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七五

「吃飽嗎?我只是來收餐具。」壓下各種猜想,藥研藤四郎語調平靜地打開門,悄悄探視審神喵的情況。看到縮在一角的巨型貓咪團子,即使仍在生氣,但依然感到心痛。從茶几上拿起餐盤的一刻,耳邊聽到貓咪的聲音:「藥研……以後不要生長義和源的氣……」


拿着餐盤的手不自覺用力,但下一句話差點令他失手掉下餐盤。


「白山的命……可以說是他們救回來。」


「甚麼?」


「貓不能說太多,因為貓知道藥研聽到實情後一定會比現在生氣很多倍。」大貓咪搖搖頭:「白山出事時,信濃完全沒辦法,在附近看到的亂和浦島過去幫忙,但完全阻止不到咒術傷害白山……不,當時他們完全不知道是咒術。」


短刀放下餐盤,專心聽對方的話。


「源一眼看出來,立刻給白山吃下寶貴的藥,之後給了足夠保護白山一段時間的藥給他們。長義立刻讓國廣幫忙訂一個地方讓白山可以休息,在避免被其他人追蹤下。」


藥研藤四郎想起今天剛帶他們去手入室時,白山吉光有提過藥,但之後因為說到咒,還有曾叔公主動說幫忙,加上自己因為生氣而沒留在手入室,結果忘記那段包含不少資料的話,也失卻最好的追問時機。


「真的不能告訴我?」


貓咪用力搖頭,沒輕視對方失落的眼神,低聲回應:「因為……只有白山和信濃的片面之詞,無法證明甚麼,但至少他們不會無端為保護他們而說謊。」


「我先拿餐具下去……」藥研藤四郎再次捧起餐具:「然後,把大將想見的人帶來。」


「咦?」


「源先生和水心子先生因為房間昨天未完成改裝,所以今天仍然請假,帶長義先生過來印證他們的話,相信大將會樂意嘗試。」


審神喵靜默片刻搖頭:「他們明天,甚至之後再想。按理我們不應知道他們出手幫忙的事。」


藥研藤四郎臉色一沉,不敢想像兩個兄弟在背後和「敵人」作了甚麼協議。


「要找……相信先找曾叔公,貓無法感知咒術的特性,也無法消去白山身上的咒術。他自願幫忙,相信多少了解咒術的情況和對抗方法。」


「得令。」


「不用說得令呢喵……白山不只是貓的劍,也是藥研的兄弟,保護他、照顧他是理所當然。」藥研藤四郎聞言很默然,發現自己長期在各種擔憂、壓力下,幾乎忘記最基本的事。貓咪的聲音又一次在他的耳邊響起:「剛剛是貓太強硬,大家要怪責貓沒關係,總之你們不要吵架,也不要想要如何拆散他們……不要再有下一個好嗎?拉起藥研後,貓沒氣力再拉起其他人。」


「下一個」、「拉起」的意思,藥研藤四郎作為當事人最清楚不過。


「我拿碗筷下樓,先失陪。」


看到自己無意間從泥沼中拉出來的短刀飛快「逃跑」,審神喵不敢猜她那番話他聽進多少。


然而,事情並沒因此結束,藥研藤四郎依令帶刀回來,但帶回來的刀劍男士不是鬼丸國綱。


「曾叔公嫌他煩,打擾他協助白山,所以丟他過來。」藥研藤四郎故作輕鬆解釋,陪同那一位過來的前田藤四郎輕聲叫他坐下,以免嚇着貓咪主上。


不……以他的體型,即使坐下也很可怕。


審神喵努力挺直身……沒辦法,還是縮成團地面對眼前的太刀─大典太光世。


前田藤四郎再次輕聲要戀人放鬆,減少靈力過強對審神喵造成壓力。外散的靈力勉強壓下,前田藤四郎見「任務完成」,恭敬地施禮後退出房間,臨行前以溫柔的語氣哄戀人說會在樓梯口等他。


藥研藤四郎亦自覺退出房間,臨出門前瞪了大典太光世一眼,審神喵只希望外面那兩振短刀不要鬥嘴。不過,相信前田藤四郎是不會隨便吵架的一振刀。


「咒。」大典太光世劈頭就道出前來的目的,果然瞞不過同樣擁有強大靈力的另一振天下五劍。


「嗯。」審神喵努力抵抗着再次變強的靈力點頭,心裡開始數本丸裡有多少振靈力特別強的刀劍男士,腦海不自覺浮現一振靈力她的認知裡不算特別強,但觸覺異常靈敏的某天下五劍,尤其事關粟田口家,他在意的程度和他的刀派幾乎看齊。


一定要瞞住他,絕對不能驚動他。


三日月宗近。


審神喵知道她的應對方向:「不愧是天下五劍和有名的靈刀,本丸確是有刀劍男士身受咒詛之苦。當事刀劍因為正在休養,所以難以探問詳情,所以『我』所知有限,而且發現無法靠『我』的靈力去消除。未知大典太大人會否已從感知中得知內裡情況,或是能作出支援?」


「植根已深的咒,並非出門時所中。主有否想法?」

「暫時有類似推論,他們出門不過是到商店街一帶,屬結界保護範圍,理論上不可能存有傷害刀劍男士的詛咒……退一步而言,若然有傷害刀劍男士的咒術存在,受害刀劍不會只有他一個。」

「唔。」

「若不追查根源、找到證據,無法解答你的疑問。現在最重要是壓制那個咒,受害刀劍是我們重要的戰力,若能清除那個咒更是最好不過。」


「解咒請恕暫時無法做到。」大典太光世突然站起,審神喵立刻被對方的氣勢嚇得炸毛,大典太光世默默收回因為提及咒術所引起「戰鬥」意識而外散的靈力:「壓制,可以。已談好輪流協助。」


審神喵感受到從上方而來的又冷又銳利的眼神。


已經談過嗎?看來知道自己沒說出真正的想法……審神喵低下頭默默想着,不敢再抬頭望向對方。


「無法明言可以理解,剛回本丸未及細查卻輕言猜測反而不值得信任。」沒有想像中的責難,大典太光世點一下頭後慢慢退出房間。


「大將,沒事嗎?」太刀出門沒幾秒,藥研藤四郎衝進房間:「大典太大人說嚇……毛全炸起來,沒嚇着嗎?」


「藥研……不生氣了喵?」藥研藤四郎微微點頭:「大典太大人提醒我說,大將剛進門就聽到可怕的消息,要時間平復和消化。」


今天發生的事太多,思緒太混亂,短刀忘記現在距離貓咪下班不到三小時,自己卻希望對方能作出合理而快速的判斷,有點強貓所難。


要守住本丸,守住家人,得先穩住自己的心。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連隊戰,喵!」審神喵下班回本丸後,立刻興奮地宣佈:「大家,準備好了嗎喵?」 「是!!」 雖然每年的夏日連隊戰都會由不同的刀劍組成部隊,但隊長,和近期要訓練的刀劍基本上,只要刀種合適便會繼續出陣,所以像治金丸基本上一定會出陣的刀劍早已準備好,可以在審神喵回本丸後立即裝備剛做出來的水砲兵出陣。 「喵!去打水仗呀喵!」 「好!!」 「這星期要接到新人,可以嗎喵?」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哇!是劍!果然是丙子椒林劍!!喵喵喵!!」 「喲,大將,妳又在當貓咪了。」揉揉被巨「響」震痛的耳朵藥研藤四郎無奈輕笑:「不是說那個甚麼……圍棋男士嗎?怎會是『果然』是丙子椒林劍?」 「喵?」審神喵眨眨眼,再側頭,又一次眨眨眼:「貓沒跟藥研說嗎?審神者論壇在公開下巴照那天,幾乎很快有一致說法是他喵。」 「那……甚麼鬼圍棋男士又是?」 「貓一早有說是梗喵!!是貫

Comments


bottom of page