪神的下場有關。」

「大家都懂的事不用說出來,注意隔牆有耳。」

「可以問長義為甚麼你會知道這個源先生,是你聽聞有優評價的『源清麿』嗎?」

「我是監察官,下屬個人檔案總會有……況且他的單騎極速殲敵的傳聞可不少。」

「我的問題是,為甚麼知道這個『源清麿』就是傳聞中的『源清麿』。」

「我不是已解釋……啊,我明白你聽不懂的理由,政府的職員有職員編號,同體太多,所以日常用編號分辨身份,正式使用名字是特命調查之後的事。上面的事,今天暫時說到這兒,現在我比較想看看有沒有辦法幫上忙。」

「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到底嘛……」 「吶呢,源先生似乎有煩惱?」可愛的聲音響起,亂藤四郎探頭進天保組的房間,自從源清麿出事後,他已習慣每天來找他們最少一次。即使源清麿的身體已幾近完全復原,他每天,最多隔天,也會來找他們,尤其找源清麿聊天:「請問我可以進來嗎?」 「啊,是可愛的亂君,是你的話當然歡迎之至呢。」源清麿朝亂藤四郎招手:「剛剛小豆大人送來新造好的曲奇,要吃嗎?」 「要!」亂藤四郎高興地跳進房間,坐到源清麿對面

「嗚哇!實在太精彩,有看到嗎?大家有看到嗎?」有鶴搖鳥籠,因為他是極化太刀的關係,差點把籠搖翻:「我的同體很會唱歌!」 「小伽羅也是。」燭台切光忠把鳥籠推到角落:「鶴先生,在危險的地方不要亂動的事,希望你注意。」 「呀,光坊嘛,不要這樣嚴格好嘛。」有鶴想把困住自己的籠往外搖出去:「靠在牆邊甚麼也看不見,會無聊死。」 「嘻。」不遠處傳來冷笑聲,順着聲音的方向望,宗三左文字毫不掩飾自己的嘲諷眼神,輕飄

「表演表演看表演,喵!」海邊派對選在昨天是因為今天有直播!有隻壞貓咪又一次把午間和傍晚的場次全部到爪,所以代表這個周日整天!整天都在直播氣氛裡渡過。為了可以投入去看直播,某些事是必要呢。差不多睡飽飽的審神喵開開心心甩着尾去粟田口家,看看可不可要到應援棒:「喵?!」 好像……審判現場,喵。 一堆極短押着鶴丸國永,不用問都知有鶴搞事,但不問又不知他搞了甚麼事,因為鶴丸國永的驚嚇永遠花款繁多,難以猜忖。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