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七八

「PTSD是甚麼意思?」


「問人問題沒有『請』字嗎?蠢材。」山姥切長義白了山姥切國廣一眼,毫不客氣地教訓他:「今次不要以為我在引誘你,我的心情非常差。」


「因為源先生做出失禮的事?」一個拳頭往山姥切國廣的胸膛招呼,雖不至於會打傷,但力度不輕,身上或至少留個紅印。山姥切長義立刻罵道:「我像那些不分事情輕重的人嗎?源會有那種反應肯定時當年在政府裡留下來,到底上面的人做了多少可怕的事,不是對付喪神下咒,就是逼得像源那種強大的刀劍男士差點發瘋,我現在對我仍被迫是他們一員的事感到羞恥!」


「罵出來心情有變好嗎?」


「混蛋!有可能會……你這個笨蛋偽物……真有你的。」條件反射又送上一拳的山姥切長義總算願意笑了笑:「心情不可能真的可以好起來,但,罵出來的確比較舒服,謝謝。」


「會說謝謝的本歌大人實在叫人擔心。」


「喂!我會說謝謝不是奇怪事!」又一拳,山姥切長義的笑容終於比較真實:「你這傢伙是抖M的話,下次直接說樂意做我的沙包。」


「沙包怕被打扁,當靠枕倒是可以。」山姥切國廣淡然地回應:「不過,本歌大人要到道場手合,我倒樂意做本歌大人的對手。」


「想反抗可以直說。」山姥切長義沒掩飾輕敵的神態,按捺不住在扳動手腕:「我正需要一個會動的沙包。」


晚飯前道場一般不會有人練習,再愛訓練的刀劍男士都需要收拾物品和梳洗,換回一身清爽再去吃飯,令自己感到舒適的同時,亦不會失禮他人。


因此,亦是最好的私人手合時間。


木刀和木刀的激烈碰撞,夾雜身體碰撞的響聲,兩振山姥切沒有留手,使用渾身解數攻擊對方,或者化解、扺擋對方的攻擊。


嗄……嗄……


凌亂的呼吸聲中,已分不出是誰的喘氣聲。相同的是,兩刀稍稍歇息又再度同時舉起刀「廝殺」,直至一起力竭倒下。


「不愧是我的仿作……嘿……實力不錯……」

「長義也是……嗄……」

「……怎麼了……喘氣了?」

「你不又……一樣。」

兩刀背靠背坐在道場的地板上,木刀隨意放在身旁。兩邊的手都緊緊牽上另一人。

「喂,偽物,你認為我們今晚有沒有飯吃?如果沒有,一定怪你不肯投降。」

「呀,最多給你煮。」

「說了可不得反悔,否則會判定不可。」

「嘿。看來我的本歌的心情回復不少,還要再來一次嗎?」

「不……你這笨蛋。」山姥切長義站起來,轉身伸手拉起他的仿作:「回去梳洗吧,晚飯相信要拜託我的仿作。你想問的事,待吃飽再談。」


沒有意料中的「沒飯吃」,他們的房間外多了一張細小的茶几,上面放着兩人的晚飯,餐盤上夾有笑面青江留下的字條,告知他們若需要休息,可以把用完的碗筷放到門外待他晚點來收。


「還以為可以嚐到仿作的手藝。」


「長義想吃,改天可以煮,只要你不要說難吃就好。」


「我沒有自虐傾向,難吃的東西不要端給我。」山姥切長義放回字條捧起餐盤:「快回去梳洗,我不想聞到你的汗臭味……不知他到底知道多少,這下麻煩。」


「吃飽再想。」山姥切國廣故意哄到山姥切長義的身邊。


「快洗澡!很臭!」


「PTSD簡單說是受過嚴重創傷、壓力的後遺症……」飯後,山姥切國廣打算拿餐具到廚房清洗卻中途被笑面青江攔下「搶走」,所以可以「提早」回去聽今天下午提出的問題的解答。山姥切長義沒說完定義已被山姥切國義打斷:「源先生在本丸已有一段日子。」


「不要打斷我的話!」山姥切長義立刻責備對方,但仍有解答:「面對相似事件有可能勾起記憶,亦即帶給他創傷的傢伙……」


「就是政府本身。」


「你偏要打斷我的話嗎?」山姥切長義撲倒山姥切國廣佯裝要揍他,不過旋即拉他起來,低聲在他耳邊道:「去見主人那天源有提過,但他不願繼續說,而且請求立刻離開。若我當時夠警覺,不會拖至今天他情緒失控時才發現他最近的失常和以前的事、還有上面有關。」


「有辦法解決嗎?以他的實力,隨時會對大家造成危險。」


「不是沒有,但可能要靠水心子,至少短期內只能依賴他。」山姥切長義搖搖頭,然後又點一下頭:「忍耐幾天,還要受到刺激才失控,之後立刻收手,不愧是傳聞中的精英。嘿,實在無法理解評價優和不可同時出現的情況。要減少受害範圍,大概就只有請源暫時不見人……以他的頭腦,根本不用我們教。」


「你對他的評價很高。」


「他值得有那個評價,包括在今天的事裡。」山姥切長義嘖了聲:「幸好他現在算是隸屬本丸,事情可以在這邊私下處理,若他仍在那邊……真的不敢說。」


「刀解?」


「若果只是刀解,源沒機會被逼瘋。」山姥切長義搖頭:「肯定是比刀解、碎刀更可怕的事。」


「有可能和長義以前提到,被革職、評核不及格的付喪神的下場有關。」


「大家都懂的事不用說出來,注意隔牆有耳。」


「可以問長義為甚麼你會知道這個源先生,是你聽聞有優評價的『源清麿』嗎?」


「我是監察官,下屬個人檔案總會有……況且他的單騎極速殲敵的傳聞可不少。」


「我的問題是,為甚麼知道這個『源清麿』就是傳聞中的『源清麿』。」


「我不是已解釋……啊,我明白你聽不懂的理由,政府的職員有職員編號,同體太多,所以日常用編號分辨身份,正式使用名字是特命調查之後的事。上面的事,今天暫時說到這兒,現在我比較想看看有沒有辦法幫上忙。」


「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五 「嘛,看這邊!」 「別少看我呢,看招!」 嗯,惹了極短會連球帶人地被打飛,很正常。 「清麿,要小心……」 「嗯。」 由於人數不足,而且沖田組由鬥嘴變成叫陣的關係,所以,變成用比賽解決。加州清光因為猜拳猜輸的關係,所以和天保組一組。比賽要強勁的對手,所以,大和守安定選極短極脇一組也很正常。現在便如他所願,加州清光直接被亂藤四郎直接轟出場,爽! 「人太少……不太好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 出乎天保組意料,這次的「治療」很快結束,作為治療師的姬鶴一文字很快為他們配好藥,然後請他們繼續他們的假期,不過倒是有留下他現時的房間編號等資料,着他們有事可以透過管家桑直接找他。 「謝謝,這次麻煩姬鶴大人。」 「只是工作,不算麻煩。」 「……嗯,謝謝。」 看着姬鶴一文字跟管家桑交待幾句便離開,天保組兩刀隨之和管家桑一起到大廳,立刻受到大家注目。 「吶呢,來了呢!可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五 「不知直胤怎樣……」 「嗯,對呢……」 「吶呢,不行不行呢!」亂藤四郎打斷天保組兩刀近乎自言自語的對話,待他們回過神望向他後,繼續教訓:「難得出門玩,不要提起其他人好嗎?現在你們算是約會耶,不要提起外人!」 「亂……太大聲了……」浦島虎徹拉亂藤四郎坐下,並向受打擾的其他客人輕輕點頭當作道歉。 「呃……剛剛太失禮……」亂藤四郎掩臉不到半秒又放下,直直盯住在吃着點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